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共享发展理念内涵的四个维度

92 5  
关注“壹学者”微信 >>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方杲

作者简介:方杲(1974- ),男,吉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哲学博士;李争(1989- ),女,吉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硕士研究生。吉林 长春 130012

人大复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2017 年 05 期

原发期刊:《长白学刊》2017 年第 20172 期 第 28-33 页

关键词: 全民共享/ 全面共享/ 共建共享/ 渐进共享/

摘要:共享发展理念成为今后一段时期引领中国的发展思路、发展方向和着力点,是中国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冲刺阶段对“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理念的升华。共享发展理念从四个维度回答了经济社会发展由谁共享、共享什么、如何共享以及共享进度等问题。这四个维度是紧密相关、融会贯通的,要整体理解和把握。全民共享是目标,全面共享是内容,共建共享是基础,渐进共享是进程。唯有深刻理解共享发展理念的内涵,才能更好践行共享发展理念,在社会实践中才能不断做大“蛋糕”和分好“蛋糕”,才能使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

[中图分类号]D61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5478(2017)02-0028-06

“一种发展理念反映着一种时代精神、实践理性和价值取向,它引导这一个国家、民族的发展潮流,对社会发展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1](P3)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将共享作为五大发展理念之一提出,既顺应当前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形势、新机遇和新挑战,又蕴涵着鲜明的问题意识,引领着国家的发展方向。“树立共享发展理念,就必须坚持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作出更有效的制度安排,使全体人民在共建共享发展中有更多获得感,增强发展动力,增进人民团结,朝着共同富裕方向稳步前进。”[2](P136)共享发展理念内涵丰富,从四个维度回答了经济社会发展由谁共享、共享什么、如何共享以及共享步骤等问题。这是中国共产党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发展理念的创新发展,既体现了马克思主义与时俱进的理论品质,又反映了执政党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认识的深化,是当前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复兴中国梦的基本遵循和行动指南。要践行共享发展理念,就必须从四个维度准确理解其深刻内涵。

一、全民共享:人民的主体地位和价值权利相统一

首先,共享发展理念要回答“为了谁、依靠谁和发展成果如何分配”这个根本问题。这一理念是中国发展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期、全面深化改革的攻坚期对“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理念的自我完善和自我发展,目标是使发展成果惠及全体中国人民,切实改善民生。民生改善了,人民的积极性就会高涨,就会充分发挥各自的特长,激活社会发展动力,从而推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全面深化改革的进程,筑牢国家长治久安的根基。基于这一思想,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首次提出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把实现人民幸福作为发展的目的和归宿,做到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全民共享,体现了坚持人民主体地位的内在要求,彰显了人民至上的价值取向。确立共享理念必须始终坚持全民共享的原则。

全民共享是由社会主义国家性质和党的宗旨所决定的。中国的国体是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这一性质确定了人民的主体地位。人民既是推动国家发展的决定力量,也是享有发展成果的价值主体。社会主义的发展目标是共同富裕,不是部分人富裕。邓小平说:“社会主义财富属于人民,社会主义的致富是全民共同致富。”[3](P172)这体现了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和实现共同富裕目标的一致性。党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治国有常,而利民为本”,党的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归宿都是以为人民谋福利为最高标准的。为此,党的一切方针政策就是要以发展人民民主,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保障人民平等参与、平等发展权利为目的,并以人民是否共享发展成果作为评判改革发展成功与否的依据。正如习近平所言,“广大人民群众共享改革发展成果,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我们党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根本宗旨的重要体现。我们追求的发展是造福人民的发展,我们追求的富裕是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改革发展搞得成功不成功,最终的判断标准是人民是不是共同享受到了改革发展成果。”[4]

其次,全民共享不是绝对平均享有,而是相对公平受益。“共享发展”虽然是让社会发展成果惠及全体人民,但不是片面追求改革成果的平均分配,更不是不劳而获,而是着力于实现公共利益、公共价值和公共精神相对公平受益,这不仅体现在发展成果分配的相对公平,也体现在发展机遇、权利和过程的相对公平,使广大人民最大程度地提升“获得感”。所谓公平,是指每个公民贡献与回报成适当比例,得其所应得。世界上的各种事物都有其独特的性质,不可能完全相同,因而差异的存在是客观的,如果非要把差异均等化,本身就是不公平的。马克思主义认为,生产方式决定分配方式,有什么样的生产方式,就有什么样的分配方式。当前中国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发展程度不高,具体表现为生产力不发达,物质财富不充足,人们的精神境界不高;在社会发展过程中,出现了不平衡、不协调、不持续等问题。这一状况决定了共享发展理念下的社会分配需要将社会整体利益和个体利益统一起来,坚持公正和惠及全民相结合的原则。如果把“共享”理解成平均,实践中搞“大锅饭”式的平均主义,对于拥有更多知识、更多资本,并付出更多精力、创造更多价值、做出更多贡献的人是不公平的,就会扼杀这部分人工作的积极性,既不利于小康社会的建成和民生的改善,也不符合事物发展规律和社会差别原则。因此,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必须消除和避免平均主义的旧观念,遵循差等原则,以财产和收入的公平,促进社会公平,达到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适应的相对公平。

再次,“共享发展”是包含着可控贫富差距的共享。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社会主义现代化的价值追求,也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把握的价值原则。共享不是搞平均主义,是包含有差距的共享,但差距不能无限扩大,而应调控在合理范围内。中国传统文化中有“不患寡而患不均”的观念,并深深地溶化于中国人的血液中。这种传统观念和客观存在的贫富差距是社会发展的隐患,必须引起高度重视。这就要求在党和政府的主导下,通过全面深化改革,调动一切积极因素,推动社会生产持续良性发展,“把蛋糕做大”,筑牢共享的根基,创造改善民生的条件;同时要努力做好精准脱贫工作,缩小城乡、区域、行业收入差距,“把蛋糕分好”,确保广大人民群众公正地共享社会发展成果,形成符合共享发展的分配格局,朝着共同富裕的方向稳步前进。如果听任收入差距扩大,贫富悬殊加剧,将会出现“富者累巨万,而贫者食糟糠”的现象,共享发展就缺乏稳固的根基。这种不良现象既会造成勤勤恳恳的合法劳动者,由于所得与其贡献不匹配,影响其生产积极性和创造性;又会导致消费需求不足,影响消费驱动经济的发展,直接造成经济发展后劲乏力,使生产发展处于萧条状态,严重的时候会影响社会稳定。因此,把贫富差距控制在合理范围的全民共享,不仅是个经济问题,同时也是个政治问题。

二、全面共享:社会发展和人的发展相统一

任何事物都是质和量的统一体,共享发展理念也不例外。“共享”是定性,规定了社会发展成果的最终归属,由全民共同享有,是社会主义本质的体现;“全面”是定量,人们享受的不是局部的、片面的,而是社会发展的全方位的成就,既包括社会发展的内容,也包括社会发展的方式。马克思曾明确指出:“社会也是由人生产的。活

上一篇

下一篇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