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辛亥革命时期上海女子军事团体源流考

关注“壹学者”微信 >>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赵立彬

作者简介:赵立彬,副教授,中山大学历史系; 李瑾,研究生,中山大学历史系。广东 510275

人大复印:《中国近代史》2006 年 09 期

原发期刊:《史林》2006 年第 1 期 第 37-42 页

关键词: 辛亥革命/ 女子军事团体/ 女权运动/

摘要:辛亥革命时期各种女子军事团体的出现,是近代女权运动的重要现象,而以上海最为集中。既往论著多从名号入手展开考察,易于造成实际事迹的混淆。厘清各支女军的源流,需要从人脉入手,对各类原始资料详加考订。由此方法,对于林宗雪、辛素贞统领的女国民军及北伐队,陈婉衍统领的女子北伐光复军,沈亦云发起组织的女子军事团,沈佩贞发起组织的女子尚武会,吴木兰发起组织的同盟女子经武练习队等女子军事团体的名实和源流,可以有一个基本的确认,以便为进一步的研究提供史实的基础。

[中图分类号]K257[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7 —1873(2006)01—0037—06

辛亥革命时期出现的女子军事团体是近代女权运动的新生事物,一般是指编入作战序列的女子军队、接近于军队编制的女子军事预备团体以及明确以军事为目的的女子学校。① 由于存在时间短暂,内部关系复杂,名称演变迅速,况且许多团体本身也存在多头统属争取资源的情形,因而在各种论述中,实同名异和名同实异的情况很多。关于上海的女子军事团体,梁占梅、林维红、霍海燕、刘巨才等在相关论著中均有所列举,但各论著都以其鼓动女权的意义分析为主,史实考订不是重点。况且多数论著过于重视名号而忽略实际演变,易造成望文生义、张冠李戴的错误,② 一些专门介绍的文章又过于简略。③ 本文试图比勘各种报章、回忆、档案、公报等史料,弥补既往研究以名证实的缺失,从人脉关系入手,厘清各支女军的名实和源流。

林宗雪、辛素贞统领的女国民军及北伐队

厘清这一支女军最为不易,但依据以尚侠女学为中心的人脉线索,亦可大致勾勒其源流。据《申报》报道,1911年11月13日尚侠女学辛素贞向沪军都督陈其美上呈要求组建“女民国军”(这是在上海最先出现的女子军事团体名称,呈中以“女民国军”为名,是为和当时已经出现的男民国军相应,“一切如男民国军办法”)。④ 11月12日,陈其美批示:“诸女子既具此热心,不妨详拟章程呈候酌核。 如别无窒碍,即当照准施行。”⑤ 辛素贞向沪军都督府提交开办章程后,于11月15日下午,由辛素贞带领尚侠女学学生五、六人到沪军都督府请愿,要求对前日的呈词予以批复。当晚陈其美批示准其成立,并承诺“如果教练完善,确能御侮折冲,枪械经费各节自应代为设法。事关军务,希即照章切实办理”。⑥

这一名称并不确定,筹建的过程也较长。从11月18日起,实际以“女国民军”名义开始在《民立报》刊登招募广告,计划先招第一队500人, 报名地点为上海南市万裕码头西首荣福里1号尚侠女学校,及嘉兴东门外西街陈志权处、 嘉兴王店商学保卫团查以成处。⑦ 11月20日起,女国民军于上海南市丰记码头8号设招待所,供来沪等候考核者居住。⑧ 招募的范围主要面向浙江,除嘉兴外,11 月下旬又分别派陆鸾如至湖州(以湖州北门准提巷为联络地点)、⑨ 派林澹烟(尚侠女校教员)到宁波(以宁波府女学堂为报名处)代征队员。⑩ 11月30日至12月9日,在上海南市丰记码头该团体事务部对报名者进行考核选录。(11) 至12月10日考验完毕,始于120余人中选得30人,其中多为各省学堂学生。(12)

在上海辛素贞倡建女军的同时,浙江军政府已经组派军队参加攻打南京的战役。黄元秀回忆,浙江援宁军队属下有一队女子先锋队,由尹维俊、尹锐志、林宗雪、张馥桢等30人组成。(13) 但尹维俊并不仅仅是女军统领,在整个浙军中也是领袖之一。女军的领袖则是林宗雪,1912年1 月刊印的《中华民国大事记》中记有:“民军攻击南京时,有女子国民军领袖林宗雪等,随同浙军,颇著劳绩。”(14) 林宗雪的妹妹张馥桢(林随母姓)回忆:“浙军之攻南京也,姊氏林宗雪亦参加后勤工作。”(15) 不过黄元秀的回忆清楚地提示出各人之间的关系,即林宗雪率领的女子军就是随尹维俊参加攻宁的浙江军队。当时江浙联军总司令徐绍桢发至上海的各份电报中所提到的“女子国民军”,(16) 以及推举徐绍桢为联军北伐总司令时的“女子国民军”,(17) 就是这支队伍。(18)

南京光复后,女子国民军经济困顿,林宗雪进谒浙江都督汤寿潜,要求给予川饷以便北伐,并号称所部已达千人。(19) 此举并未奏效,这支女军终于12月底即行解散。(20) 林宗雪又回到上海,向沪军都督陈其美请愿,继续招募女军, 准备北伐。张馥桢回忆:“迨南京攻克,……姊(林宗雪)乃返沪申请沪军都督,批准招致青年女子三十余人训练之。”(21) 此时辛素贞的女国民军正在考核、组建, 辛素贞与张馥桢均为上海尚侠女校的创办者。(22) 张馥桢与林宗雪为胞姐妹, 况且都是浙江背景,在上海组军是为了更好地利用上海地方和沪军都督府的资源。遂共同率部赴南京参加北伐,推林任司令,于12月30日到达南京,驻在神策门内绿筠花圃。(23) 当时这支女军又被称为“浙江女子国民军北伐队”,(24) 或因林、张、辛三人均为浙江人,队员也以浙江人为主体,续用攻宁女子国民军的名号有助于壮大其声势。

这支队伍在南京较有影响。1912年1月3日,临时大总统孙中山亲至其驻地阅视。(25) 后辛素贞、张馥桢两人还曾至总统府晋谒孙中山,并向孙补呈新政条陈五项,应孙之邀向其推荐尚侠女学“遗逸之士”数名。(26) 此军先属于江浙联军徐绍桢部下,1月16日南京卫戍总督府成立后,徐绍桢任卫戍总督,林宗雪遂开列名册及详细编制情形具呈,请示善后。1月28日, 陆军部以“身体孱弱未经训练之女子随队遄征,诚恐一有疏虞反致滞戎机而累全局”,下令徐绍桢将其解散,每人发给遣散费10元。(27) 此后余下的二、三十名队员分赴临时病院及卫生队作看护妇。(28) 林宗雪仍心念北伐,又向徐绍桢上书,望其设法维持,徐代为向黄兴说项。(29) 2月16日,陆军部再次下令将女子北伐队一律取消,(30) 为安置队中的女子,林宗雪拟以驻地绿筠花圃作为校地,募款开办女子蚕桑学校,特向大总统孙中山请呈,孙转发教育部会同内务部办理。(31) 林此举引起了元宁农会的不满,纠纷不断,开办女子蚕桑学校也无下文。

陈婉衍统领的女子北伐光复军

陈婉衍统领的女子北伐光复军统系最为清晰,具有十分明确的光复会背景,附属于李燮和的光复军下。陈婉衍,江苏上海人,革命前曾开办宗孟女学堂(具体创办时间未详,应在1904年以前),(32) 拒俄运动期间与童同雪、 郑素伊等人以该学堂为基地,组织对俄同志女会,后改为慈航社。(33)

1911年11月14日,陈婉衍奉李燮和之命召集女子军,以“女子北伐光复军”名义刊出招募广告,拟“特招女军四队,以襄北伐之师”。要求报名者年龄在18岁以上、40岁以下,报名处设于李燮和开创的吴淞军政分府。(34) 这一团体组建较快, 至11月21日,“已招得成队”,齐集于吴淞军政分府。(35) 投效者有七、八十人之多,其中有50人编队前往攻宁前线。(36) 11月26日《申报》报道, 李燮和派出吴淞军政分府中女子敢死队50人赴南京助战,该队以攻取南京为目的,又称荡宁队(在称颂她们的“文苑”作品中也有称为“荡宁军”的),应指这一支女军。(37) 12月4日,该队进入南京。(38) 1912年1月中旬,孙中山下达北伐令后, 李燮和又从女子北伐队中“遴选强干堪任军事者数十人,分编临阵、补阵、侦探、卫生四队,归陈畹(婉)衍女士督带北上”,(39) 作北伐之预备。1月16日,陈婉衍发表《女子北伐队宣言》,表明志向,激励士气。(40) 后南北议和达成,北伐终止。

梁占梅虽列举了吴淞军政分府领导下的“女子光复军”,但同时又列有以“陈也月”为司令的“女子北伐队”,并指认其附属于柏文蔚部下。林维红《同盟会时代女革命志士的活动(1905—1912)》文中沿此说。梁占梅所引以为证的女子北伐队宣言,从文本上看就是李张利侬发表的《女子北伐队缘起》。(41) 这支女军确属于柏文蔚部下,但是由刘慧英任总司令。(42)“陈也月”的“女子北伐队”实际上应是陈婉衍的女子军。《民立报》1912年1月13 日载有吴芝瑛复女子北伐队陈司令的书信,抬头为“贵重之也月陈先生”。(43) 吴芝瑛在另一件复女子北伐队邵绮心的书信中又提到:“陈司令风怀磊落,平时教育以提倡民贵为宗旨,往年曾与吾友秋君抵掌谈天下事,引为同志。”(44) 从中可以看到, 她们与秋瑾的光复会系统,都有着密切的联系,而且这位“陈司令”革命前的所作所为与陈婉衍开办宗孟女学堂的事迹相符,因为“宗孟”即“以孟子主张‘民为贵’之说,盖亦暗射民主主义”。(45) 由此基本可以断定,这位陈也月即陈婉衍。同样, 刘巨才将李张利侬发表的《女子北伐队缘起》一文中之女子北伐队视为陈婉衍所带的女子军,也不确切。(46)

1912年2月南京临时政府陆军部下令解散女子军后,由李燮和于3月向教育部提出,将其改组为女学堂,(47) 命名为复心女学, 校址设在光复军司令部旧址南京大中桥韬园,仍由陈婉衍负责。女学于3月26日进行招考,28日开学。(48) 学校对以前诸烈士及旧隶于光复军女子队的志士各亲眷都有特别照顾,免收学费和伙食费。(49) 凡不从学者一律遣散,这支女军可能是当时安置较好的一支。

沈亦云发起组织的女子军事团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