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实词虚化的两个平面

关注“壹学者”微信 >>
3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钱宗武

作者简介:钱宗武 汤莉莉 扬州大学文学院

人大复印:《语言文字学》2004 年 01 期

原发期刊:《长江学术》2003 年第 .第五辑 期 第 175-185 页

实词虚化就是实词的词汇意义不断弱化语法意义不断强化的过程。这是一种特殊的复杂的语言现象。本文通过对今文《尚书》副词形成动因和演变机制的考察研究,以期归纳总结文献语言实词虚化的规律。

汉语中副词很早就形成了独立的词类。甲骨文中就有了一定数量的副词。今文《尚书》已形成较为成熟的副词系统,副词凡153个。其中,复音副词13个,单音副词140个。通过穷尽性地逐一分析今文《尚书》的副词语例,综合王力先生、胡裕树先生、周秉钧先生、杨伯峻先生和何乐士先生等诸位前辈学者对副词的分类,我们把今文《尚书》的副词分为九个类型:情态副词、关联副词、时间副词、表数副词、程度副词、范围副词、否定副词、语气副词和表敬副词。下面列出今文《尚书》中的所有副词(按音序排列),括号内标明其用法及使用次数:

必(情态1)、比(情态1,时间1)、毕(范围2)、别(情态3)、并(范围6)、不(否定281)、常(时间2)、崇(程度3)、初(时间5)、徂(时间1)、大(程度39)、达(范围1)、殆(程度1)、单(范围1)、诞(程度6)、荡荡(情态1)、典(时间3)、笃(情态3,程度1)、毒(程度1)、断(情态1)、断断(情态1)、端(关联1)、多(程度10)、凡(表数1,范围3)、反(语气1)、方(范围6,时间2)、棐(否定1)、匪(否定1)、非(否定42)、分(情态2)、否则(关联3)、敷(范围7)、弗(否定48)、复(表数1)、敢(表敬6)、刚(情态1)、赓(情态1)、共(范围6)、姑(时间2)、古(时间5)、汩(情态1)、呱呱(情态1)、浩浩(情态1)、恒(范围1)、弘(程度1)、洪(程度2)、皇(程度2)、荒(程度1)、即(关联2,时间2)、既(时间,语气1)、疾(时间2)、极(范围1,程度2,时间1)、及(情态2)、夹介(程度1)、将(时间5)、交(范围1)、简(情态1)、皆(范围8)、介(情态1)、今(时间61)、尽(范围7)、敬(情态1,表敬18)、旧(时间3)、具(范围2)、厥(语气1)、俊(时间2)、孔(程度3)、劳(情态1)、乱(情态2)、屡(表数3)劢(情态1)、懋(情态3)、弥(时间1)、面(情态3)、勉(情态1)、昧昧(情态1)、明(情态11)、末(时间2)、乃(关联115,时间4,语气1)、难(情态2)、农(情态2)、旁(范围1)、丕(关联5,程度11,否定2)、丕乃(关联3)、丕则(关联1)、其(关联21,时间27,语气68)、岂(语气1)、勤(情态7)、钦(程度2,表敬1)、日(时间4)、如(关联1,语气1)、若(关联15)、善(情态2)、少(程度1)、尚(关联8,语气9)、尚迪(关联1)、尚猷(关联1)、矧(关联3)、慎(情态4)、时(情态5,时间1)、始(时间3)、试(情态2)、庶(语气2)、率(情态3,范围1)、肆(情态1,时间11)、斯(关联4,范围1)、同(范围1)、罔(否定36)、往(时间2)、惟(关联5,范围38)、未(否定12)、无(否定86)、勿(否定19)、翕(情态1)、悉(范围4)、昔(时间5)、遐(时间1)、先(时间1)、咸(范围20)、相(范围5)、屑(范围1)、协(情态3)、新(情态1,时间3)、胥(范围17)、飏(情态1)、易(情态1)、亦(关联55)、肄肄(情态1)、彝(时间1)、一(范围1)、翼(语气2)、义(语气1)、已(时间1)、淫(程度2)、庸(关联1,时间1)、永(程度2,时间17)、用(关联14,时间3)、攸(关联5)、犹(关联4)、有(表数1)、又(表数19)、允(情态4,时间1)、在(语气1)、哉(时间2)、赞赞(情态1)、则(关联37)、肇(情态2,时间2)、祗(表敬4)、职(语气1)、终(时间2)、自(情态5)、兹(关联2,程度1,时间6)、作(关联5,时间1)。

副词的来源和演变机制是复杂的。今文《尚书》140个单音副词由实词引申虚化而来的有82个,由实词同音假借而来的有49个,引申兼假借而来的有7个,用本义者2个。实词词义抽象化是今文《尚书》副词的主要来源,另外,今文《尚书》中亦有许多副词源于实词的同音假借。古汉语单音副词源于实词,其演变过程就是两种形式:引申和假借。二者分属两个不同的范畴:词汇意义范畴和语法意义范畴。实词虚化就在这两个不同的平面上层开。前者是在语义平面上,词义不断抽象化,引申转化而实现实词虚化;后者是在语法平面上,通过同音假借,实词的功能语法化而实现虚化。

1、语义平面上实词语义的虚化

实词的虚化在语义平面上是一个历时的不断持续发展的过程,从一个词义引申点到另一个引申点,源与流不断地延续衔接。实词虚化为副词后,虚化进程并未中断。实词语义虚化实际包括三个阶段:实词向半实半虚的副词转化;副词内部词义稍虚的小类向词义更虚的小类转化;半实半虚的副词向完全的虚词诸如介词、连词转化。

1.1 实词向副词转化

今文《尚书》中部分副词源于实词,主要是名词、动词和形容词的词义虚化。有些属于实词本义的直接引申虚化,有些属于实词引申义的间接引申虚化。

1.1.1 实词本义直接引申虚化为副词。

这种实词语义虚化的路径是由实词的本义直接引申虚化为副词。

名词本义直接虚化为副词。例如:

典,《说文》:“典,五帝之书也。”“五帝之书”为常宝之书,故引申虚化为“经常”,用作时间副词。《周书·康诰》:“封,勿替敬,典听朕告,汝乃以殷民世享。”清代孙星衍疏《康诰》曰:“《释诂》云:‘典,常也。’言往就国,勿替其敬,常听我诰,则汝用是殷民世享其国矣。‘典’字下属为句,《酒诰》‘典听朕教’,又云‘汝典听朕教’,又云‘汝典听朕毖’,正与此同。”(《尚书今古文注疏》页372)

末,本义是树的末梢,树的末梢是终了之处。由其名词本义引申表时间之“末”。《周书·召诰》:“王末有成命,王亦显。”《词诠》:“末,时间副词,晚也。”

时,《说文·日部》:“时,四时也。”本义为名词,引申虚化作时间副词,有“经常”义。《古汉语虚词类释》认为“时”之“常”义“似由‘时节’之义引申虚化而来,时节有常,故‘时’得以训‘常’。”(页493)《周书·康诰》:“我时其惟殷先哲王德。”时,即“时时”、“时常”。

彝,《说文·糸部》释为“宗庙常器”,《说文解字注》:“彝,本常器,故引申为彝常。”“彝”由其本义引申虚化作时间副词,表示“经常地”。见于《周书·酒诰》:“文王诰教小子有正有事,无彝酒。”《尚书正读》:“彝,常也。”(页173)

动词本义直接虚化为副词。例如:

断,《说文·斤部》:“断,截也。”《释名疏证补》:“断,段也。分为异段也。”本义当为以斧断物。今文《尚书》中“断”可用作情态副词,表“断然”“决然”之义,实其本义直接引申虚化。例见《商书·盘庚中》:“我先后绥乃祖乃父,乃祖乃父乃断弃汝,不救乃死。”今文《尚书》的情态副词还有“分”、“别”、“必”、“刚”、“慎”、“协”等亦为同形动词本义的直接虚化引申。

复,《说文·彳部》:“复,往来也。”《说文解字注》:“《辵部》曰:返,还也;还,复也。皆训往而仍来。”“复”由“往来”义引申虚化为表数副词,有“又”“再”意。《周书·召诰》:“太保乃以庶邦冢君出取币,乃复入赐周公。”《词诠》:“复,副词,又也,更也,再也。”

共,甲文和金文字形皆象两手持物之形。张舜徽先生以为“拱”之初文,其《说文解字约注》曰:“今湖湘间谓两人共持物而上举,曰‘拱上去’,当以此为本字。”两手持物或两手举物皆需共同发力,故引申有“共同”之义,作范围副词。《虞书·皋陶谟》:“万邦黎献,共惟帝臣,为帝时举。”《词诠》:“共,副词,同也,皆也。”

同,《说文》:“同,合会也。”本义为动词,引申虚化为范围副词,有“共同”义。例见《虞书·皋陶谟》:“同寅协恭和衷哉!”“共”和“同”均由其动词本义虚化为副词,表示“共同”,后本义渐不用,引申义用法得以强化,因“共”和“同”经常同义并用,至现代汉语中“共同”紧缩成了一个复合词。

形容词本义直接虚化为副词。例如:

善,本义“好的”,是个形容词,引申虚化为情态副词,《词诠》:“表态副词,今言‘好好地’。”“善”在今文《尚书》中既有形容词用例又有副词用例。《商书·盘庚上》:“用德彰厥善。”此善为形容词,用本义。《周书·费誓》:“善敹乃甲胄,敿乃干,无敢不吊!”此“善”为副词,用引申义。

殆,《说文》:“殆,危也。”本义为形容词,《说文解字注》:“危者,在高而惧也。引申之凡将然之词皆曰‘殆’,曰‘危’。”引申虚化为副词表示差不多达到某一程度,可译为“几乎”、“差不多”。《周书·顾命》:“今天降疾,殆弗兴弗悟。”《词诠》:“殆,副词,近也,几也,或然之词也。”今文《尚书》程度副词中“毒”、“皇”、“丕”、“少”等亦由其同形同义形容词引申虚化而来。

数词本义直接虚化为副词。例如:

一,本为数词,甲骨文中即已广泛使用,因为“一”为基数之首,“一生二,二生三,三生无穷”,故引申为范围副词,表“全”、“都”等义。今文《尚书》“一”既可用作数词亦可用作副词。《虞书·尧典》:“修五礼、五玉、三帛、二生、一死贽。”此“一”为数词,本义。《周书·金縢》:“乃卜三龟,一习吉。”此“一”为范围副词。周秉钧《尚书易解》:“一,皆也。习,重复也。”(页150)

由实词本义直接引申虚化而成的副词,虚化后的词义和本义之间在词汇意义上的联系清晰可见。

1.1.2 实词引申义间接引申虚化为副词。

这种实词语义虚化的路径是先由实词的本义先引申出新义,再由这个新义引申虚化为副词。

洪,《说文·水部》:“洪,洚水也。”《说文解字注》:“《释诂》曰:‘洪,大也。’引申之义也。”又由“大”义进一步引申虚化表程度之甚。《周书·多方》:“罔丕惟进之恭,洪舒于民。”

将,《说文·寸部》:“将,帅也。”本义为“率领”义,“将”由“率领”义引申有动词“行进”义,又由“行”引申而有时间副词“将要”、“将欲”义。《助字辨略》:“《广韵》云:‘将,行也。’‘行’亦欲辞,故训‘将’为‘行’。行得为欲者,凡有所行,皆是欲如此也。方欲如此而犹为如此,曰‘将’。”《商书·盘庚中》:“今予将试以汝迁,安定厥邦。”“将”表示动作行为发生在将来时间。

尽,《说文·皿部》:“尽,器中空也。”“空”即“无”、“没有”,由此引申有“完了”义,作动词。由动作之完结引申有“完全”、“全部”、“都”之义,作范围副词。《商书·盘庚上》:“重我民,无尽刘。

上一篇

下一篇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