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稀见史料与王安石后裔考  

关注“壹学者”微信 >>
10 1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刘成国

作者简介:刘成国,男,华东师范大学古籍研究所研究员,文学博士,主要从事宋代文学史、学术思想史研究,上海 200241

人大复印:《宋辽金元史》2017 年 06 期

原发期刊:《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7 年第 20174 期 第 78-88 页

关键词: 王安石/ 后裔/ 《王少卿墓志铭》/ 《宋会要辑稿》/ 笔记小说/ 熙宁变法/

摘要:王安石有二子二女。长子王雱,字元泽,进士及第,才华横溢,曾参与熙宁变法。王雱娶妻萧氏,有一女,嫁吕安中;无子,族子王棣过继。次子王旁,有心疾,娶妻庞氏,后出妻。旁有一女一子,女嫁郑居中;子王桐,有二子王瓙、王珏。由于雱、旁字形、字音相近,王安石二子的事迹经常被混而为一。同时,由于对熙宁变法持反对、批评的立场,许多笔记小说也蓄意将王雱、王旁事迹相混,并对王雱多有诬蔑。这些笔记中的不实记载有些被《续资治通鉴长编》《宋史》等采纳,南宋以后以“信史”的面目出现,或者演绎成更为通俗的话本、小说素材,构成了南宋以后否定、丑化王安石及熙宁变法这一历史进程中的重要一环。

[本刊网址·在线杂志]http://www.zjujournals.com/soc

[在线优先出版日期]2016-03-31

[网络连续型出版物号]CN33-6000/C

DOI:10.3785/j.issn.1008-942X.CN33-6000/C.2015.07.281

由于熙宁变法,北宋著名政治家、文学家、学者王安石自生前便受到变法反对派及其门生、后人等恶意攻击、诽谤,甚至殃及子息,被诬因变法祸国殃民而绝后。南宋以后,这种诬蔑、诽谤进一步堂而皇之地由笔记、小说、诗话等进入官方史传,如《宋史》,或者演绎为更加通俗的宋元话本、小说的素材,最终构成了宋、元、明、清八百多年间否定、丑化王安石及熙宁变法这一历史进程中的重要一环①。

清末民初以来,随着时代思潮的巨变,学界对王安石及熙宁变法开始重新认识、评价;同时,也对其后嗣主要是二子王雱、王旁的事迹展开了初步的考辨②。只是,由于所见史料有限,所引史料真伪参半,仍然遗留下若干未发之覆。本文拟在前贤基础上,首次利用王安石曾孙王珏墓志铭以及《宋会要辑稿》中的相关史料,对此问题再作深入、全面的考证,并对《续资治通鉴长编》、宋人笔记等关于王安石后裔的诸多无心讹误或蓄意诬蔑进行辨析、澄清。

王安石有二子二女③。长子王雱,字元泽,英宗治平四年(1067)进士及第,为旌德尉。神宗召见,除太子中允、崇政殿说书,参与撰写《诗经新义》《尚书新义》。神宗熙宁九年(1076)六月己酉,卒,时为太子中允、天章阁待制,年三十三,赠左谏议大夫[1]卷二七六,6751。王称《东都事略》卷七九、《宋史》卷三二七有传,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二二六至二七六对其事迹有所记载。王雱未冠已著述多种,是王安石发动变法的得力助手,洵可谓少年天才,可惜病疽而亡,英年早逝。

王雱娶妻萧氏。有一女,生于神宗熙宁七年(1074),王雱卒时仅三岁,后嫁吕嘉问之子吕安中。《续资治通鉴长编》哲宗元符元年(1098)七月甲子:“吕安中,乃嘉问之子,王雱之婿,序辰之妻弟。”[1]卷五00,6751王雱之女二十七岁时,吕安中卒,此女持丧如礼,及服除,归本宗守义,治闺门有法。徽宗政和三年(1113),朝廷特赐旌表。《宋会要辑稿·礼六一》:“(政和)三年三月六日,江宁府言:‘故谏议大夫、天章阁待制王雱止有一女,三岁而雱卒。及长,适通直郎吕安中,生一女,而安中卒。时王氏年方二十有七,持丧如礼,及服除,即归宗守义,自誓正洁。或谕以改嫁,王氏独毅然谢绝。顷居母萧氏丧,哀毁过制,宗族称叹。治闺门有法,不妄笑语,内外整肃。至于追远奉先,皆可矜式。故夫吕安中虽任通直郎,缘未经大礼,而安中卒,王氏遂无封邑。伏望朝廷特赐旌表,加之封号,非特上副圣时崇奖安石父子之意,亦足为天下节妇之劝。’从之。”[2]2106

王雱无子。王安石自称:“臣父子遭值圣恩,所谓千载一时。臣荣禄既不及于养亲,雱又不幸嗣息未立,奄先朝露。”[3]卷四三,461可为确证。王旉之子王棣过继,承王雱之后④。王棣入继王雱家为嗣的具体时间应为徽宗大观四年(1110)九月十五日。《宋会要辑稿·礼三六》:“徽宗大观四年九月十五日,诏:‘孔子谓:兴灭继绝,天下之民归心。王安石子雱不幸无嗣,有族子棣已尝用安石孙恩例官之。比闻兴讼未已,可仍旧以棣为雱后,以称朕善善之意也。’八年四月二十三日,故临川伯王雱女王氏状:‘伏念父被遇神考,擢寘法从,不幸早世,未立嗣息。大观间,特诏以族子棣为后。于政和六年,缘其所生父旉身亡,诏令棣归宗,照管葬事。今已终葬,欲望特令棣仍旧为先父雱后。’诏从之。”[2]1549据此,则徽宗颁此诏书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王棣此前已以王安石孙恩例授官,在族内一度引起兴讼。王棣入继后,曾于政和六年(1116)归宗照管生父王旉葬事,因王雱女奏陈而再为王雱之后。王雱之女守节三十余年,徽宗宣和五年(1123)三月十八日,王棣上奏乞以宣和四年合得冬祀大礼恩泽与之,诏特封为令人。《宋会要辑稿·仪制十》:“三月十八日,承议郎、充显谟阁待制、提举万寿观王棣奏:‘先臣雱止有一女,尝嫁故通直郎吕安中,守志三十余年。伏蒙圣恩,以臣祖安石被遇神考,辅政有为,例加官封。伏望许臣更用去年合得冬祀大礼恩泽与臣姊,于宜人上加官封。’诏特封令人。”[2]2158

徽宗宣和四年(1122)八月庚子,王棣赐进士出身。同年九月,除显谟阁待制、提举万寿宫观。《皇宋通鉴长编纪事本末》“推尊王安石”条:“宣和四年八月庚子,赐新除太仆少卿王棣进士出身,以安石孙,故旌之。九月戊午,诏:‘熙丰政事,悉自安石建明。今其家沦替,理宜褒恤,可赐第一区。孙棣除显谟阁待制、提举万寿宫观。’”[4]卷一三0,2188高宗建炎二年(1128),王棣以显谟阁直学士、知开德府率军民固守澶渊,金兵陷城,死,赠资政殿学士。《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八建炎二年二月乙未:“金又犯澶渊。显谟阁学士、知开德府、充本路经略安抚使王棣率军民固守。金伪为书至城下曰:‘王显谟已归附,汝百姓何敢拒师?’军民闻之,欲杀棣,棣走至南门,为军民所践而死,城遂陷……事闻,赠棣资政殿学士。”[5]427李正民《大隐集》卷一《王棣赠资政殿学士制》:“具官出自相门,跻于侍从……虽势穷而力尽,终身殒而名存。特升秘殿之华资,俾视政涂之宠数。”[6]第36册,78《皇宋通鉴长编纪事本末》“推尊王安石”条:“曾孙瓙、珌并转宣义郎。孙女二人,各进封号一等。曾孙女五人,并封孺人。”[4]卷一三○,2188其中王珌为王棣之子,王瓙为王旁之孙、王桐长子。

王安石次子王旁,字不详。由于雱、旁字形、字音相近,各种史料记载刊刻时往往鲁鱼亥豕,将王旁事迹混为王雱。更甚者因反对熙宁变法,对王安石及其二子蓄意诬蔑,导致自北宋后期开始出现了王安石因变法祸国殃民而绝后的传闻,王旁一支的谱系逐渐被湮没在历史底层。然曾巩为王安石母亲所撰《仁寿县太君吴氏墓志铭》云:“孙男九人,曰雱、旉、旁、瓬、、防、斿、旂、放。孙女九人,长适解州安邑县主簿徐公翊,次许嫁太庙斋郎吴安持,余尚幼。”[7]611王安石亦明言:“近辄冒昧,陈乞男旁勾当江宁府粮料院一次。”[3]卷六○,647,则王旁确为王安石次子。

王旁有心疾,娶庞氏,夫妻不睦。王安石为出其妻,又同友人商议与之另娶。《王文公文集》卷四《与耿天骘书一》:“旁妇已别许人,亦未有可求昏处,此事一切不复关怀。”《与耿天骘书二》:“旁每荷念恤,然此须渠肯,乃可以谋,一切委之命,不能复计校也。”[8]52这两封书信约作于神宗元丰初,王旁出妻亦当于此时⑤。王旁喜作诗,有唐人风味。王安石《题旁诗(仲子正字)》:“旁近有诗云:杜家园上好花时,尚有梅花三两枝。日莫欲归岩下宿,为贪香雪故来迟。俞秀老一见,称赏不已,云绝似唐人。旁喜作诗,如此诗甚工也。”[3]卷七0,760“仲子”,系荆公自注;“正字”指秘书省正字,为王旁临终之馆职,应为文集编者所加。

《续资治通鉴长编》有两处涉及王旁,一为哲宗绍圣四年(1097)四月,一为绍圣四年九月:

戊子……殿中侍御史陈次升言:“臣伏闻翰林承旨蔡京同林希先荐太学博士郑居中充御史,已闻不召。今又闻有旨令上殿,臣不知所由。未审别欲用居中耶?为复令充御史耶?谨按,居中弟久中,故秘书省正字王雱之婿也。雱乃尚书左丞蔡卞妻之亲弟也。居中与卞系婚姻之家,又闻与中书侍郎许将、知枢密院曾布二家亦联姻亲。”[1]卷四八五,11521

是月,上以星变屡戒大臣,以修政事,又下诏求直言……奉议郎、权通判通远军李深上书曰:“……若夫王雱心疾而为馆职二年十月三日,邵材病忘而出知越州,梁之美提点刑狱三年四月六日,周之道为刑部侍郎七月十七日,似此之类,莫非宰相私意,不可以计数,不敢缕述,上渎圣览。此皆陛下待遇近臣,过于仁柔,为所制也。”……王雱二年十月三日为正字。[1]卷四九一,11673

如前所考,王雱之婿为吕嘉问之子吕安中,而非郑久中,故“居中弟久中,故秘书省正字王雱之婿也”中的“王雱”应为“王旁”之讹;又王雱卒于熙宁九年六月,年三十三,为太子中允、天章阁待制,赠左谏议大夫,故“若夫王雱心疾而为馆职(原注:二年十月三日)”中的王雱亦为王旁之讹。绍圣二年(1095)十月,王雱早已过世多年,如何“心疾而为馆职”?宋绍定刻本陈均《宋九朝编年备要》卷二四载李深上书正作“王旁”,而非“王雱”。此馆职即王安石《题旁诗》题下注“正字”,即秘书省正字,宋初寄禄官名;元丰改制后,秘书省自正字以上省官,也称馆职。如《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四八○元祐三年春正月庚戌:“校书郎王伯虎权知饶州,正字邓忠臣权通判瀛州。谏官韩川言二人不堪馆职之选故也。”[1]9919王旁于哲宗绍圣二年十月三日为秘书省正字,因素患心疾,此项任命被奉议郎、权通判通远军李深批评为出自宰相私意。盖因其时尚书左丞蔡卞为王安石之婿,而知枢密院曾布之妹为王安石弟王安国妻。

然则王旁卒于何年?余嘉锡认为卒于哲宗元符元年(1098)以前:

《曾公遗录》卷七曰:“元符二年(1099)五月甲辰,余言:‘王安石家,陛下自绍圣以来恤之甚至。然子雱(应为旁)咋得馆职,不幸早死。又蒙赐第,然安石止有一妻,寓蔡卞家,今已七十五岁,零丁孤老,至亲惟一弟吴赜,安石妻欲得一在京差遣。’上曰:‘与一在京差遣。’遂除编一司敕删定官。”曾布所言,雱得馆职,即指绍圣初王旁为正字事,雱亦旁之误也。据《宋史·徽宗纪》,赐故相王安石第在元符元年九月。曾布叙赐第于王旁死后,是旁死在元符元年之前矣。⑥

按,余考证近是,但未确。曾布明言“咋得馆职,不幸早死”,盖谓王旁绍圣二年十月三日甫为正字便死矣。上引《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四八五绍圣四年夏四月戊子:“殿中侍御史陈次升言:‘臣……谨按,居中弟久中,故秘书省正字王旁之婿也。’”故王旁当卒于哲宗绍圣二年十月至绍圣四年(1095-1097)夏之间。

王旁生一子一女。子王桐,娶郑氏为妻,生子王璹、王珏。《宋会要辑稿·职官五四》:“(宣和)三年二月二十二日,故承事郎、直龙图阁王桐妻宜人郑氏奏:‘二男璹、珏并幼失所。昨奉御笔,璹差管勾万寿观,珏差管勾江宁府崇禧观。今宫观并依元丰法先次放罢,窃念妾家贫,二子并幼,遽罢俸禄,见无所归。伏望特许男璹、珏依旧宫观。’诏王璹、玉珏为系王安石之孙,特与宫祠,不得援引为例。承事郎王璹管勾江州太平观,王珏管勾建州武夷山冲佑观。”[2]4486据此,则王桐亦早逝。徽宗宣和四年九月,王旁之女与王雱之女各进封号一等,《皇宋通鉴长编纪事本末》:“(王安石)曾孙璹、珌并转宣义郎。孙女二人,各进封号一等。”[4]卷一三○,2188

由于王旁患有心疾,仕宦不显,兼以中年即卒,故现存宋人史传、笔记绝少提及王旁一支的后裔情况。笔者近因披览南宋文集,发现晁公遡《新刊嵩山居士文全集》卷五四《王少卿墓志铭》完整地记述了王旁一支谱系,现引如下:

公讳珏,字德全,姓王氏……嗣子宜之录其行事以告于某,使铭其墓碑。某因得尽观公平生所为,而后益知公之于文公,犹苏氏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