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中等收入群体在中国网络社会的角色与地位研究

关注“壹学者”微信 >>
39 1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郑雯

作者简介:郑雯,复旦大学新闻学院讲师;李良荣,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人大复印:《新闻与传播》2018 年 06 期

原发期刊:《现代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学报)》2018 年第 20181 期 第 92-95 页

关键词: 中等收入群体/ 网络社会/ 网络心态/ 安全感/

摘要:中国的中等收入群体,正取代“三低人群”成为网络社会主力军。近两年一系列舆情热点事件中,网民的用户结构、基本诉求、主要心态发生了重大变化,随之而来的是互联网结构环境的整体转型和网络舆论形势的深层重构。“安全感”成为基础型、底线型的网络社会心态;以“个人权利”“社会保障”“生活品质”为目标的民生议题成为网络表达的高发领域;“三高”“三低”特征是中等收入群体网络表达的主流。伴随着该群体的急速扩大和急速分化,其内部矛盾也成为影响网络舆论场平衡的重要动因。

按照世界银行的通常标准,2015年中国中等收入群体比例是44%,涉及5亿多人;按照中国自己设立的标准,即家庭年可支配收入9~45万元定义为中等收入家庭,2016年中等收入家庭占24.3%,涉及3亿多人①。无论从哪组数据出发,中国的中等收入群体数量已经发生质的飞越。

尽管社会学界对于“中等收入群体”“中产阶级”“中间阶层”等概念有着不同的定义,世界各国因经济发展水平不同也各有各的划分标准,但在中西方社会的诸多语境中,这些概念都表达了近似的含义,即受过良好教育、有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和中等程度收入的社会群体。依据文献,中国学者对中国的中等收入群体的基本共识是:

第一,由于划分标准不同,中国学者对当下中国中等收入群体的数量认定从10%左右到30%左右不等。2015年瑞信(CREDIT SUISSE)的调查显示,中国的中产阶级人数达到了1.09亿,首次超过了美国(9200万)②;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指出,中国的中产阶级(家庭年收入在1.15万和4.3万美元之间)人数从1990年代的几乎为零增长到今日2.25亿③。总体来看,20%左右是大家可以接受的大致数量比例。

第二,中国中等收入群体的主体是70后、80后和部分90后。这一年龄段是行政单位、事业单位、企业单位的业务骨干,相当高比例是台柱子。今后10年,他们将成为国家栋梁,是对我国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具有决定性意义的社会群体。麦肯锡在2013年发布的关于中国中产阶级的研究报告分析,最应受到关注的是被称为“第二世代”(GENERATION 2)的一群中产阶级,主要指改革开放以后出生的80、90后。到2020年,预计中国总消费额的35%将来自“第二世代”群体。④

第三,中等收入群体是中国未来发展最快的一个群体,将成为正在崛起的社会中坚力量。随着城镇化加速、大学教育普及以及经济发展,仅2016年大学毕业生就达770万,基本上都将加入这一社会群体。伴随中央“十三五”规划“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的诸多举措,预计未来10年,中等收入群体占人口比例将达到40%以上,成为中国社会最大的社会群体。

中国的中等收入群体,不仅在现实社会中崭露头角,亦已经走上网络社会的前台,深刻改变了互联网上长久以来充斥的“低年龄、低收入、低教育水平”的“三低人群”现状。事实证明,近两年一系列舆情热点事件中,网民的用户结构、基本诉求、主要心态已发生重大变化,随之而来的将是互联网结构环境的整体转型和网络舆论形势的深层重构。

一、结构反转:中等收入群体取代“三低人群”成为网络社会主力军

从世界范围内的互联网发展趋势看,高收入、高学历群体在互联网使用率上远远超过低收入、低学历群体,中等收入群体在全球各大网络平台和社交媒体上均表现活跃。

PEW INTERNET 2016年发布的美国互联网普及率报告显示,美国成年人的互联网使用率约为88%。收入越高的群体,网民比例越高,年收入比例低于30,000美元的人口互联网使用率仅79%,而年收入30,000美元以上的群体互联网使用率均达到90%以上;学历越高的群体,网民比例越高,高等学历的人口互联网使用率达到94%以上,而中等学历则为81%,低等学历则为68%。分析社交媒体的用户群体可以得到类似的结论⑤:在美国,21%的总人口使用推特,而高等学历群体中29%使用推特,年收入75,000美元以上的中等收入群体中30%使用推特,都显著高于均值。可见,收入、学历较高的中等收入群体在网络使用率上要明显高于底层群体。如今,这一趋势也逐渐蔓延到中国。

以中国目前最主流的社交网络平台为例:一方面,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产业与规划研究院发布的《2015年微信经济社会影响力研究报告》和《2016年微信用户数据报告》显示,在职业群体分布方面,企业职员的比例最高,2015年占比31.9%,2016年增长至40.4%。其他占比较高的中等收入职业群体包括个体户和自由职业者(2015年占比28.3%,2016年占比25.3%)、事业单位员工(2015年占比10.6%,2016年占比10.8%),这三类群体2016年总共占到微信用户总体的76.5%。与此同时,学生(无收入群体)群体用户减少,农民、待业人员、离退休人员等(低收入群体)群体的占比降低,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等收入群体已成为微信用户的主流。

另一方面,新浪微博数据中心发布的《2013年新浪媒体微博报告》《2015年度微博用户发展报告》和《2016年度微博用户发展报告》数据显示,拥有大学以上高等学历的用户已成为微博的主力用户,在2013年占70.8%,2015年占76%,在2016年增加到了77.8%。可见,微博的高等学历用户逐年增长,而中等学历、初等学历用户均呈逐年下降趋势。2016年的报告还显示,青年白领群体成为微博用户的主力群体。

与此同时,中国中等收入群体在知乎、果壳等专业性更强的知识社区中更加集中活跃,可以说,无论是在一般的大众社交媒体还是精英主导的专业化网络平台,受过良好教育、有着较为稳定的工作和中等程度收入的网民正在逐步提升影响力,取代“低学历、低收入、低教育水平”的“三低人群”成为网络主力。中等收入群体紧跟国际趋势,在网络舆论场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二、心态变迁:中等收入群体的网络表达特征

西方的中产阶层经历了长达300年的持续发展,有许多中产家庭代代相传;与西方不同,中国当今的中产阶层都是在改革开放以后出现。以前的中国中产阶层在改革开放前的历次政治运动中逐渐归于消失,当下的中产阶层都是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靠自己的努力打拼出来的。所以,中等收入群体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改革开放的天然拥护者,他们坚决拥护党的领导,与党的发展理念相契合,对党和国家具有极强的依附性。基于不断向上的内生愿望,安全、稳定、秩序是中等收入群体当前最大的诉求。

1.以“人身安全”“财产安全”“经济安全”为代表的“安全感”成为基础型、底线型的网络社会心态。

2016年以来,网络舆论热点发生转移,“安全”替代“反腐”成为新主题。“安全感”成为影响其他社会心态的基础心态和底线诉求。一方面,魏则西

上一篇

下一篇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