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乡愁生根:发展不平衡不充分背景下中西部乡村振兴的实现

关注“壹学者”微信 >>
46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张劲松

作者简介:张劲松,南京审计大学国家治理与国家审计研究院教授 211815

人大复印:《农业经济研究》2018 年 06 期

原发期刊:《江苏社会科学》2018 年第 20182 期 第 6-16 页

关键词: 中西部乡村振兴/ 乡村文明/ 工业文明/ 乡愁/ rural vitalization in Central and Western China/ rural civilization/ industrial civilization/ coming back home/

摘要:中西部地区乡村的衰败与“空心化”是一个令人忧虑的现实问题,其根源在于现代化的工业文明具有超越农业文明的发展优势,在发展不平衡不充分背景下,中西部乡村实现振兴战略目标难度很大。中西部乡村现在具备的最优条件是优美的田园风光,它由自然与社会共同构建起天人合一的乡村“环境”。振兴中西部乡村离不开科技,应重视以传统农业文明(乡村文明)为基础的农业现代化。中西部乡村振兴的方向是复兴农业文明(乡村文明),其途径主要有:从人的因素着手,以乡愁引凤回巢,让流出的精英回归;从产业上着手,传统农业难以吸引市场上的资本进入,需要用工业化来改造农村产业;从人居社会着手,让新农村成为最适合人居、养老的地方,这样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叶落归根,回归农村。

中西部地区乡村的衰败与“空心化”是一个令人忧虑的现实问题,其根源在于现代化的工业文明具有超越农业文明的发展优势。中国的工业化、城市化,造成了中国历经几千年形成的农业文明(乡村文明)的衰败。在这个过程中,东部地区与中西部地区之间、乡村与城市之间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成为了中西部乡村人民过上“美好生活”的最主要的障碍。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乡村振兴”战略,而中西部乡村的振兴,要从乡村文明振兴着手。乡村文明是由人构建起来的,让乡愁生根,吸引资本、精英归根,是乡村振兴的根本所在。

一、文明衰败:发展不平衡不充分背景下中西部乡村振兴的障碍

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发展成果巨大:除了农业现代化目标没有全面实现以外,早年提出的“四个现代化”目标,应该说基本完成了。一部分地区(如东部地区)率先富起来,社会生产力总体水平大大提高。但是,中西部地区,尤其是中西部的农村,仍然没有得到太大的改进,“三农”问题仍然严重。中西部乡村发展不平衡不充分是当前社会的主要矛盾之一,乡村振兴面临的任务非常艰巨。

1.障碍的外在表现:发展不平衡不充分

中西部地区乡村振兴障碍的外在表现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一是东部地区与中西部区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二是城乡之间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最终两者叠加在一起后,就出现了最为严重的第三种情况:中西部乡村与东部地区(城市)之间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

(1)东部地区与中西部地区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阻碍中西部乡村振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了以经济发展为中心、允许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的决策,中国沿着这条道路发展了四十年,综合国力达到了世界第二,追上世界第一的美国也指日可待。中国东部沿海地区已经富裕起来了,有些已率先实现了小康。中国人心目中的“一线城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已经可以与世界上发达国家的大都市相媲美了。中国最先进的基础设施,哪怕与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相比,也不遑多让,浦东机场、京沪高铁、物流港口,都让发达国家羡慕。

四十年的改革开放,让中国人对东部地区发展的成就倍感骄傲。东部发展的卓越成就,是东部地区人民努力的结果,也是中西部地区人民支持的结果。从物的角度来看,东部地区往往资源较贫乏,在长期的发展中,中西部地区有大量的物资(资源和能源)源源不断地向东部地区输送,中西部地区以自身的环境破坏及资源流失为代价提供着东部地区快速发展所需要的物资。当然,这种物资流向既有政府计划的因素,也有市场规则的影响。从财的角度来看,财富的积累有着“马太效应”:穷者愈穷,富者愈富。当东部地区率先发展起来后,财富的流向就难以逆转了。从世界范围看,东部地区具有后发优势,利用西方国家产业的转移时机,搭上世界发展的“末班车”,享受了全球化后的“福利”;从国内的区域范围来看,东部地区又享受了先发优势,东部地区发展越快,汲取全国资源的能力就越强,财富就越是向东部地区集中。从人的角度来看,改革开放释放了人的流动能力,中西部地区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就出现了“孔雀东南飞”的热潮,直至最后中西部地区的“麻雀”也要东南飞了。从早期最常见的民工潮,到近年文化人的“北漂”“南漂”,即便人才出产自中西部地区,在其成为“人才”后很容易被东部地区“挖走”。在中西部的一些乡村,出现了极为严重的“空心化”现象。中西部地区(包括乡村)的人财物均不断地向东部地区流动,加速了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这成为阻碍中西部乡村振兴的重要原因。

(2)城乡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阻碍中西部乡村振兴。城乡二元体制促成的城乡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也是中西部乡村振兴的重要障碍。国际上通常把基尼系数作为衡量居民收入差距的标准,而基尼系数0.4被视为贫富差距的警戒线,大于这一数值容易出现社会动荡。中国高收入阶层主要居住于城市,而绝大多数最低收入阶层(绝对贫困阶层)居住在乡村。因此,基尼系数最能反映城乡居民的收入差距,也能反映城乡发展的差距。

下面有三种最有代表性的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的数据:

其一,来自北京大学相关研究者的数据。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组织完成的《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4》:“中国的财产不平等程度在迅速升高:与1995年我国家庭净财产的基尼系数为0.45、2002年为0.55相比,2012年我国家庭净财产的基尼系数达到0.73。顶端1%的家庭占有全国三分之一以上的财产,底端25%的家庭拥有的财产总量仅在1%左右。中国的财产不平等程度明显高于收入不平等的程度。”①

其二,来自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国家统计局网站公布的2003年至2016年的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基尼系数,见图1。

图1

2003-2016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基尼系数②

其三,来自世界银行的数据。“观察世界银行的数据可知,自1981年开始,中国基尼系数总体呈上升态势,并于2001年左右超过0.4的国际警戒线。”③

无论是从2001年开始计算,还是从1995年开始计算,都说明中国的基尼系数很早就已经超越警戒线了,最高甚至达到0.491。我们应该看到,隐藏在中国基尼系数之中无法统计或难以被统计进去的是农民的财富。在最广大农村,大多数农民劳作的重要目标是盖新房,农民拥有的财富相当一部分变为了房屋,农民为盖房甚至会欠下不菲的债务,但农居不能上市交易,不被计入“财产”。由此农民总体上的资产(储蓄)财富极少,许多农民甚至是负资产。

(3)城乡与区域两对不平衡不充分交织起来后形成的不平衡不充分阻碍中西部乡村振兴。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一线城市“北上广深”四大城市的房价,见表1④。

根据表1可以看出,在东部沿海发达地区的深圳,一套100平方米的住宅,房产价格直追500万元。这个统计数据是均价,若房产在城市中心区域,则接近千万元了。深圳拥有房产的市民,在几年之内其资产就翻了几番,他们充分享受到了经济发展的红利。

而中西部乡村的房产价值是多少呢?答案是几乎为零。因为中西部乡村的房产,因政策规定不属于住宅商品房,不能在市场上作为商品房出售。大多数农民工将其务工收入带回乡村建起楼房,其资产转化为了房产,但是这个房产几乎无法再通过出售转化为资产。

中西部乡村虽有一定的财富增长,却因各种因素,财富被淹没了。仅仅从房产价值一项就可以看出中西部乡村与东部一线城市的发展“鸿沟”。这个差距目前尚无法缩小,在东部地区务工的收益远超在中西部地区务农收益,在巨大的收益差距面前,中西部乡村无法阻挡人财物的净流出。

2.障碍的内在本质:乡村文明的衰败

从深层次分析,中西部乡村振兴的最大障碍是中国乡村文明的衰败,中国乡村文明败于现代工业文明。以农耕为代表的中国乡村文明,在世界上保持了超过千年的领先地位,然而在现代工业文明的冲击下,它不可避免地衰落了。工业文明主要产生在欧洲,它随着资本主义文艺复兴而出现和兴盛。在西方工业文明冲击中华文明之前,中华文明包含了城市文明和乡村文明,这是中华文明强劲的发展动力。两种文明并存,促进了中国传统农业社会中城市与乡村的共生;两种文明并存,同时也决定了中华文明难以被摧毁,中国的城市和乡村都是中华文明的载体,中华文明深入到了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哪怕在深山老林中都可能存在传承中华文明的古老书院。

正因中华文明在城乡的交融中体现出了强大生命力,在传统农业社会,周边没有哪个民族或国家能消灭中华文明。国可灭,城可破,但文明不会断,因为它存在于有中国人的地方。哪怕是在偏远乡村抑或是在深山老林中,都可能因留有那么一批文士而能将中华文明延续下去。中华文明的强大还体现在它能同化军事力量强大的外来民族,也能将外来文明中有益于中华文明的东西吸收为己有。

近代社会,西方出现了工业文明。当西方工业文明与中华文明两者相互冲击之时,中国人也曾经表现出“自信”,但是,在西方文明强大的生产力面前,中华文明暴露出脆弱的一面,尤其是在西方文明支撑下的坚船利炮面前,难以抵挡。西方文明以其强大的军事实力打开了中国的大门,完成了马克思所说的东方从属于西方。西方的工业文明试图按自己的模式塑造中国,落后的中国如果不想灭亡的话,选择西式工业化道路几乎是唯一选择。中国传统农业社会,达到了人与自然统一的境界,但它的生产力落后,无法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需求,更挡不住强大的西方工业化现代化国家的入侵。落后就要挨打,若不想挨打,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走工业化、城市化、现代化道路。

在近代中国走工业化道路的过程中,中国传统的城市文明最终与西方工业文明结合,形成了一种以西方文明为基础的现代科学体系,它虽然仍有中华文明的影子,但毕竟属于工业化、现代化体系,所以它区别于中华传统文明。近一百多年来,中国的城市逐步融入现代化体系之中,原有作为乡村重要组成部分的集镇脱离乡村体系,成为城市的一部分,也即城镇,乡村逐步退缩到原始的村落中。

与现代工业文明相结合的城市文明,以其强大的生产力、先进的技术,打破了原有中华文明中城乡文明交融的状态。诚如马克思所说,现代化的工业文明实现了农村从属于城市。乡村文明遭遇工业文明之后,首先出现了作为乡村文明的载体的士人的衰落。传承儒家思想的士人,无法适应以科学为主体的工业文明,乡村的士人群体逐渐解体,其中大部分流入城市并接受城市的工业文明。当今中国亦如此,大批学子从乡村流入城市,各行各业精英也流入城市,最有创造力的人流走之后,乡村不可避免地出现衰落,乡村文明衰落渐成大趋势。

今天,我们要振兴中西部乡村,那我们能用什么样的文明来作为支撑呢?工业文明冲垮了以农业文明为基础的中西部乡村,可以用工业文明来振兴乡村吗?抑或是通过重建乡村文明来振兴乡村?我们的理论在这方面远未成熟起来,更难以指导中西部乡村的振兴,人们所有这些疑问,需要在中西部乡村振兴过程中予以解答。

二、拥有田园:发展不平衡不充分背景下中西部乡村振兴的条件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⑤居住在中西部乡村的人们也想过上美好生活,但是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制约了他们愿望的实现。拥有田园,是乡村振兴的主要条件。没有哪个民族能像中华民族那样具有超过两千年繁盛的农耕生活,这种生活构建起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乡村文明。深入分析中西部乡村具备的优势条件,可以为探索振兴方向和路径提供依据。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