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科学社会主义视域中的共享发展理念解析

57    
关注“壹学者”微信 >>

李伟 其他专业技术职称

陕西省汉阴县实验中学 政教处

“人大复印”转载量 1 篇

+关注

第一作者:李伟斌

作者简介:李伟斌,哲学博士,河北经贸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

人大复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2017 年 01 期

原发期刊:《高校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2016 年第 20163 期 第 122-128 页

关键词: 共享发展理念/ 科学社会主义/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摘要: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了“共享发展”理念。国内外学界对“共享发展”进行了大量相关研究,但缺乏科学社会主义理论视域的观照。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从生产力、社会主义制度本质、社会主义公正、群众史观、共产党领导和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六个层面全面规定了共享的丰富内涵,构成了共享发展理念的理论基础。共享的实质是以社会主义公正为价值导向而进行的社会各阶层利益的调整,是社会共同利益的体现。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五大发展理念”,其中共享发展理念作为五大发展理念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具有强烈的时代感和鲜明的现实针对性。本文以共享发展理念为研究对象,在总结并评析国内外相关研究成果的基础上,着重从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视角透析共享发展理念的各个维度,以期深刻把握共享发展理念的丰富内涵和实质。

一、国内外相关研究

近年来,共享成为理论界的热门话题,尤其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共享发展理念之后,相关学界更是展开了广泛而热烈的讨论。本文汇总并评析了近年来国内外对共享的研究成果,以求对共享研究的成果和不足形成基本把握。

1.国内研究现状

国内学界围绕共享发展理念,主要从其基本含义、必要性、制约性因素和实现途径等四个方面进行了深入研究。

首先,对于共享的基本含义,学界一致从共享的主体、客体和概念本身三个角度来探讨,一致认为共享的主体应是全体人民,客体是一切社会文明进步成果,对共享概念本身应作历史的、动态的理解。例如,余远富认为共享主体包括正在参与、曾经参与和将要参与社会改革发展活动的所有人员。[1]李昌麒指出共享的内容就是公民和社会群体能够感受到的一切物质性和精神性的利益总和,其范围囊括社会、经济、文化等各个领域。[2]吴忠民认为共享的含义是指随着社会发展进程的推进,每个社会成员的尊严应当相应地更加得到保证,每个社会成员的潜能应当相应地不断被开发,每个社会成员的基本需求应当相应地不断得到满足,生活水准应当相应地不断提高。[3]29其次,学界对共享的必要性基本达成共识,认为共享发展理念的提出十分必要并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利于社会和谐和公正。再次,对共享的制约性因素或必要前提的研究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生产力因素。吴忠民指出,发展是解决中国所有问题的关键,只有大力发展生产力才能为共享提供高度发达的物质条件和物质基础。[3]31二是法制因素。黄茂钦从法制层面指出分享不公与立法缺失、政府部门对立法活动的消极影响、立法过程中的利益集团博弈等直接相关。[4]三是社会体制因素。赵建杰认为转型期社会体制的不完善、不公正是制约利益关系的制度根源。[5]最后,从共享的实现途径看,学界基本围绕政府、市场和社会三方职责来论述。

2.国外研究现状

国外的共享研究体现在对福利制度、福利国家的探讨,其中集中于对福利国家概念、福利对贫困的影响、社会福利支出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对福利国家和福利制度的批评四个方面展开探讨。

首先,对福利国家概念的研究。西方学术界对福利国家的概念具有较为一致的共识,一致认为福利国家指的是政府在维护和促进其公民的经济和福利事务中扮演关键角色的国家形式。现代福利国家自1942年英国《贝弗里奇报告》之后出现至今,以西欧、北欧地区的福利国家为典型。福利国家基于机会平等、财富分配平等及对丧失劳动力人群提供最基本生活供给的原则。1950年,T.H.马歇尔将现代福利国家定义为民主、福利和资本主义的一种独特混合。[6]1999年,《政治经济学百科全书》的编辑菲利普·安东尼·奥哈拉认为,福利国家涉及资金从国家到事业性部门(例如教育、医疗等)和直接到个人福利的转移,并通过税收的重新分配及一种所谓“混合经济”的方式进行捐助。[7]

其次,福利对贫困的影响。大部分西方学者认为福利可以降低贫困。1999年,肯沃斯在《社会福利政策可以降低贫困吗?》一文中指出,有经验证据表明,在福利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1/5以上的福利国家中,税收和资金转移可以明显降低贫困。[6]

再次,社会福利支出对经济增长的影响。1995年,阿特金森在《收入和福利国家》一书中指出经济运行和社会支出两者之间几乎不存在相关性,也没有证据表明社会支出导致生产力的损失。[6]

最后,对福利国家和福利制度的批评。美国加州大学经济学家布拉德·迪隆指出,福利制度使穷人变富,使其生育更多后代,农场规模下降,最终导致劳动生产率下降,穷人会变得更穷。因此社会保险等福利制度不仅是无意义的,更是反生产的。[6]2007年,爱德华兹·詹姆斯指出,社会保险等福利政策会削弱私人慈善并降低家庭、朋友、宗教之间及非政府福利组织间的联系。[8]

3.国内外研究现状评价

从上述国内外研究成果可以看出,在共享发展理念提出之前,国内外学界已经进行了大量具体细致的研究,出现了相当数量有借鉴价值的成果。不过上述研究依然存在不足。就国内研究来说,绝大部分研究倾向于从政治学、社会学、经济学和法学等学科角度出发,集中于对共享的具体操作性、技术性的微观问题的细致分析,缺少从哲学理论层面对共享发展理念的理论来源与定位进行探讨,尤其是缺少对共享与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与当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的内在关联等宏观理论问题进行深度挖掘。而这些研究恰恰可以帮助我们从基本理论层面梳理科学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共享发展理念之间的源流和本末关系,帮助我们对共享发展理念进行准确的理论定位,突出共享的社会主义本质属性,深层把握共享发展理念的内涵和意义。

就国外相关研究来说,其成果对我们有以下借鉴意义:首先,共享发展成果的依据是社会权利,其基本原则是社会福利的平等;其次,共享的实施由政府主导,并在国家分配和市场运行构成的机制中运作;最后,应将法律作为实现共享的基本保障。然而,上述研究处于西方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下,主要目的是化解资本主义社会内部矛盾,维护资本主义社会的持存和稳定,因而缺少一种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视域,缺少公有制和人民主权论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价值立场,这是我们应该注意的。

二、共享发展理念的科学社会主义基础

共享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命题,共享发展理念的理论依据是马克思恩格斯开创的科学社会主义。科学社会主义从生产力、社会主义制度、社会主义公正、人民群众、共产党领导和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六个主题,即从前提、制度安排、价值取向、主体、依靠力量和最终目标六个方面,全面规定了共享的内涵,构成了共享发展理念的理论基础。

第一,生产力前提之于共享。生产力因素是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和科学社会主义得以

上一篇

下一篇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