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和理论特性  

31    
关注“壹学者”微信 >>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邱海平

作者简介:邱海平,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中国人民大学《资本论》教学与研究中心主任,北京 100872

人大复印:《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与实践》2017 年 05 期

原发期刊:《教学与研究》2017 年第 20173 期 第 5-11 页

关键词: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 国家/ 社会主义国家调控  political economics of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state/ regulation of socialist states/

摘要:只有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解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经济学,才能充分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鲜明理论特性和巨大的理论创新价值,也只有从这样一个认识出发,我们才能真正创建出既不同于传统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更不同于西方经济学的全新的“系统化的经济学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实践上最重要的特点之一在于,坚持共产党对整个国家的领导并通过国家来发展多种所有制经济、市场经济和社会生产力,因此,把“国家”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论体系并作为逻辑起点,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在理论上的一个重大创新,从这一点出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系列理论和实践问题将会得到全新的科学说明。

自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这一范畴以来,我国经济学界掀起了一场讨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热潮,不仅召开了众多学术研讨会,而且已经出版了一些教科书、专著或论文集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取得了新的进展。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论和学术体系构建的过程中,一些基本的理论问题仍然需要逐步得到解决,其中包括研究对象问题、学科定位和性质问题、方法论问题、逻辑起点问题、主要范畴和基本理论及其逻辑关系问题、体系的完整性问题,等等。本文集中讨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和理论特性问题。

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两种不同解读

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可以有两种不同的解读:一种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一种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经济学”。在前一种解读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仍然是一种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只不过是强调了这种政治经济学的“中国特色”;而在后一种解读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研究对象。前一种解读是目前学术界绝大多数人的观点,而后一种解读则是比较少见的一种观点。这两种解读是存在差异的,但无论是哪一种解读,都是值得认真研究的。既然我们要创立和创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论体系,那么当然首先必须弄清楚它的研究对象和理论特性问题,否则很有可能是南辕北辙,错失重大的理论创新的机遇。

众所周知,在以往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这个概念和学科中,是包括关于社会主义的政治经济学理论的。过去人们往往把这部分理论叫做“社会主义经济理论”、“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经济学”,或者是“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部分)”,等等。毫无疑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在本质上仍然是一种关于社会主义的政治经济学理论,从这个角度来说,它与传统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在理论属性上是具有一致性的。

但是仅仅这样理解是远远不够的,因为这样的理解很可能是不到位的、不充分的。我们在承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与一般意义上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相同或相通之处的同时,更应该充分认识它们的重大差别。

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和理论特性

从研究对象的角度来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与一般意义上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既有共同点,又有明显的差别。共同点在于,二者都是研究社会主义的,套用《资本论》关于研究对象的表述,那就是二者都是研究社会主义生产方式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的,或者套用一般教科书的表述,二者都是研究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及其运动规律的。但是,它们在研究对象上的差别应该是一目了然的,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社会主义,而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具体来说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产方式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或者说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及其运动规律。无论哪一种解读,都存在需要深入研究的问题。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这种解读存在的问题是,经济学理论可以有国别特色吗?关于这一点,人们的观点并不是完全一致的。例如,在许多迷信西方主流经济学的人看来,正像世界上只有一种物理学一样,世界上也只能有一种经济学,而这个经济学就是当代西方主流经济学,并且它是唯一科学的经济学,所谓“中国经济学”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显然,这样的观点是不能成立的。最根本的原因在于,社会科学毕竟不同于自然科学,把社会科学等同于自然科学并认为只存在一种社会科学理论,是不符合社会科学实际的。事实上,经济学理论从来就不是只有一种,而是存在着各种不同的理论和流派。例如,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与西方主流经济学就不同,历史上德国的经济学就与英国的经济学不同,后来美国的经济学也与英国的经济学不同,因此,没有任何理由认为世界上只能有一种经济学。显然,只有承认社会科学理论的多元化,只有承认我们有可能创建一种不同于现有的各种经济学理论的新的经济学理论的可能性,我们才能进一步讨论创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问题。从这个角度来说,似乎“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可以成立的。但是,这种解读存在的另一个问题是,它仍然是传统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一种线性发展和延伸,而未能充分反映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所具有的理论特性和巨大的创新含义和价值,下面的讨论将会说明这一点。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经济学”这种解读同样存在需要研究的问题。具体来说,首先一个特定的国家,它的生产方式和生产关系有没有自己特定的发展规律?它是否能构成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也就是说,以一个特定国家的生产方式或生产关系为对象进行研究而形成的东西能不能称之为学科意义上的政治经济学理论呢?其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经济学”究竟是揭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特殊发展规律还是揭示社会主义的一般发展规律?进一步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一般意义上的社会主义究竟是一种什么关系呢?这些问题都值得深入研究和讨论。

初看起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经济学”这一概念,如同“英国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学”这一概念一样,是完全不合乎经济学理论常规的。从一定意义上来说,自政治经济学作为一门学科产生以来,还几乎从没有将某一特定国家的经济作为这门学科的研究对象。按照政治经济学理论界通行的理解,政治经济学是以一定的社会经济形态作为研究对象的,而不是以某一特定国家的经济作为研究对象。例如,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序言中明确指出:“我要在本书研究的,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及和它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1](P8)

问题在于,马克思是如何研究“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及和它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的呢?”难道脱离开一定国家的具体经济过程就可以认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及和它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吗?显然不能。事实上,马克思在前引那句话的后面紧接着指出:“到现在为止,这种生产方式的典型地点是英国。因此,我在理论阐述上主要用英国作为例证。”[1](P8)在《资本论》第一卷英文版序言中恩格斯指出:“这个人的全部理论是他毕生研究英国的经济史和经济状况的结果”。[1](P35)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论述表明,《资本论》关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一般理论,主要来源于马克思对于英国经济现状及经济史的研究,而不是来源于对所有属于资本主义性质的各个国家的实际材料的归纳和总结。当然,在研究现实经

下一篇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