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政治经济学视角下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关注“壹学者”微信 >>
2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方敏

作者简介:方敏,男,四川成都人,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北京 100871

人大复印:《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与实践》2018 年 05 期

原发期刊:《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 年第 20181 期 第 96-104 页

关键词: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政治经济学/ 结构性矛盾/ 虚拟经济/ supply-side structural reform/ political economy/ structural contradiction/ virtual economy/

摘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阶段以后经济工作的主线。运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和方法,可以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三个基本理论问题进行阐释。第一,生产首要性、生产与消费在社会再生产中的有机联系,而不是供求在交换中的表面联系,是理解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根本出发点,可以让我们避免在需求管理与供给管理、自由主义与干预主义之间摇摆不定。第二,结构性矛盾是社会再生产的内在矛盾,结构问题不能被唯一地归结为市场失灵导致的比例失调,它和生产的制度结构、生产的目的与性质也密切相关。我国经济发展中的结构性矛盾和结构问题长期存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一项长期任务而不是短期调控和管理。第三,政治经济学关于虚拟资本的基本原理是我们区别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理论依据。金融部门、房地产经济到底属于实体经济还是虚拟经济,取决于金融活动中的货币资本以及房地产商品(资本)是否从属于“货币资本—生产资本—商品资本”的资本循环过程,取决于资本收益是来自资本的价值增殖还是来自所有权转让带来的价值转移和价值分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着力发展实体经济,除了发展制造业,也要发展金融与房地产经济中属于实体经济的部分。

一、引言

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我们党在十八大以后作出的一项重大创新,从理论上丰富和发展了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实践中已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经济发展进入新阶段的经济工作的主线。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首次正式提出并进入人们的视野是2015年11月10日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工作会议,习近平总书记在会议上强调,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增强经济持续增长动力,推动我国社会生产力水平实现整体跃升。在“十三五”规划纲要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为经济政策的“主线”。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贯彻新发展理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并就如何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了战略部署。

什么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什么要采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如何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些问题近年来引起了理论界的广泛讨论。思考这些问题显然离不开对我国经济发展阶段性特征以及改革的定位和指向的认识判断。从最开始的“三期叠加”,①判断到适应把握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再到党的十九大明确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虽然每一个判断的具体表述不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定位和指向也从“稳定经济增长的治本良药”②上升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工作主线,但是这些重大判断的理论依据、时代背景、实践基础没有变。随着我们对经济发展阶段性特征和规律的认识更加准确、更加深入,理论上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认识和理解也在不断深化。比如,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刚刚提出的时候,有的人仍然延续需求管理的惯性思维,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简单视为需求紧缩政策;有的人以为这是在搞否定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新“计划经济”;③有的学者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定位于“新供给经济学”或中国特色的“供给管理”,但是仍然属于宏观调控和宏观经济管理的范畴;④有的学者提出“就理论的发展逻辑来看,‘供给侧改革’理论的背后是供给学派”;⑤等等。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经济发展进入新阶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必须不断发展和完善,对新时代提出的各种新命题做出既符合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方法、又符合中国经济发展阶段性特征和规律的新解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中的一项重大改革举措,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当中占有重要地位,必须得到明确的理论解释和论证,其中最基本的问题包括:政治经济学能否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基本的出发点和理论基础?能否说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根本性质?能否超越现有理论与政策并具有创新性?

本文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和方法出发,着重回答了有关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三个基本问题。第一,政治经济学如何看待供给与需求。第二,政治经济学如何理解结构性矛盾和结构问题。第三,政治经济学如何区分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搞清楚这些问题,对于我们理解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根本目的、性质和任务,分清它和西方宏观经济管理理论与政策的区别,是非常重要和必要的。

二、政治经济学视角下的供给与需求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的“供给侧”往往被视为“需求侧”的对立面。二者之间的这种对称性质似乎让我们无法确定哪一个更重要,从而也就难以在政策上找到偏向哪一侧的依据。为此,我们首先得从政治经济学的角度搞清楚供给与需求之间这种看似简单的关系。

供给与需求是市场经济的基本范畴,代表了交换的双方。市场交换关系的成立既离不开供给方(者),也离不开需求方(者),这是一个简单的事实。然而,如果我们从理论上分析供求关系就会发现其中包含的复杂性。一方面,供给和需求都是在一定的价格水平下形成的。所谓供给是指在一定时期的一定价格水平下生产者向市场提供的现实的商品和服务。所谓需求是指在一定时期的一定价格水平下消费者对商品和服务提出的有购买力的需要。如果缺少了价格参数,供给和需求就无从谈起。另一方面,按照西方经济学的价格理论,商品和服务的市场价格由供求决定,即供求一致时形成的市场均衡价格。因此,在供求分析和价格形成之间构成了理论上的循环论证,要打破这个循环只有借助均衡这个概念,使得供求与价格同时决定,从而保证理论可以“求解出”均衡价格。

但是这种解决办法却留有“后遗症”,进而造成了西方微观经济学与宏观经济学的分野:当我们分析微观层面的供求关系时,重点在于说明价格形成机制和价格水平的决定,即通过供求关系及其变化解释价格水平。但是当我们分析宏观层面的供求关系时,问题就颠倒过来了,重点在于说明市场价格机制能否使市场出清,即总供给和总需求保持一致。如果只是从微观层面和个体的交换行为考虑,供给与需求不存在任何矛盾,给定经济主体所接收的市场价格信号,理性的买卖双方只会在某个“合意的”价格水平上才会达成一致,这个“合意的”价格水平也就成了由买卖双方即供求所决定。然而,如果从总量和宏观的角度看,对个体来说是“合意的”市场价格却未必能保证总供给和总需求一致。总供求不一致的时候,或者表现为就业低于充分就业水平以及总产出低于潜在总产出水平,或者表现为市场价格水平的普遍上涨即通货膨胀。

为实现市场总供求平衡而进行的政府干预就是宏观经济管理。不论是供给侧的管理还是需求侧的管理都是从总量或宏观的角度考虑问题。要不要进行干预和管理,取决于是否认为市场能自发地实现总供求平衡。被称为古典经济学教条之一的“萨伊定律”代表了市场自由主义的传统,认为“供给会自动创造需求”,市场可以自动实现供求平衡。⑥而主张政府干预的凯恩斯主义通过否定“萨伊定律”,为现代宏观经济学开辟了新的道路。凯恩斯在《通论》中写道:“在《鲁滨逊漂流记》故事的交易不存在的故事中,个人的收入完全来自他的生产活动。他所消费掉的……只能是他自己生产活动的产物。古典学派把故事中的经济当成现实世界……古典学派错误的原因可能即在于此。”⑦通过引入边际消费倾向递减、资本边际效率递减和持币偏好等概念,凯恩斯论证了资本主义的现实经济可能存在有效需求不足问题,使得生产无法达到潜在总供给的水平并存在非自愿失业。为了避免由此带来的生产过剩和经济萧条,政府采取提高有效需求的干预措施是必要的。

以上可见,西方经济学围绕供求与价格展开的微观与宏观分析,是从相反角度考察问题的结果,同时也为自由主义和干预主义的政策分歧埋下了伏笔。

马克思早就指出,政治经济学不能只是在供求与价格之间的表面联系上兜圈子,批判了“价格由供求决定而同时供求又由价格决定这种混乱观点”。我们可以看到,“供求关系一方面只是说明市场价格同市场价值的偏离,另一方面是说明抵消这种偏离的趋势,也就是抵消供求关系的作用的趋势。……例如,如果需求减少,因而市场价格降低,结果,资本就会被抽走,这样,供给就减少。……如果供求决定市场价格,那么另一方面,市场价格,而在进一步分析下,也就是市场价值,又决定供求”⑧。这段话表明:一方面,供求是决定市场价格及其波动(偏离价值)的原因,另一方面价格的波动反过来又是使供求趋于一致的原因。所以,“在供求关系借以发生作用的基础得到说明以前,供求关系绝对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在马克思看来,供求与价格之间的这种相互作用只是价值规律的具体作用形式。这就为分析供求与价格问题找到了一个共同的基础——价值。同时,在市场经济中,价值的生产和价值的分配只有通过交换才能取得联系,也就是在市场上表现为供求与价格的关系。

政治经济学之所以能够为解释供求与价格关系提供更深层的理论基础,根本原因在于其不同于西方经济学的方法论,也就是马克思关于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之间关系的基本原理。在为政治经济学批判(即后来的《资本论》)所写的《导言》中,马克思指出生产、分配、交换、消费“构成一个总体的各个环节……一定的生产决定一定的消费、分配、交换和这些不同要素相互间的一定关系。当然,生产就其单方面形式来说也决定于其他要素。例如,当市场扩大,即交换范围扩大时,生产的规模就增大,生产也就分得更细。随着分配的变动,例如,随着资本的积聚,随着城乡人口的不同的分配等等,生产也就发生变动。随后,消费的需要决定着生产。不同要素之间存在着相互作用。每一个有机整体都是这样”。⑨具体到生产与消费之间的关系,二者既对立又统一,生产决定了消费的对象和消费的方式,消费则为生产提供了动力和目的。同时,生产和消费只有通过交换并以供给与需求的对立形式才能取得联系。

上述原理既包含了政治经济学的生产首要性命题,又指出了生产等四个环节在社会再生产过程中相互作用、有机统一的根本性质。它构成了政治经济学理解市场供求关系的理论基础,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解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根本出发点。从生产的首要性原理出发,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与社会主义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的根本任务相一致的。习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上的讲话指出:“一个国家发展从根本上要靠供给侧推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必须从生产端入手,使我国供给能力和供给质量更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从而实现社会主义生产目的。同时,政治经济学原理还强调生产与消费等环节之间的有机联系是社会再生产与经济发展顺利进行的必要条件。正如习总书记明确指出的,“我们讲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既强调供给又关注需求”“放弃需求侧谈供给侧或放弃供给侧谈需求侧都是片面的,二者不是非此即彼、一去一存的替代关系”。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要“增强供给结构与需求变化的适应性和灵活性”“实现由低水平供需平衡向高水平供需平衡跃升”,在经济发展中实现供需间的动态平衡。⑩生产首要性命题和四个环节有机统一的基本原理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基础,划清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西方经济学供给学派的界限,(11)从根本上保证了我们的基本经济政策不会像西方经济学那样在自由主义和干预主义之间来回摇摆。

三、政治经济学视角下的总量与结构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解决的突出问题是我国经济发展中存在的结构性矛盾。结构性问题或结构性矛盾在西方传统市场经济理论中是一个被长期忽视的问题。传统市场经济理论认为,由市场竞争机制和市场价格机制构成的市场经济机

上一篇

下一篇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