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改革的成就、经验和意义  

关注“壹学者”微信 >>
9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汪海波

作者简介:汪海波,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北京 100732

人大复印:《体制改革》2018 年 05 期

原发期刊:《经济与管理研究》2018 年第 20182 期 第 3-18 页

关键词: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 成就/ 经验/ 意义/

摘要:本文以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经济制度,把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基层生产单位从政府附属物改造成为独立的市场主体(对其中的国有经济还要实现从主要管企业到主要管资本的转变)两方面为基础,兼以描述发挥作为市场经济核心的价格机制在社会生产资源配置方面的基础作用总结了改革的成就。依据改革实践和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提炼了十二项重要经验。从促进中国经济发展跃上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把中国维护世界和平和发展人类进步事业的作用推进到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彰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划时代的伟大胜利三方面论述了改革的意义。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已经开展了四十年,对改革的成就、经验和意义进行总结,对于发展改革理论,推进改革不断深化,在国际上传播中国方案,充分认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大意义,都十分重要。

一、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成就

中国在1956年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以后,就基本上建立了单一的社会主义公有制以及与之相应的计划经济体制。之后经过二十多年,这种单一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和计划经济体制又得到了进一步强化。

1978年召开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从根本上纠正了此前长期存在的“左”的错误,重新确立了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把党的工作重点转移到以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为中心的轨道上来,并提出了改革开放的方针。自此中国开启了经济体制改革的征程,至今已有四十年。

依据改革在各个发展阶段上的特征,可将改革进程划分为以下五个阶段:一是市场取向改革的起步阶段(1978—1984年),二是市场取向改革的全面展开阶段(1985—1992年),三是市场取向改革的制度初步建立阶段(1993—2000年),四是市场取向改革的制度完善阶段(2001—2011年),五是以市场取向改革为重点的全面深化改革阶段(2012—2020年)[1]①。

中国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并不是要根本否定社会主义经济制度,而是要把原来的计划经济体制改造成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这就是中国经济改革的实质,也是衡量改革成就的根本标尺。

第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基本经济制度的建立和发展。

不同的生产资料所有制的共同存在从来都是发达的商品经济(以社会化大生产为基础的商品经济,即市场经济,下同)产生和发展的基本条件。在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亦复如此。因此,以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的多种所有制的共同发展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得以建立和发展的基本条件。

中国经济体制基本框架包括八个方面:建立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现代企业制度、现代市场体系、宏观调控体系、现代分配制度、社会保障制度、开放型经济和市场中介组织[2]。正如生产资料所有制是生产关系的基础一样,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制度也是整个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基础。因此,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建立和发展是改革成就的一个基本方面。

中国在1956年社会主义改造以后,原来的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基本上改造为社会主义国有经济,原来的个体经济也改造成为社会主义集体所有制经济,私有经济所剩无几。经过之后的二十年时间,私有经济就被扫荡无遗,濒临绝迹!

但1978年以来,经过改革,从零起步的非公有制经济已经发展成为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有数据显示,2016年非公有制经济(包括个体工商户、私营企业和外商投资企业,下同)占国内生产总值的60%以上[3]。其余下的占比,就是公有制经济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占比。这表明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在经济总量中的占比已大幅下降,非公有制经济的占比大幅上升。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经济制度就建立并发展起来。

以上是从整个国民经济来说的,下面再以在国民经济中居于主导地位的工业在这方面取得的成就做进一步说明。表1所列的数字清楚表明:伴随改革在各个阶段的进展,社会主义国有工业在工业增加值总量中的占比趋于大幅下降,而非公有制经济工业的占比趋于大幅上升。前者由1978年的77.6%下降到2016年的24.7%,后者由0%上升到57.1%[1]。

上述国内生产总值构成和工业增加值构成,确凿无疑地证明:改革以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经济制度已经建立和发展起来。

第二,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基层生产单位已经和正在改造成为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要求的市场主体。

社会基层生产单位成为独立的市场主体历来都是市场经济得以建立和发展的另一个基本条件。这一点在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也不例外。但在改革以前,无论是国有经济,还是集体经济,其基层生产单位都不是独立的市场主体,前者是政府附属物,一切生产经济活动均听命于政府行政指令,后者是准政府的附属物,大体上也是如此。这是一种适应计划经济要求的基层生产单位的形式,但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要求完全不适应。因此,要建立社会主义市场主体,就必须在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前提下,将这种作为政府附属物的基层生产单位改造成为独立的市场主体;否则,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不可能建立。

改革以来,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生产单位已经或正在改造成为市场主体。就国有经济来说,其基层生产单位的大部分已经完成了公司化改造,余下部分也正在加紧进行。据统计,到2016年底,全国国有企业公司制改制面已经达到了90%以上;国资委监管的中央企业,其各级子公司改制面已经超过92%。按照2017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中央企业公司制改制实施方案》要求,国资委监管的中央企业在2017年全部完成公司制改造[4-5]。但对国有经济来说,仅仅实现基层生产单位的公司化改造,最多只完成了改革任务的一半,其另一半就是要从对国有企业监管层面实现由主要管企业到主要管资本的转变。这是实现政企分开、政资分开的必经途径,也是使国有企业成为独立的市场主体的前提条件。党的十八大以来,这方面的改革也已启动。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是实现以管资本为主的一个重要方面。2014年国资委从诚通集团、中国国新集团两家中央企业启动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2017年,又有国投、中粮、神华、宝武、五矿、招商局、中复、保利8家中央企业进行这方面的试点。在37个省级国资委中,已有21个组建了52家国有投资运营公司。试点企业已经取得良好效果。10家试点中央企业2016年实现利润总额2450亿元,比上年增加765亿元,同比增长45%,远远超过中央企业的平均水平[6]。今后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工作,有望加速进行。

就农村集体经济来说,在20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就将以生产队所有制为基础的农村人民公社制度改造成为以农户家庭承包制为基础,并与集体经营相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据统计,到1983年末,全国实行联产承包制的生产队已经占到生产队总数的92.3%[7]。这种以“二权”分置③为特征的农村经济改革,使得承包土地的农户拥有独立的经营自主权,从而成为独立的市场主体。后来为了适应农村经济发展(特别是发展规模经营)的需要,从2003年开始,就确认了承包土地的农户对承包地的流转权。于是又开启了以“三权”分置④为特征的农村经济改革。有数据显示,到2016年底,在全国拥有承包地的2.03亿农户中,已有近7000万农户部分或全部流转了土地的承包经营权;农村流转的土地已达到4.7亿亩,超过了承包地总数的35%。实践表明:以“三权”分置为特征的农村经济改革,进一步完善了农村土地产权制度,强化了承包土地的农户的市场主体地位。

上述情况表明:在论及中国经济改革成就时,如果只讲上述第一点,而不讲第二点,那是很不全面的。实际上,第一点只是表明改革所有制结构方面的基本成就,而第二点则表明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基层生产单位由原来作为计划经济的实现形式到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形式的转变。这也是改革成就的一个基本方面。无论是缺少第一点,还是缺少第二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都不可能建立。

至于非公有制经济,其本身就是市场主体,不存类似在公有制经济中生产单位改造为市场主体的问题。

第三,价格已经并正在越来越大的程度上成为中国社会生产的调节者。

从一般意义上说,市场经济的本质含意就是市场成为社会生产的调节者。当然,基于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特点,中国实行的并不是古典的自由放任的市场经济,而是现代的国家对宏观经济调控的市场经济,并且是有较多国家调控的市场经济[8]。但在这方面有一个度,即必须使市场成为社会生产资源配置的基本方式。超过了这个度,就又回到了计划经济。

市场作为社会生产的调节者,主要是通过作为其核心机制的价格实现的。因此,价格的市场化就成为衡量中国市场取向改革成就的又一个基本标志。

改革以前,在计划经济体制下,从总体上说,产品和要素价格都是由国家指令计划决定的。这是计划经济体制的主要特征。

但改革以来,不仅已经逐步形成了由产品(包括服务)市场和要素市场等构成的比较完整的市场体系,而且其价格决定也在不同程度上,并在愈来愈大的程度上实现了市场化。这一点在产品价格决定上体现得最为明显。表2的数据表明:伴随改革在各个阶段的进展,产品价格已经基本上实现了市场调节。在1978—2007年,政府指令定价在农副产品销售总额、社会零售商品总额和生产资料销售总额中的占比分别由92.7%下降到1.1%,由97.0%下降到2.6%,由100.0%下降到5.4%[1]。

诚然,在改革进程中,产品和要素价格改革的进展是有先有后的。总的说来,在产品价格市场化方面,生产资料价格市场化,滞后于消费品价格市场化;在产品和要素价格市场化方面,要素价格的市场化滞后于产品价格市场化;在要素价格市场化方面,资本价格市场化滞后于劳动力价格市场化;在资本价格的市场化方面,汇率的市场化又滞后于利率的市场化。

但总体上看,当前中国不仅基本实现了产品价格市场化,而且要素价格也在不同程度上,并正在走向基本实现市场化。不仅劳动力价格早已实现了市场化,利率也在近几年基本实现了市场化,汇率市场化也加快了实现的步伐。

上述反映中国改革成就的三个基本方面,虽然没有包括改革的全部成就,但从这里仍然可以做出结论:中国经济改革经过前述五个阶段的发展,不仅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已经建立起来,而且得到了进一步发展。

这里还需要着重指出:上述事实还凸显了党的十八大以来在改革方面取得的更为巨大的成就。习近平总书记对此做过一个很好的概括。他说,党的十八大以来,改革全面发力、多点突破、纵深推进,着力增强改革体系性、整体性、协同性,压茬拓展改革广度和深度,推出一千五百多项改革举措,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取得突破性进展,主要领域改革主体框架基本确立[9]。习近平总书记这里说的改革是包括经济体制、政治体制、文化体制、社会体制和生态文明体制等方面的改革。但经济体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显然,习近平总书记的这个论述,准确地反映了全面深化改革的进展,尤其是准确反映了作为改革重点的经济体制改革的进展。

当然,中国面临的改革任务还很艰巨,还处于改革的深水区和攻坚期。要完成经济体制改革的任务,还要做艰苦的工作。但改革的历史经验表明: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导下,实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二○二○年,在主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上取得决定性成果,完成本决定提出的改革任务,形成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使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10],是完全可以预期的。

二、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经验

中国在建立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方面积累了丰富的有益经验。

就社会主义各个国家经济体制发展的历史看,计划经济体制在历史上都起过重要的积极作用,否定这一点是不符合史实的。但社会主义各国发展的历史也表明:伴随经济的发展,计划经济体制不适合社会生产力发展和不利于巩固社会主义制度的事实也早已充分显露出来。但在这方面的改革之所以裹足不前,迟迟不能启动,其中一个决定性的因素是由马克思主义创始人提出的,并一直得到社会主义各国奉行的理论,即在生产资料公有制取代资本主义私有制以后,商品经济也就随之消亡,取而代之的是计划经济。这样,商品经济就被看成是资本主义经济的基本特征,计划经济是社会主义经济的基本特征,二者是根本不能相容的。所以,要进行旨在根本否定计划经济、建立市场经济的经济体制改革,首先就要在理论上根本否定社会主义公有制同商品经济(即市场经济)不能相容的理论,提出二者可以兼容的理论。这个关乎社会主义制度命运的理论问题,是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开创者邓小平解决的(详见本文第三部分)。但这个问题的最终解决,还有赖于在社会主义经济体制改革实践中创立社会主义公有制可以同市场经济兼容的实现形式。这个问题正是由中国社会主义经济体制改革的实践解决的。

就当前的实际情况看,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已经形成了社会主义公有制可以同市场经济兼容的形式。如前所述,其基本点有二:一是建立以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国有经济为主导的多种所有制同时并存、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二是将原来的国有经济改造成为商品经济的最主要载体,从而成为可以同商品经济兼容的经济形式。现在经过改革国有经济已经成为这种经济形式,并正在趋于完善。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把原来作为国有经济的基层生产单位的国有企业⑥改造成为公司制企业,并大力发展混合所有制企业,同时在对国有企业的监管方面实行由主要管企业到主要管资本的转变。对原来的集体所有制也创造了可以同商品经济兼容的形式。就在集体所有制经济占主要地位的农业集体经济来说,先是实行了以“两权分置”(即土地归集体所有,但承包土地的农户拥有土地的承包权)为特征的改革,使得承包土地的农户初步成为独立的市场主体。21世纪以来,又开始并正在实行以“三权分置”(即土地归集体所有,农户的承包权又分为承包权和经营权,在承包权不变的前提下,其经营权是可以流转的)为特征的改革。这就使得农户成为更完善的市场主体,更适合市场经济发展的形式。至于非公有制经济,天然就是同市场经济适应的,它们也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是促进公有制经济改革的重要因素。在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微观基础的同时,又在建立现代市场体系和宏观经济体制方面进行了相应的改革。这样社会主义公有制就从整体上成为可以同市场经济兼容的经济形式。当然,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其兼容的范围和程度还会随着改革的进展而进一步扩大和提高。从这方面来说,并从比较完整的意义讲,中国创立的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经验,就是实现社会主义经济制度与市场经济兼容的经验。

就已有的社会主义国家经济发展史看,实现社会主义公有制同商品经济兼容的经验,是中国的独一无二的创举。中国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主要是由于作为中国社会主义事业领导核心的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从中国的实际情况出发,探索并创造了一系列符合改革客观规律要求的途径。其中重要的有:

第一,在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最基本内容的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路线的指引下推进以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为目标的改革。这样,就既坚持了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又发展了市场经济;既避免了苏东国家由经济改革导致的复辟资本主义的邪路,又避免了1958年和1970年两次行政性分权导致的计划经济体制进一步强化的老路[7]。

第二,依据作为唯物论基本原则的实事求是,坚持解放思想,一切从实际出发。既不拘泥于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否定生产资料公有制条件下商品生产的理论,也不拘泥于社会主义各国长期把计划经济作为社会主义制度基本特征的实际,而是从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实际出发,确定必须进行市场取向改革。而且在整个改革进程中坚持改革举措都要经过试点,依据试点经验的总结,确定改革的进程。

第三,依据历史唯物论关于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这个最根本原理,坚持以生产力作为判断改革是非的根本标准。在这方面邓小平有过一个经典表述。他说:“判断的标准,应该主要看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是否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

下一篇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