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美国图书馆界科学数据管理与共享的实践及其启示

28    
关注“壹学者”微信 >>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东方

作者简介:东方,女,1973年生,衡阳师范学院图书馆副研究馆员,湖南 421008。

人大复印:《情报资料工作》2017 年 03 期

关键词: 科学数据管理/ 科学数据共享/ 图书馆/ 数据监护/ 数据分析  scientific data management/ scientific data sharing/ library/ data curator/ data analysis/

摘要:文章首先对目前国内外的相关研究作了简要评述,然后回顾和描述美国图书馆界科学数据管理与共享的实践,主要表现在:对科学数据管理与共享予以持续关注;美国大学图书馆和研究协会积极开展科学数据管理与共享科研项目的研究及实践;积极开展科学数据管理与共享的教育培训,培养优秀人才;并在此基础上分析对我国的有益启示。

1

相关研究简要述评

在大数据时代和“互联网+”时代,科学数据越来越成为具有重要社会价值的战略性资源;加强科学数据管理与共享是提升国家创新能力、提高科技资源管理效率的重要手段。一般认为,科学数据是指通过实验、观测、调查等科技活动或其他方式所获取的、反映客观世界本质、变化规律和特征的基本原始数据和相关元数据,以及按照某种特定需求系统加工整理的各类数据集[1]。而科学数据共享则可界定为通过多种形式和途径公开发布科学研究数据,以便为其他研究机构和研究者所用,其实质是实现科学数据资源的开放与共用[2]。

国内外针对科学数据管理与共享问题进行了较多研究。国外有关科学数据管理与共享的研究主要围绕以下几个方面:(1)从共享层面来看,国际化数据联盟或组织成为科学数据管理与共享的主要形式。如国际科技数据委员会(Committee on Data for Science and Technology)、世界数据中心(World Data Center)、全球研究数据联盟(Research Data Alliance)等[3]。(2)政策法规方面,国际组织和国家层面制定了一系列的科学数据管理相关法规政策,旨在规范科学数据共享进程,如《公共资助科学数据存取宣言》、《WDS(世界数据系统)数据政策》等。(3)共享模式方面,国外科学数据共享主要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公益性的完全开放式共享,另一种是商业性的开放模式[4]。相对于国外研究,我国在科学数据管理与共享这方面起步较晚,但发展较迅速,并且取得了较丰富的研究成果;研究主题主要集中在科学数据高效管理、科学数据共享平台、科学数据监护与服务、科学数据共享政策与开放获取等方面[5]。就图书情报领域而言,国际图书馆界(以美国为代表)对科学数据管理与共享给予高度关注,并积极参与,开展相关实践,取得了一定的成效,特别是高校图书馆、研究型图书馆。我国图书情报界也紧跟国际潮流,积极开展科学数据管理与共享的研究和探索,争取到了一些科研立项资助,公开发表了相当数量的研究论文。为了了解国内最新研究动向,笔者选取2016年图书情报刊物发表的相关论文进行简要评析。检索“中国知网”得知:2016年图情刊物发表的“科学数据管理与共享”论文共9篇,涉及主题主要为:(1)科学数据管理与共享平台建设研究。如,完颜邓邓和高峰[6]对英、美、澳三个国家的科学数据存储与共享平台的建设现状进行了网络调查和分析,并得出一些启示。孙仙阁[7]针对云环境下高校图书馆科学数据集成与共享服务平台构建问题进行了研究,包括可行性、构建原则、实践难点等。徐淑娟和江艳霞[8]以煤炭行业为例,尝试构建基于高校图书馆联盟的科学数据共享平台,旨在实现煤炭行业科学数据的管理与共享。(2)科学数据管理与共享的政策、标准及利用效率等。如完颜邓邓[1]调研了澳大利亚高校科学数据管理与共享政策制定的情况,并分析其对我国的借鉴意义。伏安娜等[9]在全面介绍数据认可印章(Data Seal of Approval,简称DSA)的基础上,揭示其对我国科学数据共享中可信赖性标准制定的启迪。王剑等人[10]通过问卷调查,详细分析了我国科学仪器数据资源共享利用效率的影响因素,提出相应的策略建议。(3)科学数据管理与共享其他相关问题,如共享路径、科学数据元数据、当前国际研究进展等。例如,孙继周[11]研究了E-Science环境下高校图书馆开展科学数据管理与共享的路径问题;满芮和王健[12]就大数据时代科学数据元数据的开放与共享问题进行了探讨;邱春艳和黄如花[4]对2013年至今国际科学数据共享的实践进展进行梳理与追踪等。

总体来看,国外的信息或数据研究机构、图书馆、社会政策研究所以及计算机、生物、心理等学科领域的学者相互合作,通过问卷调查、用户访谈等形式,引导科研人员系统描述其科学数据管理与共享现状、共享的认知和意愿、影响共享的因素以及希望得到的支持等。相比国外的多角度、深层次、结合实践的研究,国内有关科学数据管理与共享的研究较宽泛,较少根据具体学科领域的科学数据特点进行分类讨论。图书馆界亦是如此,大多侧重于科学数据管理与共享的理论探讨,即使构建科学数据共享平台,技术含量也不是太大,有待提高;仍较少有系统揭示国外经验对我国图书馆界的有益借鉴的文献。尽管“科学数据管理与共享”之主题在图书馆界蕴含较大的研究潜力,但笔者并不盲目跟风,而是另辟蹊径,详细探寻美国图书馆界科学数据管理与共享的实践经验,进而剖析对我国图书馆的有益启示,这正是本文所要阐述的主要内容。

2

美国图书馆界科学数据管理与共享的实践

2.1

对科学数据管理与共享的持续关注

在美国社会“科学数据管理与共享”的研究和实践热潮中,图书馆界一直不甘落后,予以持续关注,不断探索图书馆员作为数据监管者(Data Curator)的角色转换,谋求在科学数据管理与共享进程中的一席之地。早在20世纪60年代,美国就提出了“数据图书馆”(Data Library)的概念,图书馆员支持科研人员合理使用科学数据和实现共享[13]。图书馆学者Tabb[14]指出图书馆员是数据科学家,图书馆可以提供数据集成和共享服务。信息技术的发展和科学数据的激增促使美国图书馆界重新思考和定位自身的角色与责任。基于此,美国大学与研究图书馆协会(Association of College and Research Libraries,简称ACRL)于2006年举办全美图书馆界学术研讨会,主题为“新的合作关系:学术图书馆在数字数据宇宙中的作用”,主要触发图书馆界思考和讨论如何参与科学数据的管理和共享[15]。美国伊利诺伊大学的作物学家指出,图书馆在维护和管理科学数据、帮助实现科学数据共享方面有“显著优势”,希望图书馆或其他信息部门能发挥数据传递、数据维护、促使数据共享的职能[16]。为了建立相应的学科数据仓储库,美国的一些大学积极拓展机构知识库的功能,如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Scholar-Sphere机构知识库、普渡大学的学术典藏(PURR)等[17];科研人员希望图书馆帮助构建功能较为完善的科学数据管理与共享系统,提供科学数据的长期存取、有效访问和共享等服务。自2009年起,科学数据监护(Scientific Data Curation)逐渐成为美国图书馆界关注与研究的新热点,大多数高校图书馆采取学科馆员服务模式而实现图书馆与科研团队之间的协作[18]。随着图书馆结构化数据的增多,美国国会图书馆自2010年开始应用关联数据进行书目数据的连接,以简单知识组织系统(SKOS)格式将国会标题表(LCSH)全部关联数据化,促使图书馆界重视关联数据的应用并逐步宣传推广[19]。2012年起,美国政府主导,全民动员,掀起大数据(Big Data)的研究和应用热潮,图书馆界也积极响应。美国学者经过调研后认为,“图书馆可以在大数据环境下承担数据管理职责”。例如,哈佛大学图书馆将图书馆大数据向读者公布,经销商OverDrive公司从图书馆中收集大量数据提供给出版商等[20]。OCLC于2013年发布《大学科学数据管理政策调查报告》,研究的重要议题是图书馆在科学数据管理中的角色[21]。2014年,美国辛辛那提大学图书馆在制定的战略计划中,将科学数据管理与共享、数据仓储、科学数据长期保存作为图书馆的核心业务组成部分[22]。2015年3月,美国大学与研究图书馆协会(ACRL)发布了《2015大学图书馆环境扫描报告》,指出科学数据服务已成为大学图书馆服务的重点[23]。2015年6月,普渡大学与哈佛大学合作召开科学数据管理工作研讨会,探讨积极推动图书馆融入科学研究和科学数据管理的恰当方式[24]。2016年4月,美国图书馆协会(ALA)发布《2016年美国图书馆状态报告》(State of America's Libraries Report 2016),内容包括针对图书馆科学数据开发中有效隐私保护的指导方针[25]。

2.2

积极开展科学数据管理与共享科研项目的研究及实践

在美国,科学数据管理与共享的学术研究和实践需求催生了专门从事此方面工作的机构,一些高校图书馆和研究型图书馆相继设立科学数据管理部门。如,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图书馆成立了科学数据管理职能部门,专门开展同外界机构合作进行科学数据管理与共享的项目协作、科学数据服务以及相应的培训教育等工作。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图书馆设立相关部门,负责校内几个实验室的数据收集、整理、分析工作[26]美国大学与研究图书馆协会(ACRL)研究计划与审查委员会于2014年6月发布了《大学图书馆最新趋势》报告(Report of Top Trends in Academic Libraries)指出,大学图书馆在科学数据管理领域出现了新的机构设置、合作机遇,参与度将逐步提升[27]。ACRL还成立了“数字人文科学数据管理研究所”(Digital Humanities Data Curation Institute),专业从

上一篇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