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论中部五省经济跳跃式发展战略选择及实现途径

关注“壹学者”微信 >>
2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李琳

作者简介:李琳 副教授 湖南财经学院经济研究所 长沙 410079

人大复印:《体制改革》2000 年 01 期

原发期刊:《经济研究与评论》1999 年第 03 期 第 18-21 页

一、世纪之交中部五省面临的严峻挑战

由豫、鄂、赣、湘、皖构成的中部五省地区,曾是中华民族古文化的摇篮和发祥地,我国区域经济重要的腹地中心。由于其独特的区位优势、丰富的自然资源、便利的交通运输条件、良好的经济基础和雄厚的科技力量,在我国区域经济发展的整体格局中居于重要的战略地位,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不可或缺的支撑力量。世纪之交,随着我国经济发展重心逐步由沿海向内地推移,国家加大对中西部地区投资力度的倾斜政策的实施,以及以上海浦东开发、三峡工程建设为契机的长江流域经济带的开发开放,这一切必将给位居长江中下游地区的中部五省带来难得的发展机遇和强劲的推动,这已被自94年以来中部五省经济发展的非凡表现所证实:“八五”期间五省GDP以12.95%的速度递增,是全国范围内仅次于沿海新兴工业省份广东、福建、浙江、江苏、山东五省的第二个经济高速增长地区;1996年五省GDP增长速度高达13.5%,高出沿海新兴工业省份1个百分点,成为全国经济增长速度最快的地区。

然而,在为中部五省新的发展机遇而欢欣鼓舞的同时,不得不为其面临的前所未有的挑战而焦虑不安。首先,从我国三大地带经济发展现状看,中部五省面临着“东西夹击”的严峻挑战。改革开放近20年来,东部地区通过实施沿海开放战略,经济获得了超速发展;西部地区也正积极通过“沿边开放”、“资源开发”战略,使西部经济呈现出一种加速发展的态势。在神州大地上唯独包括中部五省在内的中部地区在全国总体经济格局中的位次呈现出不断后移的趋势。1997年,中部五省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人均工业总产值、人均农业总产值分别仅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的77%、73%和99%。中部五省与沿海的广东、福建、浙江、江苏、山东五省相比较,差距更悬殊。1978年本区国内生产总值、农业总产值、工业总产值分别占沿海五省的比重为78%、97%和64%;1997年三项比重分别变化为53%、82%、和43%。从1978--1997年这19年中,这三项比重下降了15-25个百分点。其次,从我国七大区域经济竞相发展的态势看,中部五省更是面临着“多面夹击”的严峻挑战。七大经济区域的划分在“九五”计划和2010年远景目标纲要中已经明确。长江三角洲和沿海地区,正利用浦东开发开放和重塑上海作为远东国际金融中心的有利时机,充分发挥与上海联系紧密、较便捷获得其经济辐射带动效应的独特优势,区域经济正呈现出迅猛的增长势头;以珠江三角洲为核心的东南沿海经济区,正利用“九七”香港回归后加大与内地的合作力度之契机,发挥其毗邻香港的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在积极承接港、澳、台地区劳动密集型产业梯度转移的同时,掀起了以高新技术产业为核心带动地区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的高潮,由此引致了新一轮的经济高速增长;环渤海经济区,是我国的“黄金海岸地带”,国家政策引导发展的重点区域,由于其丰富的能矿资源和优越的区位条件,正成为韩日等国在华投资的热点区进而获得经济增长的新契机;东北经济区,历来就是我国的重化工业基地,正致力于以国企脱困为突破口,重振老工业基地昔日之雄风,由此推动区域经济快速增长;西南华南部分省区,正以南昆铁路的贯通、广西北海、钦州、防城海港的建设、以及重庆市升格为中央直辖市为契机,经济发展大有后来居上之势;西北经济区,享受国家重点倾斜政策,以加大基础设施建设为突破口,正在大规模开发优势资源发展地区经济。反观中部五省,一方面随着国家对中部地区投资倾斜和政策倾斜力度减弱,使中部地区原有的经济基础的优势正逐步丧失,而经济增长的新亮点又尚

未形成;另一方面随着全国交通、通讯等基础设施条件的改善和市场联系的扩大,中部五省原来所承担的“承东启西、连南接北”的交通枢纽和物资集散地的功能也日渐退化。面对周边地区的“崛起”,中部五省出路何在?

二、实行跳跃式发展战略是中部五省经济崛起的必然选择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