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民法典编纂要体现宪法精神

关注“壹学者”微信 >>
112 3  

韩大元 教授

中国人民大学 法学院

“人大复印”转载量 43 篇

+关注

第一作者:韩大元

作者简介:韩大元,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北京 100872

人大复印:《民商法学》2017 年 03 期

原发期刊:《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16 年第 20166 期 第 3-10 页

关键词: 民法典编纂/ 宪法精神/ 宪法依据/ 宪法解释/

摘要:民法典编纂中最核心的问题,在于如何贯彻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提出的“所有立法要符合宪法精神”,即把宪法精神全面体现在民法典编纂过程之中,使民法典的时代性、民族性与开放性建立在宪法精神之上,维护民法所赖以生存的宪法基础与“道德哲学的价值”。为了解决上述问题,学术界需要构建以宪法精神为基础的民法体系,明确民法典编纂的宪法依据,使民法典编纂的内容符合宪法精神,使民法典编纂的程序符合宪法精神,并形成民法典编纂与宪法解释的有效互动机制。

中图分类号:D91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9428(2016)06-0003-08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明确提出“编纂民法典”。这既是政治决断,同时也是完善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基础性工作,向法学界提出了重要的研究任务。根据“分两步走”的立法思路,第一步编纂民法典总则编,第二步编纂民法典各分编,争取于2020年3月将民法典各分编一并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审议通过,从而形成统一的民法典。①作为编纂民法典的第一步,全国人大常委会已将《民法总则(草案)》(以下简称《草案》)向社会公布,征求公众的意见。围绕民法典,尤其是围绕《草案》的编纂,法学界正进行热烈的跨学科的讨论。自2006年《物权法》“违宪风波”后,曾一度沉寂的“宪法—民法”关系的讨论又成为学界共同关注的话题,引发了不同形式的学术争鸣。作为依据“政治决断”而进行的立法,围绕民法典的讨论有可能带有一定的“政治意识形态上的分歧”②。学术界需要把政治话语转化为学术话语,通过严谨的学术讨论推动民法典编纂工作的进行。在笔者看来,民法典编纂中最核心的问题是如何贯彻四中全会《决定》提出的“所有立法要符合宪法精神”,即把宪法精神全面体现在民法典编纂过程之中,使民法典的时代性、民族性与开放性建立在宪法精神之上,维护民法所赖以生存的宪法基础与“道德哲学的价值”。③

一、以宪法精神为基础的民法体系

民法作为一种体系,贯穿着私法理念,但其核心理念仍然是实现人权的价值。在我国,民法典是国家的基本法律,要遵从宪法规定的“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原则,发挥着将宪法精神具体化的功能,成为一种“权利法”。特别是从近代民法向现代民法转型的过程中,宪法的发展成为推进其转型的重要动力与背景。如所有权的相对化、合同自由的限制,契约自由、人格权的发展与保障等,受到1919年魏玛宪法的直接影响。④民法学者们认为,民法的基础概念是人,而人的尊严与价值的维护首先要通过宪法。民法历史虽然早于宪法,但宪法的诞生为民法的存在注入了人文的精神与元素。可以说,宪法价值与民法价值虽然具有一定的同构性,但其价值位阶是不同的,整个民法体系的基础是宪法所体现的人权保障与公权的约束。

在法治国家中,每一部法律都有其价值与灵魂,支撑着具体法律制度的形成与发展。宪法作为国家与社会的根本法,不仅是建国合法性的基础,同时也是社会共识的最高体现。通过宪法所确定的宪法秩序包含了治理国家的理念、制度与具体运行过程。宪法共识意味着一种社会成员公认的价值体系,不同的社会主体虽然有不同的利益诉求,但具有基本价值共识,表现为公民对宪法的一种认同与信仰。宪法精神就是人们对宪法的意识、思维与心理状态,体现国家的根基与“元气”。宪法精神以“人的尊严”作为宪法制度存在的基本哲学,以人为出发点,回到人本身,捍卫着人的神圣性与不可代替性,体现自由、民主、法治、宽容与和平等价值。宪法精神存在于宪法文本,约束着国家所有生活,包括立法、行政与司法等领域,以及个人的生活领域。特别在立法领域中宪法精神直接发挥价值引导、规范调整与凝聚社会共识的功能,使所有立法体现宪法价值,保持其合宪性基础。

宪法精神引导立法者的立法思维。立法者通过宪法思考问题,树立宪法思维是确保立法民主化的重要条件。宪法思维是对宪法精神的集中体现,反映了国家核心价值观。宪法对人民主权原则、法治国家以及权力分立原则的规定确立了价值观念的多元性,构成了多元社会的基本底线和共识,也是判断其他社会意识是否具有先进性的基本标准。

宪法精神有助于实现立法过程的科学性。立法是利益博弈的过程,立法者需要把握宪法的科学精神和客观规律,并有义务将宪法精神渗透在立法过程之中。立法者对于宪法规范的认知与理解,通常建立在尊重宪法自身的权威与规范的效力的基础之上。立法者的宪法思维实际上是对宪法文本及其客观规律的认识,其基本要求是尊重宪法文本,使立法寓于宪法精神之中。

宪法精神对立法的约束有助于寻求社会共识,特别是体现民法典的民意基础。民法典编纂不同于一般的立法,也不同于一般的修法,它需要一种高于立法技术的价值引领,使民法的规定建立在文化、民意与民俗的基础之上。尊重宪法规范,有助于立法内容符合宪法精神,并将这种精神内化为社会的准则和共识。可以说,立法者的宪法思维既是宪法精神与思想的表达,也是对社会核心价值观的确认、肯定与维护,并赋予其最高的法律效力与权威。

二、民法典编纂的宪法依据

民法典编纂的第一步是制定民法总则,它是起引领作用的基本法律。无论是民法总则,还是未来民法典编纂,必须以宪法为基础,体现宪法精神,以宪法价值为指导。

《草案》第1条规定:“根据宪法,制定本法”。为什么规定“根据宪法”?这里的“根据”实际上表明《总则》的正当性与合法性。宪法是正当性的表达,以宪法为依据意味着获得民主的正当性与合法性。一部法律要具有生命力,需要获得来自上位法的授权与价值。对“宪法依据”的质疑,实际上削弱民法所具有的客观价值基础。近期宪法学界和民法学界围绕“宪法依据”而引发的讨论反映了对民法与宪法正当性的不同理解。如龙卫球教授提出“民法典编纂要警惕‘宪法依据’陷阱”⑤,从民法视角对“宪法依据”的相关问题提出不同的学术观点,认为要注意“宪法依据对民法典编纂”的影响。在分析“宪法依据”时我们不能仅限于规范或者特定的条款,需要从整个规范体系的高度进行综合性、体系性理解,避免割裂法秩序内在的体系性关联。社会主义法治体系的构建需要以宪法为根本法,综合各个法律部门,组成有机统一、相互协调、有效实施的规范体系。而社会主义法律体系所初步构建形成的规范秩序中,也已经包含了形成法秩序体系所必备的外在形式结构要件以及内在价值体系要件。不同法律部门以及某一法律部门内部所体现出不同的、甚至在某些情况下相互冲突的价值观念,最终统一于宪法,并受到宪法精神的协调和指导。也只有如此,才能真正实现使“所有立法符合宪法精神”,才能真正实现学术界所追求的秩序和稳定。

由于历史的局限性,现行宪法中确实存在着一些与现实生活不一致的条文。这是任何成文国家宪法所不可避免的问题。以宪法作为依据时,更重要的是理解和贯彻其价值与精神,避免拘泥于具体条文。以宪法文本中的个别条文不符合现实生活,或者基本权利不能通过司法审查得到有效救济为理由,怀疑宪法作为民法典编纂依据的观点是有待商榷的。正如有宪法学者所提出的,“对市民社会概念的过分依赖阻碍了宪法高于民法的认识,私权的宪法基础被遮蔽”⑥。“依据宪法”的规范实际上表明了立法者的

上一篇

下一篇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