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理雅各的章回小说写作及其文体学意义

关注“壹学者”微信 >>
16    

宋莉华

上海师范大学

“人大复印”转载量 6 篇

+关注

第一作者:宋莉华

作者简介:宋莉华,上海师范大学中文系。

人大复印:《外国文学研究》2017 年 06 期

原发期刊:《文学评论》2017 年第 20172 期 第 211-219 页

关键词: 理雅各/ 章回小说/ 文体/

摘要:英国汉学家理雅各以章回小说的翻译与写作为其汉学生涯的起点,1842年翻译《大明正德皇游江南传》,并以此为范本写作章回小说《约瑟纪略》和《亚伯拉罕纪略》。理雅各逆晚清西风东渐之势,“以中律西”,用中国传统文学体裁写作西方人物传奇,这一文体选择包含了他试图克服畛域之见,跨越中西界限的文化取向。他对于章回小说的文体认识和创作实践体现了高度的文体自觉意识,触及了中国古代小说观念、章回小说的文体特征、章回小说形式与内容的关系等一系列文学本体问题,并独创“纪略体”小说,对中篇章回小说也有新的发展,以自己的方式捍卫并保持了中国文学的独特性。

19世纪的最后25年被认为是英国汉学的理雅各时代。理雅各(James Legge,1815-1897)作为英国维多利亚时期著名的汉学家,以对“四书五经”的译介独步欧美汉学界,其所译《中国经典》至今被奉为标准译本,对汉学、哲学、宗教学都产生了深刻影响①。一百多年来学术界对理雅各给予了极大关注,但大多聚焦于他的《中国经典》翻译和研究,很少有人注意到,理雅各的汉学之路其实是以章回小说的翻译和写作为起点的②。理雅各在译介《中国经典》之前曾经从事章回小说的翻译和写作,虽然作品数量不多,但体现了他对于章回小说这一文体的理解,不仅对晚清西人的汉文小说写作产生了深远影响,更为重要的是他对于章回小说的文体认识和创作实践体现了高度的文体自觉意识,触及了中国古代小说观念、章回小说的文体特征、章回小说形式与内容的关系等一系列文学本体问题,并对章回体本身有所发展。

理雅各的章回小说翻译与写作

1842年初,时任马六甲英华书院院长的理雅各计划翻译出版《四书五经》,希望以此为学习中文的外国学生提供权威译本。他请自己的学生、同时也是英华书院的老师、华人牧师何进善(1817-1871)担任翻译助手。但是,翻译工作进展并不顺利,《书经》的翻译甫一开始,便因内容过于艰深,译者语言能力有限而难以为继。于是,理雅各决定改变策略,先从翻译小说开始。他选择了清代历史演义小说——清道光年间何梦梅所撰写的《大明正德皇游江南传》交给何进善翻译,作为前期的语言训练:

我发现,随着翻译的进展,这部书日益激起我的兴趣,我决定一有空闲就修订译文,既提高我的汉学水平,也希望公众乐于接受此书并从中受益。象大多数欧洲历史小说一样,这个故事主要以事实为基础。宦官干政,他们对年轻君主的魅惑,反叛者的暴乱,这些都符合当时的中国历史。因而,本书比那些歌功颂德的作品更有助于准确地了解中国宫廷和皇帝的地位。③

理雅各与何进善的英译本Rambles of the Emperor Ching in Nan:A Chinese Tale共两卷,1843年4月在伦敦出版,属于当时罕见的中国古典小说全译本,对小说四十五回内容进行了全文翻译。关于该译本所依据的底本,译者并未加以说明,但其内封有汉字所题“绣像正德皇游江南”,因而可以排除高丽抄本;从书名中的“绣像”二字和译序所署的时间1843年1月16日来看,底本至少是1843年1月之前刊刻的绣像本,尽管英译本实际上并未采用插图。译序提到了本书的翻译时间是1842年,并一再强调该译本对于原著的忠实翻译,因而通过进一步的文字比对,我们大致可以推断理雅各、何进善使用的翻译底本是道光壬寅二十二年(1842)宝文堂藏板本。此版本为七卷四十五回,内封正中题“绣像正德游江南全传”,右栏上方题“道光壬寅新镌”,左栏下方为“宝文堂藏板”,首有“游龙幻志序”,署“道光壬辰仲夏上瀚樵西黄逸峰拜题”,次自序,署“道光壬辰季秋中浣顺邑雪庄何梦梅识”,有图二十八幅。与当时以及前此后此其他西人所译中国古典小说相比,该译本的确如译者所述,译文十分忠实,特别是对诗词等韵文的翻译。一般早期的西方译者翻译中国小说多采用节译的方式,小说中夹杂的诗词往往遭到删削,仅保留对故事情节的叙述。本书译者则未增删任何内容,如实译出,如第一回“孝宗皇临崩顾命,明武帝即位封臣”:

诗曰:

人生何必苦营谋,贫富同归土一抔。

得快乐时须快乐,可风流处且风流。

话说大明初开,洪武即位,群蛮奠服,百姓成宁。……④

“How foolishly in schemes and plans,

The life of Man is spent!

When at the last a little earth

Makes rich and poor content.

Let us seize the time of pleasure,

Quickly as it flies along;

When the wind of fortune blows,

Gaily sail with mirth and song.”

In the commencement of the great Ming dynasty,when Hung Woo occupied the throne,the barbarians were all submissive,and the people enjoyed the blessings of repose.⑤

原书第十九回缺开场诗,译者也没有出于结构统一的需要而擅自补充。为什么理雅各会选择《大明正德皇游江南传》进行翻译,可能有多种考虑,比如有年代和地缘因素。虽然游龙戏凤的故事在民间广为流传,但《大明正德皇游江南传》刻于道光十二年(1832),可以视为当代小说,更易于吸引当时的读者。而作者何梦梅为广东顺德人,何进善为广东佛山人,任教于马六甲英华书院,理雅各为他选择同乡的著作来翻译练笔,也是情理中的事情。还有一重原因就是他可能受到了同时期在华的普鲁士传教士郭实猎(Karl Gützlaff,1803-1851)⑥的影响,1840年6月郭实猎在《中国丛报》上曾详细介绍小说《大明正德皇游江南传》,而且该译本与郭氏所用的英文书名也完全一致⑦。《大明正德皇游江南传》英译本的第一卷1843年在伦敦出版,1846年出版了第二卷⑧。

尽管理雅各翻译小说的初衷,是为自己和何进善翻译《中国经典》作语言上的训练和准备,却使理雅各有机会对章回小说的体例、语言、审美特点等进行充分的了解,为他自己写作章回小说积累了文学经验。实际上《大明正德皇游江南传》直接成为理雅各写作时模仿的范本。理雅各在香港英华书院工作期间一共写作了两部章回小说:《约瑟纪略》(1853)⑨和《亚伯拉罕纪略》(1857)⑩。这两部小说在篇章体制上模仿《大明正德皇游江南传》,采用了标准的章回小说体例,主要表现为:分回标目、故事连续、段落整齐、首尾完整(11)、起结的模式化、以散文为主、韵文为辅的叙事语言以及运用说书人的口吻等。这些外在的形式是中国传统章回小说区别于西方小说(novel)最明显的标志。在内容上,章回小说通常由导人性文字、主体故事、篇尾的三段式格局构成。实际上,并非所有的章回体小说都承袭了宋元平话中“引首”、“楔子”等写法,而是在开篇形式上表现出多样性。有以诗词开篇,直接进入主体故事者,如《盘古至唐虞传》《有商志传》《有夏志传》《南北两宋志传》等;有诗词加议论性引言者,如《樵史通俗演义》《隋史遗文》《三遂平妖传》等;有追叙历代或前朝历史者,如《大宋中兴通俗演义》《隋炀帝艳史》等(12)。

《大明正德皇游江南传》采用的是整齐的七言对仗回目,每一回以七言诗开篇,接着开始叙述主体故事。这些体例特点在《约瑟纪略》和《亚伯拉罕纪略》中被如法炮制。如《亚伯拉罕纪略》第一回改编自《创世记》第十一章26节至第十五章3节,讲述亚伯拉罕听从上帝旨意,带领族人从哈兰迁出。适逢列王争战,亚伯拉罕的侄子罗得被掳,亚伯拉罕向三位朋友请求援兵,结果大获全胜,人马辎重尽数夺回。此一回以“凛遵帝命离乡族,为救兄儿起甲兵”为回目,概括了本回故事的主要内容:

诗曰:

人性陵夷负帝恩,尊崇偶像媚邪神。

帝天罔替慈悲念,救道中兴召选民。

话说夏朝帝芒之时,泰西有亚伯拉罕者,笃信莫及之人也,娶妻撒拉氏。(13)

开篇方式与《大明正德皇游江南传》如出一辙,以七言诗点明主旨大意,放弃偶像崇拜和邪神,学习亚伯拉罕敬奉上帝。为了便于中国读者理解,作者谨慎地使用了中国纪年,把亚伯拉罕生活的年代定位在夏朝帝芒之时。《约瑟纪略》是关于《圣经》中的人物约瑟的史传体小说,主要内容来自《创世记》三十七章1节至五十章26节,开篇也都大致相仿。如第一回“老父钟情爱少子,众兄怀恨鬻贤昆”:

诗曰:

从来幼稚可人怜,父母恩情贵不偏;

爱幼终然翻害幼,只因妒惹祸机先。

话说泰西商朝时人有约瑟者,丰姿美丽,聪慧绝伦,原是希百来人,居迦南地,业三世矣。(14)

同时,理雅各对历史演义小说的理解和叙事方式,也明显受到《大明正德皇游江南传》的影响。谭帆指出,从《三国志通俗演义》流行后,章回体小说创作繁盛,追溯其文体源流,多受“史传”影响。但同为“史传”影响,不同的小说类型却各有侧重,表现形式各异。如“按鉴演义”小说对应的文体渊源可以追溯到《通鉴》类史书;《水浒传》在叙事方式上则受《史记》影响更大(15)。《大明正德皇游江南传》属于后者,书中虽然有许多戏谑成分和不经之谈,但主要是讲述正德皇帝的历史活动,题为“游江南”,实际上一直从正德即位叙述到他统治的最后一年,孙楷第《日本东京所见小说书目》将之归入“讲史小说”(16)。故事围绕正德展开,所涉人物不多,线索简明清晰,与表现战争兴废、朝代更迭的《三国志演义》等历史演义小说有所不同,而且不拘泥于正史,大量吸纳了民间传说,内容生动有趣。《约瑟纪略》和《亚伯拉罕纪略》的主人公都是圣经中的人物,被视为敬畏和顺服上帝的典范,两部小说分别描写了主人公的传奇经历,从历史的角度看,很多内容无从考订。作者集中笔墨,着力刻画主人公的形象。就其叙述方式和描写重点而言,《大明正德皇游江南传》比依傍正史而作、进行宏大历史叙事的“按鉴演义”一类的小说更适合作为理雅各写作时学习的范本。

尽管理雅各的传教士身份不容回避,小说中的人物和故事情节也都源自《圣经》,但是他不仅以中国传统章回体写作小说,而且他的小说观也完全中国化了。理雅各《约瑟纪略》自序云:

每见小说稗官之过半,不是传讹,便是说怪。将无作有,造假为真,以变幻为奇文,以淫词为趣味。使读者悦目移神,倾心丧志。一旦失其所守,岂不痛哉?是无益而反有害于世。此纪虽似小说之体,实非小说之流。盖非无是事而凭空描形画影,亦非因是事而任意插叶添花,乃据事直陈,不敢稍有加减于其间。况本载诸圣经,先圣摩西感于圣神所述以为后世劝者。兹由《圣经》采出,略仿小说之体,编为小卷,莫非因我世人,每检《圣经》则厌其繁,一展卷即忽忽欲睡,惟于小说稗官则观之不倦、披之不释。故仿其体,欲人喜读,而获其益,亦劝世之婆心耳。实与小说大相悬绝也,读者幸勿视为小说而忽之焉。是为序。咸丰三年季秋毂旦英华书院。(17)

这段序言涉及了中国古代小说观的几个核心问题:其一是虚实关系。作者批评了稗官小说“不是传讹,便是说怪。将无作有,造假为真”的虚构特征,强调本书是“据事直陈,不敢稍有加减于其间”;其二,劝惩功能。他指出本书寄寓了作者的劝世婆心;其三,小说的社会地位和价值评判。小说不登大雅之堂,通常“以变幻为奇文,以淫词为趣味。使读者悦目移神,倾心丧志”。因而,他一再强调本书“虽似小说之体,实非小说之流”,希望读者不要将本书作为小说看待;其四,小说的娱乐性和传播效果。他注意到小说对读者不可抗拒的吸引力,能“使读者悦目移神,倾心丧志”,“观之不倦、披之不释”。这些论调并无特异之处,在中国古代小说序跋中比比皆是。重要的是,理雅各身为英国传教士,能够摆脱自身的文化束缚,作章回体而以中国小说观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