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系统认识与道路选择

关注“壹学者”微信 >>
40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四川乡村振兴战略研究智库

作者简介:四川乡村振兴战略研究智库,参与本文写作的成员有:郭晓鸣、张克俊、虞洪、高杰、周小娟、苏艺(四川成都610072)。

人大复印:《农业经济研究》2018 年 05 期

原发期刊:《农村经济》2018 年第 20181 期 第 11-20 页

关键词: 城乡关系/ 乡村振兴/ 道路选择/

摘要:一个国家推进工业化城镇化过程中乡村衰退现象并不是必然会出现的规律,关键是找准调整工农城乡关系和乡村振兴的时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既高度契合了工业化城镇化与城乡关系演变规律,又是党中央着眼于四化同步、着眼于全面实现现代化而做出的重大战略部署。四川是全国的农业大省和农村人口大省,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既有全国一般性特征,又有自身的特殊性道路选择。四川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道路应是:以深度贫困和衰退重点地区作为乡村振兴的重点区域,以村庄整治、建设生态宜居村庄为突破口,以推进城乡融合发展为根本路径,以激活要素作为乡村振兴的关键,以壮大乡村集体经济作为重要抓手。

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城乡发展不平衡、农村发展不充分则是社会主要矛盾的重要表现之一,已经成为决胜全面小康社会的最大制约和突出短板。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党中央站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历史方位、社会主要矛盾发生转变而作出的一项重大战略决策,是工业化和城镇化发展到一定阶段后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的必然选择,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而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一项重大战略任务,是做好新时代“三农”工作的重要指针。四川作为全国的农业大省和农村人口大省,改革开放以来城乡统筹和农村发展取得了历史性进步,站在了一个新的历史起点上,但与全国发达地区相比农村发展不平衡不充分尤为突出,必须适应新时代城乡关系变化新趋势和城乡发展规律的要求,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加快由农业大省向农业强省跨越,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建设美丽繁荣和谐四川。

当前,学术界对乡村振兴的重大意义、内涵和如何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展开了热烈讨论,认为:乡村振兴战略是对重农业轻乡村的矫正;应从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一特定时期、从世界各国现代化的结果必然是乡村衰退衰落的教训、从我国现代化进程中农业农村发展相对滞后来理解和把握实施乡村振兴的最大意义;[1]从城乡统筹向城乡融合转变、从“四化”同步发展到农业农村优先发展转变、从农业现代化到农业农村现代化转变来理解乡村振兴战略。[2]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人、地、钱”是主线,体制机制是保障,要素流动和产业融合是路径,城乡分工体系和新型农业体系是核心,协调平衡发展是目标。[3]乡村振兴计划关键要抓住人、地、钱,[4]保障是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的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5]新时代乡村振兴战略的有效实施,需要强化改革手段和措施,破除体制机制障碍,激发农村要素活力。[6]由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党的十九大提出来的,时间比较短,目前学术界大多只是对十九大有关精神的解读,还谈不上对乡村振兴战略的深度研究,各地如何结合实际推进乡村振兴战略目前还处于方案讨论阶段。本文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理论逻辑和实践逻辑及丰富内涵作了进一步分析,在此基础上结合四川实际提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道路选择。

一、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理论逻辑与现实逻辑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深刻把握我国国情农情,深刻认识我国城乡关系变化特征和现代化建设规律的基础上而做出的重大战略部署。

1.理论逻辑:高度契合了工业化城镇化与城乡关系演变规律

从世界经济发展的普遍规律看,随着人均GDP增长,一国工业化城镇化水平会随之提升。在工业化城镇化初始阶段,传统社会要实现转型必须通过工业积累资本,而工业发展需要城镇载体,城镇化水平也要提高。在这一阶段,国家财力无法顾及农业农村,反而需要农业农村通过价格剪刀差来为工业化提供积累。随着工业化的发展必然带动第三产业的发展,城镇也变得繁荣起来,农村人口大幅度转移成为城市二、三产业劳动力主要来源,传统农村社会结构瓦解,乡村加速衰落。当工业化城镇化发展到一定程度时,虽然农业人口仍在继续大幅减少,但由于城市的辐射带动能力和国家财政实力的增强,加之农村人口减少带来的土地与人口关系的变化,农业经营方式加速向集约化转变,乡村传统社会加速向现代社会转型。

基于工业化城镇化与城乡演变的规律,世界许多国家都经历了“工业优先发展—工业反哺农业—工农融合发展”的路径:从工业化初期到工业化中期,由农业支持工业、农村支援城市;进入工业化中期以后,再由工业补贴农业、城市反哺农村。随着农村要素禀赋变化及工业剩余的不断投入,农业农村实现产业升级、功能转变,与城市形成相互补充、相互促进的平等发展关系。但是,在由工业城市优先向农业农村优先发展的转变过程中,由于受到路径依赖、发展惯性、利益集团或国际环境的影响,往往面临严重的阶段转换界面障碍,很难自发完成转变的任务。一些已经顺利实现工业化、现代化的国家,由于及时制定了农业农村支持保护政策,通过政府宏观调节引导要素流向农业农村,从而实现了乡村的振兴,而部分发展中国家在进入工业化中期阶段后,政府在调整工农城乡关系的有效作用发挥不足,仍靠市场机制的自发作用实现工农城乡关系的转变,由此产生了农业竞争力弱、农村衰败、城市贫民增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严重后果。总结世界现代化进程,工业化、城镇化的发展并不一定必然会带来乡村的衰退,“乡村衰弱不是必然规律”,主动抓住和利用工业化到达中期以后、城镇人口超过农村人口带来的“窗口期”,从发展战略层面更加主动地调整工农和城乡关系,对于实现乡村振兴十分重要。

新中国成立以来自改革开放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在推进工业化和城镇化的过程中也是靠农业为工业化提供积累、农村支援城市推进城镇化的,在改革开放之前主要通过工农产品的“剪刀差”为工业化提供农业剩余,在改革开放之后主要通过城乡要素的单向流动和不平等交换为工业化提供积累、为城镇化提供要素支撑。21世纪以来,基于我国已经逐步完成工业化中期并向后期过渡的重要判断,提出了城乡统筹和城乡一体化的发展思路,连续14年的中央一号文件都聚焦于“三农”问题,加大对农业农村的扶持力度,这对推动农村发展、增加农民收入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但是,由于体制机制不完善,所谓的城乡统筹发展实际上在很大程度上是工业化、城镇化在统筹农村,把农村的土地等要素过度统筹到城市建设中,形成了一些地方的土地财政和城市快速扩张的格局,而农村只是被动地接受工业化城镇化的统筹和辐射,并没有很好发挥农村的能动性和主动性。

党的十八以来,我国工农、城乡关系调整又到了一个极其关键的时间窗口:一方面,在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下经济增长速度放缓,部分传统行业生产能力过剩,创新驱动增强,发展动能发生转变;另一方面,农村可转移的劳动力越来越少,人口红利逐步消失,不仅工业和城市出现结构性的用工短缺问题,而且农村也出现了劳动力短缺现象,大城市病和乡村衰落并存并不断演绎和发展。更重要的是,中国的城镇人口已经超过农村人口,城市人口的增加与人们需求的加速转型,带来传统乡土文化、田园风光、农业景观价值凸显,日益成为稀缺的资源,广大农村越来越成为一部分人口返乡旅游、居住和创业的热土。因此,党的十九大提出的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深刻认识到了城乡关系变化特征和现代化建设规律,体现了历史与现实的统一,是建设现代化的必然要求、新时代乡村发展新动力。

2.现实逻辑:着眼于农村发展不平衡不充分和全面实现国家现代化

党的十八以来,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取得了历史性成就,经济年均增长速度超过7%,在世界主要国家中名列前茅,国内生产总值从54万亿元增长到80万亿元,年均增长7.2%,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30%,发展观不正确、发展方式粗放的状况得到明显转换。8000多万农业转移人口成为城镇居民,6000多万贫困人口稳定脱贫,城镇新增就业年均在1300万人以上,2013~2016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实际增长7.4%,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连续几年高于城镇居民。在这一历史性变化中虽然城乡差距在缩小,传统农业加快向现代农业转变,然而与其他领域、其他方面的发展相比,城乡发展不平衡仍是最大的不平衡、“三农”发展不充分仍是最大的不充分。农业中除少部分区位条件好、资源优势突出的地方发展成以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为主的规模化现代农业外,大面积的则仍是以小农户为主、小规模经营的传统农业,高端农产品、特色农产品供给不足,农业国际竞争力不强。城乡收入差距和公共服务差距仍然很大,农村基础设施薄弱没有根本转变,农村要素非农化仍在持续发展,农村劳动力老龄化仍很突出,农村空心化趋势没有逆转,部分乡村衰退严重甚至消失。部分地区农村生态环境压力增大,特别是部分产业和人口集聚区生态环境已经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乡村绿色可持续发展面临巨大考验。这些状况已经成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最大制约和突出短板,必须加以有效解决。

进一步放眼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要完成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到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再到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目标,这个宏伟目标能否实现的核心和关键仍是看城乡之间发展不平衡、“三农”发展不充分的问题能否得到彻底解决。从世界来看,已经实现现代化的高度发达的国家,无一例外地都彻底消除了城乡二元结构和城乡发展差距,完全实现了城乡一体化和融合发展。从我国的实际来看,随着现代化经济体系的不断建立和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转换成功,从基本实现现代化进而建设现代化强国在城镇和二、三产业,在科技、文化、教育、国防、社会等领域实现应该不成问题,最大的问题可能就是农业农村现代化问题。我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大国,未来虽然农村人口还会不断转移到城镇,但即使到实现现代化、城镇人口超过70%时,仍有4亿多的农村人口会生产生活在农村,这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已实现现代化国家中都没有的最大国情。关键的问题在于,如果不从现在就开始注意政策调整,未来留在农村的这些人极有可能还有相当部分的低素质人口,从而成为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的突出桎梏。因此,在我国全面实现现代化征程中必须未雨绸缪,从现在开始就要把农业农村发展放在优先地位,通过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深度挖掘乡村资源、吸引优势要素流向农业农村领域,实现农村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的整体发展。

二、实施乡村振兴的战略特性及需要把握的关系

1.乡村振兴的内涵解析

乡村振兴不仅仅是实现农业现代化,还包括农村现代化;不仅仅包括产业的振兴,而且也是文化的振兴、教育卫生事业的大力发展、乡村社会的有效治理、民居生态宜居、环境优美等。“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系统概括了新时代乡村振兴的丰富内涵。

产业兴旺,就是要形成现代农业生产体系、产业体系、经营体系,农业成为规模化、集约化、产业化、组织化的有竞争力的产业;乡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全面发展,休闲农业、乡村旅游、森林康养产业、创意文化产业、农村电子商务、农产品冷链物流业、农村服务业等新产业新业态涌现,乡村产业具有强大的活力。生态宜居,就是要加强农村资源环境保护,土壤重金属污染和农村面源污染等环境问题得到有效治理,大力改善水电路气房通讯等基础设施,统筹推进山水林田湖草保护和建设,农村人居环境进一步优化,基本建成生态宜居的美丽村落,保护好绿水青山和清新清净的田园风光。乡风文明,就是通过大力发展农村文化、教育、医疗、卫生等社会事业,推进移风易俗,弘扬农耕文明和优良传统,使农民的综合素质大力提升,农村文明程度显著提高。治理有效,就是基本构建起自治、德治、法制相统一的乡村治理体系,基层党组织的组织力、带领力、战斗力全面增强,村民的民主自治能力显著提高,乡村社会充满活力又和谐有序。生活富裕,就是农民就业创业更加充分,收入水平大幅提高,经济宽裕,衣食无忧,城乡区域发展差距和居民生活水平差距显著缩小,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基本实现,逐步达到共同富裕。

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这五个方面是相互联系、有机统一的整体,统一于乡村振兴的整个过程中,产业兴旺是乡村振兴的有力支撑,生态宜居是乡村振兴的关键环节,乡风文明是乡村振兴的坚实基础,治理有效是乡村振兴的基本保证,生活富裕是乡村振兴的目的。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