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详情

试说“海昏”

关注“壹学者”微信 >>
115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王泽文

作者简介:王泽文,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人大复印:《历史学文摘》2017 年 01 期

原发期刊:《中国史研究》2016 年第 4 期 第 15-28 页

江西南昌西汉海昏侯国考古历经数年的辛苦工作,取得丰硕成果。如专家所言,发现了布局完整的西汉列侯墓园,以及面积较大、保存完整且内涵丰富的汉代侯国聚落遗址。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成果,是发现了保存基本完好,出土大量珍贵文物的第一代海昏侯刘贺墓。

一、“海昏”诸说简析

据《汉书·武五子传》和《诸侯王表》,刘贺为汉武帝之子昌邑哀王刘髆之子,嗣昌邑王。元平元年(前74)汉昭帝崩,无子嗣,刘贺践帝位,旋即被废,归故国,但“国除,为山阳郡”。汉宣帝元康三年(前63)诏封为海昏侯,食邑四千户,“就国豫章”,颜师古注:“海昏,豫章之县。”《汉书》的《王子侯表下》和《地理志上》同。

刘贺就封的海昏侯国都城地望,据介绍,位于南昌市区北约60公里的新建区东北部铁河乡陶家村的紫金城,城址东临赣江,北依鄱阳湖;城址的西面和南面是几代海昏侯的墓葬区(位于大塘坪乡观西村墩墩山)、贵族和平民墓地。

从所揭示的出土文字材料看,“海昏”的“昏”的写法,同《汉书·宣帝纪》《水经·赣水注》及长沙五一广场东汉简,而《汉书》的《元帝纪》《王子侯表》《地理志》《武五子传》作“昏”。

据出土的金饼上墨书文字,刘贺自称“南海海昏侯”。清人胡渭据《尔雅·释地》“九夷、八狄、七戎、六蛮谓之四海”及郭璞的注释来解说《尚书·禹贡》“四海会同”,谓“古书所称四海,皆以地言,不以水言。《尔雅》四海系《释地》,不系《释水》;《禹贡》九州之外即是四海,不以海水之远近为限。刘向《说苑》云‘八荒之内有四海,四海之内有九州’是也……四海会同,举远以该近”。王仁湘先生谓同出的奏牍文字“南海”当作“南藩”,按,“南藩”见于《史记·赵世家》。

关于“海昏”这个地名,暂时有三种说法。一种意见认为,昏表示西方,海指的是鄱阳湖,海昏是指鄱阳湖西面,比较早提出这个观点的可能是黎传绪先生。第二种意见认为,海指大池,即彭蠡泽,昏通婚,意指海昏县位于彭蠡泽的水源之地,因而得名,这个观点由刘新光先生提出。第三种意见认为,“海昏”封号“非县邑名”,“海昏”取义“晦昏”,是对刘贺道德层次、行为风格和执政表现的否定,并援引南齐无道之君萧宝卷被弑之后“令依汉海昏侯故事,追封东昏侯”为证,这个观点的主要提出者是王子今先生。

海昏初始置县时间,目前没有明确的史料记载。上述诸说,都认为“海昏”地名的出现不早于西汉。实际上,“海昏”在汉代以前就曾经出现过,即西周柞伯鼎铭文中的“昏”。

二、柞伯鼎铭的“昏”与西汉“海昏”的关系

结合诸家考释,节录柞伯鼎铭释文如下:

唯四月既死霸,虢仲命柞伯曰:“在乃圣祖周公,(迪)又(有)共(功)于周邦。用昏无殳,广伐南国,今汝其率蔡侯,左,至于昏邑。”既围城,命蔡侯告(报)虢仲遣氏曰“既围昏”。虢仲至,辛酉,薄戎,柞伯执讯二夫,获馘十人……

这件器物的年代,有恭王世、夷王世、厉宣世等不同看法,跨西周中期至西周晚期。其铭文铸在与一足相对的腹壁上,这一现象有别于典型的中原同类型器物。铭文记述柞伯率蔡国等诸侯,奉周王朝卿士虢仲之命,讨伐不纳贡且蛮横侵扰周王朝南国的昏。

铭文中昏及昏邑的所在,诸家都是结合“南国”问题讨论的。朱凤瀚先生分析,昏邑大致位置在今河南南部的淮水流域,今信阳地区。南土是周南方的国土,南国则更在其南,当时的南国,大致在今江苏和安徽境内之淮水流域、今河南境内之淮水以南地区、南阳盆地南部与今湖北北部之汉淮间平原一带,以上区域皆在长江以北、汉水以东。李学勤先生认为,“南国”就是“南土”;昏可能是《国语·郑语》提及的芈姓的闽,“闽芈蛮矣”,与楚同姓,是一个有城邑的南方蛮夷方国,城邑的具体位置尚无法考定。

上述讨论中,又可大致分两种意见,即是否将昏邑与淮夷联系起来分析。铭文并没有提及淮夷,所以不必囿于淮夷的范围讨论昏邑的位置。

实际上,鼎铭中的昏、昏邑与西汉豫章郡的海昏有关。西周王朝对南方的经营,已经到达长江中下游地区。西周时期,周王朝前往南国,有从成周或从丰镐出发的东、西两条线路。其中的东线,途经今河南漯河东的胡国,即沿今天的京广线走,业已得到证明。柞伯鼎中提到的蔡、柞,都在这条南下通道附近不远。

顾颉刚先生曾据《诗·召南·江有汜》《大雅·江汉》和《大雅·召旻》等材料,讨论西周早期召公对南国如江汉等地的开拓。这一点已由太保玉戈“王在丰,令太保省南国,帅汉,遂殷南,令厉侯辟”所证实。

通过对涉及昭王伐楚荆和南巡等史事的文献和青铜器铭文等古文字资料,以及近年新发现的随州叶家山西周早期曾国墓地等考古文化遗存的研究,学者提出,在西周早期和中期,周王朝的势力已可以达到或影响长江中游大部分地区,包括鄂东的孝感、黄陂、麻城一带,以及湘水流域的湖南北部。

上述相关材料和讨论,使得对西周时期的“南国”的范围,以及向南方的发展较过去有了更多的了解。

赣鄱及邻近地区在西周时期具有重要地位。徐长青先生提到,海昏侯墓所处的鄱阳湖西岸从瑞昌过艾城到南昌一带,是江西古代最繁荣、文明程度最高的一条通道。在广大的华东华南地区,鄱阳湖周围的江西北部地区和赣江流域从新石器时代到夏商周时期所具有的重要枢纽核心地位。这一区域,属于李伯谦先生所划分的赣鄱区。就商周青铜器文化圈而言,属于李学勤先生所说的东南文化圈。著名的吴城遗址和新干大洋洲遗址就在这一地区。

在西周时期,在楚文化影响到达之前,江西境内出土的青铜器与中原文化存在较为密切而复杂的联系。比如,既有时代属于西周早中期的较为典型的中原型青铜器,也有包含土著文化因素的中原型青铜器。西周时期江西与周王朝的联系,还有出土文字材料方面的线索。李学勤先生曾讨论余干县出土的一件应监甗和陕西扶风出土的叔赵父爯,认为铭文中的“应监”“艾监”是西周王朝派遣到当地的,艾在今江西永修县西,应的位置很可能在今鄱阳湖附近,表明江西北部与西周王朝关系的密切。

据主持发掘者介绍,紫金城城址就是西汉海昏侯国的都城,城址东临赣江,即在赣江西侧。以北流的赣江为参照,海昏位于赣江西侧,即“左”,与历史记载相合。

这个地望,也正符合柞伯鼎铭文中的昏邑所在。柞、蔡等国“既围城”,蔡侯才去向虢仲遣氏报告。之后,“虢仲至,辛酉,薄戎”。可知从围城到攻打,应有间隔,和前面引《三国志》等文献关于其地理位置险要及相关战役的描述,也是符合的。

发掘工作也验证了此前在新建区铁河垦殖场周围的考古调查。过去关于刘贺就封海昏的地望的说法,如位于新建区的东北部赣江东、鄱阳湖西岸的游塘村附近一处古城遗址,或者今江西永修县西北艾城一带,已被这次的考古发现证明不够准确。刘新光先生的文章也有相关讨论。而关于海昏县初治昌邑城、后徙今永修县西北艾城的观点,则需要分析海昏侯国和海昏县的时空关系,并结合将来新的发现进一步研究。

《说文》:“昏,日冥也。从日,氐省。氐者,下也。一曰民声。”会意字,古音在晓母、文部。昏、民古音相近,所以也从民得声。柞伯鼎铭的“昏”,是早期字形。从民的昏,是后来的讹变。昏虽然见于西周金文,但可能因为地小、僻远,或其与中原的关系时有疏远,史籍阙载,无法知其详。

海昏侯之封,是仿效舜封其弟象于有鼻,汉宣帝诏“盖闻象有罪,舜封之”,朝臣上书“不宜得奉宗庙朝聘之礼”。海昏远在豫章郡,正合前述清人胡渭等人的观点。此外,还有另一种可能,“昏”与“海昏”是同一个地名的异写,本应为双音节词“海昏”,汉代之后仍然有所保留;省称为“昏”则属于双音节词头的弱化现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