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物流集群共享性资源对物流企业动态能力的影响机理  

关注“壹学者”微信 >>
87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姜骞

作者简介:姜骞(1983-),男,满族,辽宁锦州人,辽宁工业大学管理学院讲师,博士,研究方向:组织间关系、供应链管理,辽宁 锦州 121001;刘强(1986-),男,辽宁鞍山人,辽宁工业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博士,研究方向:质量管理、创新管理,辽宁 锦州 121001;唐震(1976-),女,江苏淮安人,河海大学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战略管理、创新管理,南京 210098

人大复印:《物流管理》2017 年 01 期

原发期刊:《技术经济》2016 年第 20169 期 第 50-58 页

关键词: 物流集群/ 共享性资源/ 物流企业/ 动态能力/ 价值共创/ 齐美尔连接  logistics cluster/ sharing resource/ logistics enterprise/ dynamic ability/ value co-creation/ Simmelian tie/

摘要:构建了物流集群共享性资源对物流企业动态能力影响机理的理论框架。在此基础上,采用区间数拓展DEMATEL法及基于贝氏估计值的结构方程模型方法,实证检验了价值共创的中介作用及齐美尔连接的调节作用。结果表明:价值共创对物流企业的动态能力有显著的促进作用;价值共创对物流集群共享性资源(共同声誉、集群渠道、集群知识网络、集群竞合氛围、当地机构支持)与物流企业动态能力的关系起部分中介作用;强齐美尔连接和强非齐美尔连接均显著正向调节价值共创与物流企业动态能力的正向关系;弱齐美尔连接和弱非齐美尔连接均不显著正向调节价值共创与物流企业动态能力的正向关系。

随着制造业企业的不断发展以及跨组织间网络合作的兴起,国家及政府从战略高度重视物流企业的长远发展,促进物流企业做大做强,大力提升物流企业运营绩效,使之成为制造业企业的坚强后盾和软性供给源——为制造业企业源源不断地提供物流供应链、物流管理咨询服务与人才、物流专业技术人才、物流培训、物流资源及物流交互信息平台等。国家及政府积极形成、培育和发展物流集群,孕育物流集群企业生存环境,倡导物流集群内企业间的积极合作和互动交流,形成多种合作态势(包括二元合作关系态势、囊括第三方的三元合作关系态势及多元合作关系态势等),促进物流企业共享和转移物流集群拥有的资源、共同创造价值、共同制定计划、共同执行计划和共同解决问题,夯实物流企业的规范、行为准则和解决问题惯例的基础,持续促进物流企业动态能力的提升。提升物流企业的动态能力,是持续增强物流企业竞争优势的关键。故而,在物流集群环境下,深入探讨如何提升物流企业的动态能力具有一定的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鉴于物流企业动态能力的关键作用,本文主要探析齐美尔连接、物流集群共享性资源、价值共创与物流企业动态能力之间的影响关系,实证检验价值共创在物流集群共享性资源与物流企业动态能力之间的中介作用,以及齐美尔连接在价值共创与物流企业动态能力之间的调节作用。从现有文献来看,将齐美尔连接、物流集群共享性资源、价值共创与物流企业动态能力整合在同一理论框架下进行实证研究的文献相对较少。鉴于此,本文采用区间数拓展DEMATEL法、结构方程模型法及贝氏估计法,实证分析物流集群共享性资源对物流企业动态能力的影响机理,挖掘齐美尔连接的调节作用和价值共创的中介作用,以期为物流集群企业的跨组织管理和动态能力提升提供一定的理论支持和科学指导。

本文不仅丰富了物流集群共享性资源的不同维度和构念结构对物流企业动态能力影响机理的理论架构,而且为在齐美尔连接情境下发挥物流集群共享性资源的不同构念维度的作用奠定了一定的理论基础。此外,通过阐释和解析中介变量——价值共创,深度挖掘了价值共创对物流集群共享性资源与物流企业动态能力间关系的影响机理,为维持和提升物流企业动态能力提供实践指导。

1

理论框架构建

1.1

理论假设

1)价值共创与物流企业的动态能力。

提升物流企业的动态能力是增强物流企业竞争优势的关键,是提高物流企业绩效的核心[1-3]。动态能力旨在一定的内在微观基础(程序流程、知识技能、组织结构、行为准则与习惯、决策、惯例规则等)上整合与重组企业的内外部资源,引导企业灵活、机动地对内外部环境的变化做出有利于自身发展的感知和应答[1-4]。参考借鉴Teece、Pisano和Shuen[1-2]、罗珉和刘永俊[3]、马文甲和高良谋[4]的相关量表,物流企业动态能力(DA)包括4个构念维度——感知能力、吸收能力、关系能力和整合能力。价值共创是指由传统的企业单方向价值创造转变为以顾客为导向、各企业共同创造价值的过程,强调各企业协同工作以满足顾客需求[5-8]。依据张婧和何勇[5]、Claro等[6]、Lusch、Vargo和Wessels[7]、Aarik Stenroos和Jaakkola[8]的相关量表,价值共创(VC)包括3个构念维度——共同制定计划(CIP)、共同执行计划(CEP)和共同解决问题(CSP)。其中,共同制定计划强调物流集群内企业在创造价值的过程中明确价值创造的目标、各物流企业的分工以及权利和义务,共同制定价值创造计划和方案[5-8]。共同执行计划是指物流集群内企业在共同制定计划的基础上彼此交换信息和协同实施计划,以满足顾客需求[5-8]。共同解决问题是指物流集群内企业共同解决在价值创造过程中产生的争端、信息不对称、技术失败以及其他超出预期的不良情境[5-8]。借鉴相关文献[1-11],价值共创主要通过以下途径影响物流企业的动态能力:首先,价值共创的3个构念维度及结构有利于物流集群内企业整合彼此的资源和能力,促进其资源贡献度的提升、资源资产投入力度的加大、信息数据的共享和信息透明度的提高等,有助于维持和发展物流集群内企业的高质量合作,利用资源禀赋和能力禀赋积极引导创新活动和市场需求、市场机会挖掘和掌握工作,洞察内外部环境的变化,共同开展和实施创新活动,将获取的内外部资源内嵌和吸收到创新活动中,增强物流集群内企业的感知能力和吸收能力[9-11]。其次,价值共创的3个构念维度及结构有利于物流集群内企业利用和协调先验性或已整合的资源,从而提升了运作协调度,强调核心企业的协调控制、非核心企业的参与响应,进而提升物流集群内企业间的亲密融合度,增强继续发展和合作的意愿和态度[9-11],促使物流集群内各企业建立相互依赖的信任关系,在交互合作过程中产生正向期望,使得合作双方均不会做出损害另一方利益的行为,从而提升了物流企业的关系能力和整合能力。

综上,本文提出如下理论假设:

价值共创对物流企业动态能力有正向影响。

2)物流集群共享性资源、价值共创与物流企业动态能力(H1)。

依据Molina-Morales等[12-14]、吴晓波和耿帅等[15-16]、杜娟、熊胜绪和杨东[17]的相关量表,物流集群共享性资源包括5个构念维度——集群共同声誉(CBA)、集群渠道(CBT)、集群知识网络(CBN)、集群竞合氛围(CBS)和当地机构支持(CIS)。集群共同声誉(CBA)是指集群整体拥有的、不被其他集群独占的、可共享的无形资产[12-17]。集群渠道是指集群内部各行为主体交换和组合有形资源和无形资源的联系渠道[12-16]。集群知识网络是指集群内部建立的有助于扩大集群内各行为主体的知识基、促进各行为主体进行知识共享和集体学习的高效交流网络[12-16]。集群竞合氛围是指集群内部建立的有助于各行为主体互动联系、公平竞争和合作交流的氛围,有助于减少恶性竞争、欺骗行为和机会主义行为[12-16]。当地机构支持是指当地机构积极参与和支持集群建设和发展,为集群内各行为主体提供配套服务和设施等[12-17]。

借鉴相关文献[5-17],物流集群共享性资源主要通过以下途径直接影响价值共创,进而间接影响物流企业动态能力:

物流集群共同声誉促使物流集群内企业高度重视物流集群共同拥有的声誉和效应,注重外界对整个物流集群的认知、评估和看法,避免不良行为、商誉信任缺失、道德风险和机会行为对获取内外部资源的负面影响和损失代价[12-17]。共同声誉促使物流集群保持稳定性和坚固的合作网络结构,引导物流集群内企业共同制定计划、共同执行计划和共同解决问题。物流集群内企业利用柔性物流系统、现代信息技术等工具有机集成物流集群内合作企业的核心能力,快速、有效地重构物流信息系统,快速应对内外部环境的动态性变化,进而提升自身的动态能力,以满足顾客对物流服务的需求[10-11]。

物流集群渠道利于物流集群内企业分享、传递和交流相关资源、服务、知识、信息、技术及管理经验等[12-17],增强信息柔性、运作柔性、物流柔性、鲁棒网络和再重构柔性[10],使物流集群在受到内部扰动因素和外部环境的冲击时能保持网络结构的稳定性和坚固性,快速调整、重构和重组功能和网络,通过信息共享、文化融合、调整组织结构、选择合作伙伴、吸收市场需求信息等,有效地抵御和回应内部冲击扰动和外部环境变化,共同创造价值,快速响应市场需求,满足顾客对物流服务的需求,提升物流企业的动态能力[10-11]。

物流集群的知识网络和竞合氛围倡导与合作方及竞争企业维持和发展合作关系的理念和价值,有利于专业技术人员、管理人员在物流集群内部流动,便于集群内企业获取新知识、管理理念和管理经验[12-17],开发和研制新产品,开展创新活动,缩短研发周期,增加产品种类和产量,快速配置和重组资源,完善产品生产计划,适应不同的文化、组织结构和生产方式等,优化和修正生产过程,调整产品设计和流程,加强企业间的运作协调,共同创造价值,减少合作伙伴间的冲突,维持和发展企业间的合作关系,以快速应对不断变化的顾客需求,提升其动态能力[10-11]。

当地机构支持强调的是当地相关中介机构、服务机构、学术科研机构和金融机构等行为主体对整个物流集群及集群内企业的支持,即为物流集群内企业提供专业化培训资助、广告资讯宣传及物流管理咨询服务等[12-17],搭建物流信息沟通交流、汇总分发平台和系统,引导集群内企业共同创造价值,为集群内企业共同制定计划、执行计划和解决问题创造机会和平台,整合物流资源,形成具有灵活机动性的物流功能和物流运作协调机制,促进集群内企业间的运作协调和合作稳定,从而持续提升物流企业的动态能力,使得物流企业可以快速、有效地响应动态变化的顾客需求[10-11]。

综上,本文提出如下理论假设:

物流集群共享性资源通过正向影响价值共创来间接正向影响物流企业的动态能力;价值共创是物流集群共享性资源与物流企业动态能力之间的中介变量(H2);

价值共创是共同声誉与物流企业动态能力之间的中介变量(H2.1);

价值共创是集群渠道与物流企业动态能力之间的中介变量(H2.2);

价值共创是物流集群知识网络与物流企业动态能力之间的中介变量(H2.3);

价值共创是物流集群竞合氛围与物流企业动态能力之间的中介变量(H2.4);

价值共创是当地机构支持与物流企业动态能力之间的中介变量(H2.5)。

3)齐美尔连接、价值共创与物流企业动态能力。

齐美尔连接是在二元连接(强弱连接,又称非齐美尔连接)的基础上,将简单的个体连接上升为具有社会层次的连接。齐美尔连接是在双方互为连接且每一方都与所嵌入的第三方连接的基础上把二元连接上升为多元连接。图1为齐美尔连接的结构图[18-24]。一般齐美尔连接可分为强齐美尔连接和弱齐美尔连接,非齐美尔连接(二元强弱关系连接)可分为强非齐美尔连接和弱非齐美尔连接。齐美尔连接削弱了个体对利益的追求,降低了个体的议价能力,抑制了个体的机会主义行为,促进了个体间的合作,增强了组织凝聚力,倡导集体主义理念,促使合作伙伴建立信任和关系承诺,从而可以有效缓解冲突、消除歧义、化解矛盾和调解争端[18-24]。齐美尔连接有效减小了在孤立的二元联系的情况下一方停止合作、瓦解或中断联系对合作另一方造成的不利影响,通过第三方的介入、调解沟通及倾听,使矛盾双方达成共识,保持合作关系的稳定性,共同创造价值,共同制定计划,共同执行计划和共同解决问题,从而提升了企业的动态能力[18-24]。物流集群内企业进行积极合作和信息沟通交流,形成多种合作态势(包括二元合作关系态势、囊括第三方的三元合作关系态势及多元合作关系态势等),物流集群内存在大量的齐美尔连接。借鉴相关文献[10-11],齐美尔连接主要通过以下途径调节价值共创与物流企业动态能力的关系:强齐美尔连接的优良特性促使物流集群内企业建立组织间信任和关系承诺,快速整合和沟通物流信息和资源,从而提高了信息交流频率和资源依赖度。强齐美尔连接可以有效增强物流集群内企业间知识流动、分享、传递和转移的效率和效果,继而规避信息传递延误、失真和信息不对称现象,增强信息协同、信息的公开性和透明性,防止机会主义和牛鞭效应的发生。同时,强齐美尔连接可以促使物流集群内企业共同参与制定和协调执行计划,共同进行产品研发和试制,共同解决创新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形成共同创造价值、相互提供物流管理类咨询服务,夯实物流企业间规范、行为准则和解决问题惯例的基础,及时有效地应对动态变化的内外部环境,有利于激活物流企业的感知能力、吸收能力、关系能力和整合能力,继而提升物流企业的动态能力[10-11]。此外,鉴于上述分析和齐美尔连接的优良特性,强弱齐美尔连接比二元强弱非齐美尔连接更能促进物流集群内企业间的价值共创活动,有利于物流企业动态能力的提升。

综上,本文提出如下理论假设:

齐美尔连接调节价值共创与物流企业动态能力的关系(H3);

强齐美尔连接正向显著调节价值共创与物流企业动态能力的关系(H3.1);

弱齐美尔连接不显著正向调节价值共创与物流企业动态能力的关系(H3.2);

强非齐美尔连接正向显著调节价值共创与物流企业动态能力的关系(H3.3);

弱非齐美尔连接不显著正向调节价值共创与物流企业动态能力的关系(H3.4)。

上一篇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