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马恩“意识形态”概念的多义性及其实践意蕴

关注“壹学者”微信 >>
20 1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肖士英

作者简介:肖士英,陕西师范大学哲学与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西安 710119

人大复印:《哲学原理》2018 年 05 期

原发期刊:《探索与争鸣》2018 年第 20181 期 第 50-57,63 页

关键词: 马克思/ 恩格斯/ 意识形态/ 多义性/ 关系/ 实践意蕴/

摘要:马克思恩格斯意识形态概念的涵义,是多层面的而非单一的;是历史性的而非凝固的,其中部分涵义仅在特定条件下成立,随着相应条件的消失,会被新涵义代替;多层涵义间存在着或对立统一或相互渗透或并立存在等复杂关系,而非仅呈现为简单对立和相互替代关系。与此相对应,马恩视野中的意识形态,具有认识论层面、本体论层面、意义论层面、社会治理工具论层面、社会机理要素论层面、政治实践论层面等多维意涵,是关于社会生活的总体性安排的意识整体,凸显多层面性、整体性、历史性、综合性等特征。该概念涵义上述特性,决定了该概念具有丰富复杂的多向度和历史性的实践意蕴。

学界关于马克思恩格斯意识形态概念本然涵义的既有认识,尽管不乏合理观点,但总体上看,存在着片面化、简单化和僵化等缺陷,从而使得该概念部分涵义被遮蔽,也使其不同涵义间的关系被扭曲。其结果既使得马恩意识形态思想被狭隘化、庸俗化,也弱化了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理论概念基础的科学性,而且难免会阻滞中国社会主义主流意识形态实践的健康发展。可见,准确把握马恩意识形态概念的本然涵义,是不容回避的研究课题。

马克思恩格斯“意识形态”概念涵义研究的现状

学界对马恩意识形态概念涵义的理解主要有如下观点:

第一,认为其涵义即一定的信仰和意义体系。例如,有论者认为,其涵义除指“一定的阶级所特有的信仰体系”和“一种由错误观念或错误意识构成的幻觉性的信仰体系,这种体系同真实的或科学的知识相对立”[1]外,还指“生产各种意义与观念的一般过程”[2]。第二,认为其涵义既指称特定的认知形态,又指称特定的政治功能状态。例如,有论者认为其涵义既指幻觉和暗示,是“一个纯粹的梦”[3],又指政治实践功能的国家机器,从而呈现为“功能性概念”。第三,认为该概念涵义表征歪曲对象的观念与非歪曲对象的两种观念形态的对立。例如,认为其涵义呈现为“否定的”(即指某种歪曲的思想)和“肯定的”(指社会意识的整体形式或一切社会阶级的所有政治观念)的对立[4],并为前者辩护。第四,认为其涵义有狭义、广义之分,前者指特定集团的政治主张,后者指一切集团的政治主张。例如,认为该概念呈“限制性概念,因为它把这个概念限定在特定的政治信念体系”和“包容性概念,因为‘意识形态’适用于所有政治学说”[5]两类范畴。第五,认为其涵义指从属性的观念体系,既依赖于被从属对象而生成存在,又服务于特定的被从属对象。例如,认为可把马克思的意识形态概念“描述为‘副现象概念’,因为它把意识形态视为取决于和来自于经济条件与阶级生产关系”[6]。第六,认为其涵义指缺乏客观性的理论体系。例如,认为该概念分别指称“唯心论”和“辩护性的思想体系”两重涵义,前者“指的是唯心主义者关于意识本质的看法,包含有典型的唯心主义者的‘方法’和‘分析模式’”。后者指把具体的“思想形式、认识范畴、自己社会或集团的利益和价值观”,视为一种“普遍有效”的存在。[7]第七,认为其涵义指具有论战和诠释属性的理论。例如,认为该概念具有“论战性的、揭露的”、“解释的、本质上是功能性的”以及“批判-哲学的”等涵义。[8]第八,认为其无肯定性涵义,该内容不具有积极的建设性的属性。例如,主张该概念具有“非评价和非判断的”描述性的中性涵义、作为“错觉或虚假意识”的否定性涵义,但尚不具有列宁等人后来揭示的肯定性涵义。[9]第九,从问题所归属的领域的角度来理解其涵义。例如,认为其涵义是“存在论概念而不是知识论概念”,判定“意识形态论不是为了颠倒虚假意识来获致真理性认识,更不是为了建构一个一般社会认识理论,而在于通过意识形态批判来揭示人类生存的状况,并谋求这种生存状况的改变”[10]。第十,认为其涵义是多层面的。例如,有论者判定其具有“认识属性、语言属性、社会结构属性和阶级属性”四重“家族相似”的描述性涵义。[11]

上述观点不乏洞见,但也有如下主要缺陷:其一,对该概念一些涵义的内在差异缺乏深入阐发。例如,尽管指出该概念具有认识论涵义,但未看到该涵义的内在差别。其二,未看到该概念诸如社会治理工具论、社会机理要素论、潜在的科学论等层面的涵义。其三,对不同涵义间关系及其历史性缺乏分析,未把握涵义的动态性和不同涵义间复杂内在关联。其四,把“虚假意识”涵义与作为科学的涵义简单对立,忽视了它们的统一性。其五,未能准确而充分地把握其多义性涵义。总之,既有研究仅把握了该概念部分而非其全部涵义,又忽视了其涵义的历史性,更未能正确把握该概念不同涵义间的关系,从而把其涵义简单化抽象化凝固化了。

马克思恩格斯“意识形态”概念内涵的多义性

无论人们对意识形态涵义的认识有怎样的差异,意识形态是人们关于社会公共生活的应然性主张,却是人们的共识。社会公共生活的复杂性历史性,决定了源于社会公共生活的意识形态的涵义,也势必是复杂的历史的,从而其涵义难免会具有多义性。综观马恩使用该概念的不同文献,可发现其赋予该概念的内涵,正是多义性的。

(一)认识论层面的涵义

所谓认识论层面的涵义,即马恩基于人类认识内在特性,赋予意识形态的相关涵义。

其一,作为幻象的意识形态概念。马恩指出:“如果在全部意识形态中人们和他们的关系就像在照相机中一样是倒现着的,那么这种现象也是从人们生活的历史过程中产生的,正如物象在眼网膜上的倒影是直接从人们生活的物理过程中产生的一样。”[12]“意识形态家……制作了一幅因脱离现实基础而扭曲的、像在凹面镜上反映出来的头足倒置的画像。”[13]马恩还指出,施蒂纳“真正相信意识形态的各种抽象思想统治着现代世界,他深信他在其反对‘宾词’、反对概念的斗争中攻击的已不是幻想,而是统治世界的现实力量”。[14]马恩之所以赋予意识形态以如此“幻相”或“颠倒意识”的涵义,是因为他们认为意识形态表征的并非真实的东西。从马恩如上论述不难看出,意识形态之所以呈现为如此“幻相”或“颠倒意识”,并非人刻意把虚幻的东西判断为真实的东西的产物,而是人对虚幻的东西信以为真的结果。故“幻相”并非虚假的,而是人自以为真实但并不真实的东西;虚假的则是人刻意为之的结果。这就是说,“幻相”不是自觉的,虚假的则是自觉的,从而二者不能等同起来。可见,作为“幻相”或“颠倒意识”的意识形态,并不具有刻意的欺骗性。不过,其终究是一种唯心主义的意识形态。

其二,作为脱离实际的理论的意识形态。马恩指出:“不要以为,对天体现象的研究……除了和研究其余的自然科学一样能够获得心灵的宁静和坚定的信心之外,还能达到别的目的。我们的生活需要的不是意识形态和空洞的假设,而是我们要能够过恬静的生活。正如生理学的任务一般是研究最主要的事物的原因一样,这里幸福也是建立在对天体现象的认识基础上的。”[15]该论述把“意识形态”与“空洞的假设”并列使用,表征了意识形态是脱离实际的空洞理论的属性。而如此的意识形态则必须被抛弃:“问题并不在于实现某种空想的体系,而在于要自觉地参加我们眼前发生的革命改造社会的历史过程。”[16]

其三,作为无意识的不自觉产物的意识形态。马恩指出:“意识形态是由所谓的思想家通过意识但是虚假的意识完成的过程。推动他的真正动力始终是他所不知道的,否则这就不是意识形态的过程了。”[17]该论述指出了人们建构意识形态的动力始终是人们所不知道的。这意味着尽管人们会提出这样那样的意识形态主张,但人们对驱动其主张的真正动力、真正原因未必自觉,而可能是无意识的,从而意识形态就可能是一种人们无意识地不自觉地建构起来的产物。同样的论述还有:“任何意识形态一经产生,就同现有的观念材料相结合而发展起来……人们头脑中发生的这一思想过程,归根到底是由人们的物质生活条件决定的,这一事实,对这些人来说必然是没有意识到的,否则,全部意识形态就完结了。”[18]显然,该论述仍强调了意识形态生成的无意识属性。

其四,作为科学的意识形态。如前所述,马恩针对统治阶级把其特殊利益说成是普遍利益的事实,判定反映统治阶级利益的意识形态是“虚假意识”。但马克思又指出,“只要不再有必要把特殊利益说成是普遍利益,或者把‘普遍的东西’说成是占统治地位的东西,那么,一定阶级的统治似乎只是某种思想的统治这种假象才能完全自行消失”[19]。这意味着,在该条件下,意识形态就不再是“虚假意识”,而是体现社会共同利益诉求的关于社会秩序安排的主张。而这种意义上的意识形态,就可能是科学的。这表明,在马克思看来,只要相应条件具备,意识形态具有的虚假意识这一属性就会脱落,从而就可能呈现为科学。可见,马恩尽管未直接赋予意识形态以科学这一涵义,但其理论的内在逻辑中,显然已包含这一涵义。

(二)本体论层面的涵义

所谓本体论层面的涵义,即马恩着眼于作为社会历史根本前提和基础的物质资料生产方式与意识形态间的关系,赋予意识形态的涵义。

这具体表现为马恩揭示的作为掩盖关于社会秩序安排的主张真实动机意义上的意识形态涵义,即所谓作为“虚假意识”的意识形态。马恩之所以视其为“虚假意识”,缘于其把所张扬的特殊生产方式鼓吹为普遍有效的生产方式这一本质。马恩指出:“每一个企图代替旧统治地位的新阶级,就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不得不把自己的利益说成是社会全体成员的共同利益。”[20]“资产者的假仁假义的虚伪的意识形态,用歪曲的形式把自己的特殊利益冒充为普遍的利益。”[21]把代表本阶级利益的关于社会利益资源分配的主张,判定和论证为代表全社会的利益,这正是具有欺骗性虚伪性的意识形态的根本特征和本质属性。有论者把马恩赋予意识形态的“虚假意识”这一涵义,与“颠倒意识”等涵义等同起来,甚至把这种“虚假意识”意义上的意识形态简单地判定为“唯心主义的意识形态”[22]。这就把马恩赋予意识形态“虚假意识”这一涵义泛化、模糊化了。

马恩赋予意识形态“虚假意识”这一涵义,所指并不是抽象的不确定的,而是专指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欺骗性、“假仁假义的虚伪”性。除该特定义项外,“虚假意识”并不具有其他涵义。忽视这一点,把其他涵义涵盖在“虚假意识”这一具有特定所指的涵义下,就会淡化马恩赋予意识形态这一概念的战斗性,也会弱化其科学性。由于作为具有这种特定涵义的“虚假意识”的意识形态是为资产阶级利益服务的,这一点充分体现了历史唯物主义揭示的社会存在与社会意识间的本然关系,故这种“虚假意识”意义上的意识形态,恰好顺应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在此意义上,它恰好不是唯心主义的,反而体现着唯物主义精神的意识形态。这意味着把这种作为“虚假意识”意义上的意识形态判定为所谓“唯心主义的意识形态”,恰好是对这种意识形态本质的根本误读和扭曲。可见,简单否定或肯定马恩关于意识形态是虚假意识这一论述的观点,都把问题绝对化简单化片面化和抽象化了。从根本上看,按照马恩相关论述的逻辑,意识形态作为“虚

上一篇

下一篇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