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详情

西汉海昏侯国的租税收入蠡测

68    
关注“壹学者”微信 >>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温乐平

作者简介:温乐平,南昌工程学院水文化研究中心

人大复印:《历史学文摘》2017 年 01 期

原发期刊:《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16 年第 6 期 第 136-142 页

2015年南昌西汉海昏侯墓的发掘及其大量国宝文物的出土,惊现多个“之最”,迄今为止是我国墓葬保存最好、结构最完整、功能布局最清晰的西汉列侯墓葬遗址。尤其出土了数百件金器、数十吨铜钱,亦是迄今为止我国汉代墓葬考古发现中金器数量最多、种类最全的一次,充分说明了海昏侯国经济收入总量比较多,才能够积聚如此多的金钱和物质财富。为此,笔者试图从租税角度来探讨海昏侯国的经济收入数量,揭示海昏侯刘贺奢葬的经济背景与社会地位,从而推动海昏侯国历史文化的深入研究。

一、海昏侯国的经济收入蠡测

早在西汉初,诸侯王、列侯征收赋税征收与中央朝廷一样,赋税来源分为两大部分:一是对公的赋税收入,即地税与赋税,主要供给王国官吏俸禄、军队给养以及其他日常开支;二是对私的经济收入,即山川园池、盐铁矿产、市井之税,供给诸侯私人生活花费。在经济上,列侯享有食邑之权,即征收租税之权。“秦汉之制,列侯封君食租税,岁率户二百。千户之君则二十万,朝觐聘享出其中。”

诸侯“食租税”,就是食地税,诸侯在封地具有征收地税的全部权利。其实,除地税以外,还包括其他赋税、末业税等。

对于海昏侯刘贺的经济收入数量,可以根据食封户数来推测。元康三年(前63年)春,宣帝颁布诏令,曰:“盖闻象有罪,舜封之,骨肉之亲,析而不殊。其封故昌邑王贺为海昏侯,食邑四千户。”以此“食邑四千户”来测算出海昏侯国的经济收入数量:以田租与赋税经济收入为主。

1.田租收入

田租是土地所有者向国家交纳的地税。纳税人主要是拥有土地的地主和自耕农。田租征课是以土地(田亩)为基准,根据规定的税率,实行依照田亩与产量相结合的方式计征。这个税率在汉初时“什五税一”,后来改为“三十税一”,学术界通常以“三十税一”作为固定税率计算。

根据授田制授田百亩之说,假设海昏侯国以每户占田100亩、一家5口(二大三小)来计算,测算出海昏侯刘贺一年的田租收入数量:

户数:4000户

亩数:4000×100=400,000亩

亩产:南方地区土地肥沃,水源充足,适宜五谷种植,粮食亩产量各不相同。考虑海昏侯国粮食产量的诸多影响因素,我们权且折中以亩产3石计算。

粮食总产量:400,000×3=1200,000石

税率:以三十税一计算

田租收入数量:1200,000×1/30=40,000石

谷价:汉代谷价,各个时期异价。权且以“石百钱”计算。

田租折钱后收入数量:40,000×100=4,000,000钱

可见,刘贺被分封为海昏侯后,食邑四千户,一年田租收入至少400万钱。

2.赋敛收入

赋敛收入本身是国家按丁、口征收的一种税收,主要有算赋、口赋和更赋三种。王侯食邑收入是分割了这部分国家财政收入。

(1)算赋

算赋是汉政府对成年人征收的人头税。昭宣时期,宽征民役,始傅年龄延至23岁。汉律规定昭宣时23岁以上成年人每人每年缴纳人头税120钱。

据此,海昏侯刘贺食封四千户,以五口之家计算,若二个成年人,算赋收入数量:2×4000×120=960,000钱。

(2)口钱

口钱是汉政府对儿童征收的人头税。《汉书·昭帝纪》引如淳曰:“《汉仪注》民年七岁至十四出口赋钱,人二十三。二十钱以食天子,其三钱者,武帝加口钱以补车骑马。”7-14岁儿童每人每年出口钱23钱。

据此,海昏侯刘贺食封四千户,以五口之家计算,若三个小孩,口赋收入数量:3×4000×23=276,000钱。

(3)更赋

更赋,即过更,是汉代“戍边三日”的代役钱,实际上是按丁征收的一种固定赋目。《汉书·昭帝纪》引如淳曰:“更有三品,有卒更,有践更,有过更。……诸不行者,出钱三百入官,官以给戍者,是为过更也。”为此,汉代成年男子每人每年缴纳更赋300钱,即雇人代役钱。

据此,以五口之家计算,史载“其服役者不下二人”,假设每户有一人需要交纳更赋,则海昏侯刘贺食邑四千户的更赋收入数量:1×4000×300=1200,000钱。

以上算赋、口赋、更赋三项常制赋敛项目的总收入:960,000+276,000+1200,000=2,436,000钱。

综上所述,若将田租收入和赋敛收入加起来,合计如下:

田租收入4,000,000钱+赋敛收入2,436,000=6,436,000钱。

海昏侯刘贺的基本赋税收入大约为643.6万钱,海昏侯国地处赣江、修河下游,水陆交通要道,土地肥沃,农业发达,若包括海昏侯国关税、市税、缗钱税、酒税、工税、物产税、牲畜税和矿产税等末业税计算在内,他的年租税收入总量估计近千万钱。

海昏侯刘贺就国数年后,扬州刺史柯上奏通报刘贺与故太守卒史孙万世私下交往,官府案验事实。宣帝下令对刘贺“削户三千”处罚,仍保留食邑一千户,为此海昏侯的田租、赋税收入锐减了四分之三,仅剩下一百六十余万钱。

二、海昏侯国与故昌邑王国经济收入比较

众所周知,刘贺被霍光等大臣废除后,上官皇太后恩待刘贺,遣归原昌邑王国,“赐汤沐邑二千户”,“故王家财物皆与贺”,废除昌邑王国。根据这食邑二千户,大致可以计算出刘贺被废后的年经济收入数量,将此经济收入与海昏侯刘贺时期年经济收入进行比较。

1.田租收入

以每户占田100亩、一家5口(二大三小)来计算,测算出一年的租税收入数量:

户数:2000户

亩数:2000×100=200,000亩

亩产:关东地区幅员广阔,各地亩产量不一,昌邑王国所在地耕地肥沃,亩产量不低,权且折中以亩产1.5石计算。

粮食总产量:200,000×1.5=300,000石

税率:以三十税一计算

田租收入数量:300,000×1/30=10,000石

谷价:参照前文谷价所述,以一石百钱计算。

田租折钱后收入数量:10,000×100=1,000,000钱

可见,刘贺被废后,食汤沐邑二千户,一年的田租收入为100万钱。

2.赋敛收入

赋敛收入主要是算赋、口钱、更赋三项收入,参照前文所述,以五口之家计算,二大三小,史载“其服役者不下二人”,假设每户有一人需要交纳更赋,则刘贺食邑二千户的赋敛收入为:

算赋:2×2000×120=480,000钱

口赋:3×2000×23=138,000钱

更赋:1×2000×300=600,000钱

以上三项常制赋敛项目的总收入为1,218,000钱。

若将田租收入和赋敛收入加起来,合计如下:

田租收入1,000,000钱+赋敛收入1,218,000=2,218,000钱。

由此可见,刘贺在故昌邑王国食邑二千户,年租税收入221.8万钱;若加上山林川泽、矿产与市税计算在内,他的年租税收入总量估计超过三百万钱。

将上述租税收入与前文海昏侯年租税收入相比较得知:刘贺封为海昏侯后不仅政治地位提高了,既封爵又封地,而且经济收入较以前至少增加了一倍。正如王子今先生认为刘贺得到了“列侯”地位,其经济实益由“汤沐邑二千户”成倍增益,至“食邑四千户”。不过,海昏侯刘贺家族也许对豫章地区环境开发和经济繁荣有一定的历史贡献。

三、海昏侯与同期其他王子侯经济收入比较

宣帝时,王子侯食邑户数不等。据《汉书·王子侯表》记载宣帝时分封王子侯63位,其中《王子侯表》记录了王子侯的食邑户数:富阳侯刘赐食邑800户;新利侯刘偃食邑400户;成乡侯刘庆食邑900户;成陵侯刘充食邑410户;祚阳侯刘仁食邑910户;阳兴侯刘昌食邑1350户;合阳侯刘平食邑1160户;承乡侯刘当食邑2700户;藉阳侯刘显食邑600户。这些食邑户数总计9230户,每位王子侯平均食邑户数约1025户。

据统计,整个西汉共分封429位王子侯,武帝前王子侯数量较少,仅27位,食邑户数较多,平均在千户以上;武帝以后王子侯数量较多,达402位,食邑户数较少,平均在千户以下。

因此,海昏侯刘贺食邑4000户,相比较而言,是食邑户数居多者。根据前文计算方式,由食邑户数基本可以推测出这些王子侯的租税收入,食邑户数最少者新利侯刘偃的租税收入仅是海昏侯刘贺的1/4,即约160万钱;食邑户数最多者承乡侯刘当的租税收入大概是海昏侯刘贺的3/5,即约386万钱,至于后来海昏侯刘贺被削夺3000户,还剩余1000户,其租税收入总量在诸多王子侯中亦是居多者。

或许正是因为海昏侯刘贺生前有数量较多的租税收入,并积聚了大量的货币、器物等财产,所以刘贺死后得以奢侈厚葬,在墓葬中放置了大量金币、五铢钱以及车马器、玉器、漆器、铜器、金器、编钟、博山炉等数以万计陪葬品。这不仅反映了墓主人生前过着豪华、奢侈的生活,而且体现了昭宣时期手工业发达,工艺精湛。墓主人的大量财富与当时“无积聚而多贫”的江南民众相比,已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综上所述,宣帝时,封废帝刘贺为海昏侯,食邑四千户。据测算,海昏侯刘贺一年的基本赋税收入大约为643.6万钱,倘若包括关税、市税、酒税和矿产税等未来税计算在内,他的年租税收入总量估计近千万钱。如果与废帝刘贺在故昌邑王国食邑二千户时相比较,封为海昏侯之后刘贺的年租税收入总量是此前的三倍左右。如果与宣帝时同期王子侯的食邑户数和年租税收入数量相比较,刘贺的食邑户数较其他王子侯更多,其租税收入亦较其他王子侯更多。所以,刘贺被封海昏侯之后不仅政治地位“提高”(但明封暗贬是隐性的手段),既有封爵又有封地,而且经济收入较以前增加了数倍。从社会地位与经济收入方面来讲,汉人说宣帝对待刘贺——“于贺甚厚”是有根据的。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