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在发展实践中推进经济理论创新

关注“壹学者”微信 >>
34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黄泰岩

作者简介:黄泰岩,中央民族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研究院,电子信箱:htaiyan@sina.com 北京 100081

人大复印:《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与实践》2017 年 05 期

原发期刊:《经济研究》2017 年第 20171 期 第 4-12 页

关键词: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体系/ 新实践/ 新理论/ 新体系/ 理论价值  the economic theory system of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s/ new practice/ new theory/ new system/ theoretical value/

摘要:中国创造了世界经济发展史上的奇迹,使中国具备了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体系的典型条件。从实践经验中,我国已总结提升出了一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但是,在中国进入中高收入阶段后,面对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严峻挑战,照搬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发展经济学、经济增长理论等学说难以指导中国新的实践,已有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也需要与时俱进。为破解发展新难题,我国提出了由经济发展新常态、新理念、新动力、新路径和新政策等构成的用于指导中国新实践的新理论,并将该理论与十八大以前形成的理论进行系统化,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的新体系。最后指出了新体系具有的理论价值、世界价值和实践价值。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就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和方法论进行第二十八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要立足我国国情和我国发展实践,揭示新特点新规律,提炼和总结我国经济发展实践的规律性成果,把实践经验上升为系统化的经济学说,不断开拓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①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又进一步提出:“只有以我国实际为研究起点,提出具有主体性、原创性的理论观点,构建具有自身特质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我国哲学社会科学才能形成自己的特色和优势。”习近平总书记的系列讲话为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学理论体系提出了如下方向和原则:一是理论要来自实践,从而能够解释实践;二是新理论要能够指导新实践,破解发展新难题;三是新理论既要有中国特色,还要有世界价值。

自提出开拓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的任务以来,学者们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研究,取得了可喜的成果。通过梳理已有的文献,可以发现学者们就一些基本原则达成一定的共识,主要有:一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学必须继承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基本理论和方法,如洪银兴继承了马克思把生产关系作为研究对象的传统,同时创新性地把生产力纳入研究对象。②二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学是总结提升中国改革与发展实践经验的产物,如大部分学者将发展确定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学的逻辑主线,逄锦聚将其概括为发展经济,满足需要。③张宇认为社会主义的根本任务是发展生产力,坚持把发展作为第一要务,在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相互作用的逻辑主线中,要更加突出促进生产力发展的内容。④顾海良认为应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经济制度和经济体制探索为主体,以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和市场经济体制结合、发展和完善研究为主线。⑤洪银兴则将基本经济制度和基本收入制度看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核心内容。⑥刘伟则将其确定为考察如何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⑦三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应系统化为理论体系。洪银兴认为,将引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伟大实践获得成功的经济制度、经济运行和经济发展等领域一系列重大理论创新进行系统化,就构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论体系。⑧刘伟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历史观、核心命题、主要任务、根本目的四个方面构建了理论体系。⑨张宇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应涵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的生产、分配、交换、消费等主要环节,以及基本经济制度、基本分配制度、经济体制、经济发展和对外开放等主要内容。⑩四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学应建立自己的话语体系。大部分学者都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学应以开放的视野汲取和借鉴中外理论成果的科学成分,(11)但“必须摆正中外本末主次关系,不能把西方经济学奉为主流和圭臬”,(12)明确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主导和主体地位。(13)同时,强调用通用语言讲中国故事。(14)周文认为中国目前已经具备了构建中国经济学话语体系的基础和能力,中国发展经验构成了中国经济学话语体系的基本内核。(15)逄锦聚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既具有民族性也具有世界性,只有以我国实际为研究起点,提出具有主体性、原创性的理论观点,构建具有自身特质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才能真正形成自己的特色和优势,也才能逐渐为世界所重视、所接受。(16)

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学的理论创新,虽然学者们在一些原则性问题上达成了共识,但一些深层次的问题还有待于进一步的研究,以确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学的科学性与实践性。例如,从中国发展实践中总结提炼出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为什么是科学的理论?又如,为什么中国在成为中高收入国家后强调经济理论的创新,要求开拓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新境界,要求把实践经验系统化为经济学说,要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学要为经济学的发展提供中国贡献?本文力求在这些方面尝试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学的理论创新。

二、理论创新的中国发展实践

马克思为了写作《资本论》,创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离开自己的家乡德国前往英国,原因是要以当时最典型的英国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为例证揭示资本主义的运动规律。同样,今天我们构建和创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学,在研究方法上也应该回归马克思,必须“从我国改革发展的实践中挖掘新材料、发现新问题、提出新观点、构建新理论”。(17)这是因为,到目前为止,世界上只有中国具备了构建社会主义经济学理论体系的典型条件。主要表现在:

第一,中国是世界上发展最好的社会主义国家。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发生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的国际背景下,中国继续坚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不动摇,并通过持续推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不断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体制和机制,保持了马克思主义的强大生命力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活力,为经济社会发展贡献了巨大的制度红利。这就是说,中国没有按照“华盛顿共识”,而是按照“北京共识”;没有遵循新自由主义或西方主流经济学开出的药方,而是遵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指引,走出了一条完全不同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发展道路。

第二,中国实现了比其他一切资本主义国家更快更长时期的高速增长。英国在推进工业化进程中,年均经济增长率最高是1770-1790年的2.31%,20世纪最高是60年代的3.54%,1970-2007年仅为2.73%;美国的年均经济增长率1791-1820年为4.38%,1820-1860年为4.46%,1860-1913年为3.39%;日本1961-1973年实现高速增长,年均为8.78%,1974-1991年降为4.09%,1992-2015年仅为0.8%,出现失去的20年;韩国1963-1991年实现了年均9.57%的高速增长,但1992-2007年降为5.68%,2008-2015年进一步下降到3.11%。(18)我国1978-2015年则实现了长达38年的年均9%的快速增长。即使2012年以来我国经济运行下行压力不断加大,仍保持了年均7%以上的快速增长。这充分展现了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描绘的未来社会所具有的能够实现比资本主义更快经济增长的制度优越性。

第三,中国创造了世界经济发展史上的“中国奇迹”。通过30多年的高速增长,我国迅速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制造业大国和贸易大国,使7亿多人口脱贫实现小康。根据麦迪森的计算,1820年,我国GDP占世界总量的28.7%,远高于同年英国、日本和美国的5.2%、3.1%和1.8%。(19)但1840年我国遭受百年屈辱,到新中国成立,GDP占世界的比重已下降为不到5%。新中国的经济建设,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的快速发展,使一个积贫积弱的中国迅速发展起来,2015年我国GDP占世界的比重已经上升到15.5%,中华民族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离伟大复兴如此之近。

经济学的产生和发展都是源自于成功的实践。美国作为世界最发达的国家,形成了西方主流经济学及其分支,有众多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日本作为后发达国家,依据其成功实践产生了独具特色的产业经济学。我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在成功发展的实践经验中,理应孕育着并可以总结提升出指导发展中国家推进工业化、城镇化和现代化的中国经济学。(20)

实际上,我国在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发展的成功实践经验中,已经总结和提炼出了一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如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经济制度理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分配理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理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对外开放理论等等,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中国理论、中国道路、中国制度和中国文化,甚至在世界上提出了“中国模式”。中国经济发展的巨大成功,就使我们拥有了对中国理论、道路、制度和文化的自信。

三、新发展实践呼唤新理论

我们清醒地认识到,我国实现的成功发展还是阶段性的,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还没有实现。要进一步增强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还需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在新的发展实践中进一步创新,并指导中国实践走向新的成功。

按照世界银行的国家分类标准,一国的发展阶段大致可以分为四个阶段:从低收入迈向中低收入发展阶段、从中低收入迈向中高收入发展阶段、从中高收入迈向高收入发展阶段和从高收入迈向发达国家发展阶段。2015年我国人均GDP达到8000美元,已经进入中高收入国家行列,正在迈向高收入国家。世界经济发展的经验表明,许多发展中国家(地区)都能够利用本国(地区)发展初期的廉价自然资源、廉价劳动力、廉价环境等低成本优势和资源禀赋实现经济起飞,但通常在达到或接近中高收入门槛时,一部分国家或经济体继续保持快速增长,顺利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进入高收入国家或经济体行列,如日本、韩国等国家或经济体;(21)还有相当多的发展中国家或经济体则出现经济增长低速徘徊,甚至停滞,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如巴西、阿根廷等拉美国家和菲律宾、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见图1)。因此,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就成为中高收入经济体进一步发展面临的最大挑战。

上一篇

下一篇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