论文详情

论刘禹锡对唐代乐人文学的开拓

关注“壹学者”微信 >>
27 1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柏红秀

作者简介:柏红秀(1975- ),女,江苏盐城人,扬州大学新闻与传媒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音乐文化与唐代诗歌研究,江苏 扬州 225002

人大复印:《中国古代、近代文学研究》2015 年 06 期

原发期刊:《郑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 年第 20151 期 第 115-119 页

关键词: 刘禹锡/ 唐代乐人文学/ 杜甫/

摘要:中国古代乐人文学活跃于唐代。刘禹锡是继杜甫之后对乐人文学大力开拓的又一重要诗人。他创作的乐人诗歌高达33篇之多,几乎涉及了唐代乐人的所有类型。除了对乐人文学的传统内容作进一步深入以外,刘禹锡还将唐代乐人的生活融入到创作中,尤其关注他们与文士们的交往,最终成功塑造了不少个性鲜明的乐人形象。刘禹锡婉转地将他对仕途沉浮、世俗风尚及过往历史等诸多感慨寄托其中,因而这些作品情致格外动人。

中图分类号:I207.2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8204(2015)01-0115-05

唐代的诗歌经历了初盛唐的繁荣发展以后,到了中唐呈现出多元的格局,除了雄奇怪诞的韩孟与浅近直白的元白以外,作为中唐诗坛巨匠之一的刘禹锡始终在其中占据着一席之地。学者们对于刘禹锡诗歌的研究,这些年来总是集中在其诗歌风格的豪放、乐府民歌及咏史诗的创作以及其所持的诗歌理论等几个方面,其实,真正深入唐代社会及诗歌作品本身,我们会发现刘禹锡诗歌可供研究的地方还很多,比如他对唐代乐人文学的大力开拓。

乐人文学是以音乐的表演者为描写对象的文学。乐人文学在唐以前发展极为沉寂,到了唐代以后,受音乐繁荣及文士参与等多种因素的影响才得以迅速发展起来。在刘禹锡以前,对乐人文学作过大力开拓的要算盛唐的杜甫。杜甫创作的乐人诗多达11首,而其同时代的李白只有5首,张说只有4首,其他作者仅有一二首。杜甫的这些乐人诗中还有不少为传世名篇,如《江南逢李龟年》《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等。但是与杜甫相比较,刘禹锡在乐人文学创作上更加地专注与投入,所作开拓更大。

关于这点,我们可以从数量上看出来。如据陶敏、陶红雨《刘禹锡全集编年校注》统计,除4首存在争议以外,可以确定为刘禹锡创作的乐人诗高达33首,这较杜甫显然是一个更大的突破。同时,还可以从描写的乐人类型上看出来。这33首乐人诗所描写的乐人既有前代乐人,又有当时代乐人。其中述及的前代乐人既包括宫廷乐人又涉及民间乐人,前者如《蜀先主庙》与《魏宫词二首》,后者有《白舍人自杭州寄新诗有柳色春藏苏小家之句因而戏酬兼寄浙东元相公》等。苏小小是南齐钱塘名妓,唐代诗人不少吟咏过她。就当时代乐人而言,既包括已亡的乐人又包括正活跃着的乐人,前者相关的诗篇包括《和乐天题真娘墓》《伤秦姝行》《〈泰娘歌〉并引》《夔州窦员外使君见示悼妓诗顾余尝识之因命同作》《窦夔州见寄寒食日忆故姬小红吹笙因和之》及《有所嗟二首》等,其中真娘是唐代名妓,而后几位则是刘禹锡友人或自己家里的歌妓。这33首乐人诗几乎包括了唐代乐人的所有类别。比如《与歌者何戡》《听旧宫中乐人穆氏唱歌》《曹刚》《与歌者田顺郎》《田顺郎歌》《与歌者米嘉荣》及《米嘉荣》等描述的是宫廷乐人,《有所嗟二首》《伤秦姝行》《〈泰娘歌〉并引》《〈代靖安佳人怨二首〉并引》《和杨师皋给事伤小姬英英》《夔州窦员外使君见示悼妓诗顾余尝识之因命同作》《窦夔州见寄寒食日忆故姬小红吹笙因和之》《忆春草》《乐天寄忆旧游因作报白君以答》《酬喜相遇同州与乐天替代》《寄赠小樊》及《和乐天别柳枝绝句》等描写的是家乐,《和浙西李大夫霜夜对月听小童吹觱篥歌》《武昌老人说笛歌》《吴言之见示听江西故吏朱幼恭歌三篇颇有怀故林之思吟讽不足因而和之》《和乐天柘枝》及《观舞柘枝二首》等描写的是府县或军营乐人,而《夜闻商人船中筝》等描写的是青楼乐人。

就乐人文学的内容而言,刘禹锡既有继承又有开拓。容貌与音乐表演一直是乐人文学描写的主要内容,刘禹锡对此也倾注了不少笔力。如《武昌老人说笛歌》[1](P329)描写了乐人古苍的容貌:“古苔苍苍封老节,石上孤生饱风雪。”写出了其演奏时行云流水的佳境以及巨大的感染力。“商声五音随指发,水中龙应行云绝。曾将黄鹤楼上吹,一声占尽秋江月。”《和浙西李大夫霜夜对月听小童吹觱篥歌》[1](P363)写觱篥声音的瞬息万变,让人居然产生了目不暇接的幻觉:“长江凝练树无风,浏栗一声霄汉中。涵胡画角怨边草,萧瑟清蝉吟野从。冲融顿挫心使诣,雄吼如风转如水。”音乐之美妙甚至让听者忘却了时间的流逝:“才惊指下繁韵息,已见树杪明星光。”《窦夔州见寄寒食日忆故姬小红吹笙因和之》[1](P238)写小红吹笙时因为音韵清灵独特而独领风骚:“鸾声窈眇管参差,清韵初调众乐随。”其他如《和乐天柘枝》则详细地描写了柘枝舞妓容貌、服装及舞蹈表演的全过程等。

在这些乐人文学的传统内容上,刘禹锡作了进一步的深入,例如他对于乐人音乐活动的描写更加翔实丰富。除了《〈泰娘歌〉并引》《有所嗟二首》《寄赠小樊》《忆春草》等描写较为宽泛以外,刘禹锡其他的乐人诗对唐代音乐活动的描写极其细腻,涉及的音乐样式极其丰富多样。有舞蹈,如《和乐天柘枝》与《观舞柘枝二首》等;有歌唱,如《与歌者何戡》《听旧宫中乐人穆氏唱歌》《与歌者田顺郎》《田顺郎歌》《与歌者米嘉荣》《米嘉荣》及《吴言之见示听江西故吏朱幼恭歌三篇颇有怀故林之思吟讽不足因而和之》等;有器乐表演。就篇目而言,这些乐人诗中描写器乐表演的最多,乐器既有汉民族传统的丝竹之乐,如《武昌老人说笛歌》,又有当时极受人们酷爱的胡乐器。描写的胡乐器有琵琶,如《曹刚》;有筝,如《伤秦姝行》与《夜闻商人船中筝》;有笙,如《夔州窦员外使君见示悼妓诗顾余尝识之因命同作》《窦夔州见寄寒食日忆故姬小红吹笙因和之》;有觱篥,如《和浙西李大夫霜夜对月听小童吹觱篥歌》(依本韵);还有胡琴,如《和杨师皋给事伤小姬英英》等。

除了描写丰富的音乐内容以外,刘禹锡还对音乐表演刻画得极其真实。音乐是时间的艺术,往往诉之于听觉,因而稍纵即逝,故用语言有时难以描述表演的现场感。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在前集卷一六曾言古人描写音乐表演时,往往会用熟悉的景物来比喻形容之,以追求绮丽,博得读者的喜爱,结果使得很多的音乐描写给人以雷同之感,即便相互移用,也不会影响到诗歌的阅读效果:“古今听琴、阮、琵琶、筝、瑟诸诗,皆欲写其音声节奏,类以景物故实状之,大率一律,初无中的句,可互移用,是岂真知音者?”[1](P123)然而,刘禹锡的描写却与众不同,它们能给人一种很强的真实感。胡仔列举《〈伤秦姝行〉并引》中“八鸾锵锵渡银汉,九雏威风鸣朝阳”与“冯夷跹跹舞渌波,鲛人出听停绡梭”这两句,认为“此梦得听筝诗”。刘禹锡之所以能够做到如此与众不同,可能与他本人精通音乐并擅长演唱有关。白居易在《忆梦得》中曾自注说刘禹锡擅长《竹枝词》:“梦得能唱《竹枝》,听者愁绝。”谢榛《四溟诗话》卷二也曰:“梦得亦审音者,不独工于辞藻而已。”[1](P322)他所创作的《竹枝词》,在当时就广为传唱,并且后人对此也极其推崇。

不仅如此,刘禹锡对乐人音乐才华的点评也精确到位,给人难以忘却之感。比如在《观舞柘枝

上一篇

下一篇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