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建立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两点论的学理基础  

关注“壹学者”微信 >>
30 1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张治栋

作者简介:张治栋,安徽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安徽省生态经济发展创新团队研究员,合肥 230601;荣兆梓,安徽大学经济与社会发展高等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合肥 230601

人大复印:《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与实践》2017 年 06 期

原发期刊:《中国高校社会科学》2017 年第 20172 期 第 36-46 页

关键词: 社会主义/ 市场经济/ 两点论/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摘要:中国道路的经济学理论依据不可能是西化的理论或教条化的理论,而只能是不断创新发展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其关键环节是建立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两点论的学理基础。当前,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之间仍然存在“鸿沟”,需要我们填补。实现公有制需要市场经济,市场经济也要适应公有制,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应当实行双向结合,《资本论》范畴体系仍然适用于市场一般,但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在范畴逻辑关系上截然不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创新必须提炼新范畴。

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八次集体学习时指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们党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同改革开放新的实践结合起来,不断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形成了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许多重要理论成果。①这些理论成果,不仅有力指导了我国经济发展实践,而且开拓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

实践证明,中国改革开放道路的经济学理论依据只能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创新发展的关键环节在于建立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两点论的学理基础。本文围绕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创新与发展,结合近年来国内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的最新成果,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创新发展,尤其是就建立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两点论的学理基础,进行进一步的具有针对性的聚焦研究。

一、中国道路的经济学理论依据是发展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随着改革开放后我国综合国力的显著增强,中国道路逐渐成为国内外学术界广为关注的热点话题,其中也不乏怀疑甚或否定的观点。实际上,中国道路的理论界定是非常明确的,这就是围绕“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这个根本问题,在理论和实践中形成和发展起来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当今中国,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要突出强调走中国道路,就是要坚持从中国实际情况出发,并针对各种疑问与困惑,给出一个准确而又坚定的回答。

(一)中国道路的巨大成就应当归功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始终是我国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的基本指导思想。不同阶段政治经济学的使命是不同的,处于资本主义阶段的政治经济学的使命是推翻旧秩序,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政治经济学的使命是建设新社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最新成果,是我国改革开放实践的行动指导;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核心内容,是推进我国改革开放的关键所在。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历史的选择,这一选择中,“探索”二字是其鲜明的特征。中国道路的形成和发展,直至如今的鲜明中国特色,始终未曾离开过中国的实际情况。中国道路具有实践、理论和制度等形态,它们之间并非相互独立,而是相辅相成、不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实践不但是理论不断发展的基础,也是制度逐渐完善的基石;而理论是实践及其要实现的制度的先导和指南,制度则是创立理论、推进实践的目的和归宿。

历史延续性为中国革命和发展提供了坚实的基础,中国道路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由独特的文化传统、独特的历史命运、独特的基本国情所决定的,也是中华民族长期奋斗求索的必然结果,它植根于中国深厚的历史文化和强烈的价值追求,并由此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②中国道路之所以能够获得巨大成功,主要取决于中国人的价值观及其实践追求。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华民族以一往无前的进取精神和波澜壮阔的创新实践,谱写了中华民族自强不息、顽强奋进、开拓创新的壮丽诗篇,在当代世界舞台演绎了“中国奇迹”。中国改革开放所取得的伟大成就,应归功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归功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

必须指出,中国道路也曾经遇到过许多挫折,但我们始终没有放弃创新探索,我国在经济建设中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离不开自身对过去经验教训的总结。我国放弃与战争动员相适应的资源集中体制,引入微观主体自主的市场选择原则,对于充分利用大量闲置资源起到了重要作用。

(二)中国道路不能以西化的理论或教条化的理论为依据

我国在宏观调控中也借鉴了西方政策工具的设计应用,但据此就将发展的成绩说成是西方经济理论指导的功劳,显然是简单肤浅的。③西方自由主义思潮不但对西方国家发展形成了极其消极的影响,而且对苏联和东欧国家也产生了非常严重的误导,致使这些国家陷入长期的经济停滞,社会矛盾不断激化,甚至国家内乱解体。现在仍有人企图将中国改革开放成就归功于这套已经给别的国家带来祸害的经济理论,目的是争夺中国经济学的话语权,干扰和误导我国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进程。④也有一些学者否定或怀疑中国道路及其历史文化特征。有些学者习惯于以西方经济学理论作为中国道路的评判依据,认为中国道路实际上就是“华盛顿共识”和东亚道路,中国不可能改变世界,也没有独特之处;认为中国正在走向资本主义,从世界人民革命的中心走向资本的中心,需要采取切实措施加以扭转并引入正轨。⑤实际上,这些错误观点存在混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之间本质区别的倾向,其根源就在于缺乏对传统社会主义理论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的正确理解。

中国道路的依据同样不可能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教条化,它既非将马克思恩格斯理论教条化,也不是将列宁斯大林理论教条化,更不是将“苏联模式”教条化。无论是在社会主义革命还是在社会主义建设中,我们都吃过教条主义的大亏,这些教训必须牢记。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依据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这些理论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新发展。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指出,中国历史文化悠久,独特的文化传统,独特的历史使命,独特的基本国情,注定我们必须要走适合自己特点的发展道路。这实际上就已经对此类问题给出了明确结论。把中国道路的实践形态、理论形态和制度形态分割开来,并进一步加以对立,是各种西化或教条化错误的根本原因,也是改革开放与经济建设中遇到各种挫折的根源所在。

实际上,我国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取向,正是马克思主义价值规律作用机理的运用,其过程始终体现着政治经济学理论的创新发展。如果我们把马克思主义简单化教条化,这是一种“僵化”,而把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快速发展说成是西方经济理论指导带来的,则是一种对于西方经济理论的“迷信”。我们不能僵化,更不可迷信。中国道路巨大成就还表现为中国道路更加清晰、更加自信,就此而言,中国道路巨大成绩也应当毫无疑问地归功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

我们不仅要实现从传统计划经济体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平稳转型,还要防止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陷入僵局甚或误入歧途,更要实现社会主义经济持续健康快速发展。毋庸置疑,在推进改革开放和加快经济建设的进程中,将会有更多疑难问题需要我们解决。如果说这些问题在改革开放初期还不是非常尖锐,那么随着改革开放深化发展和经济建设攻坚克难,这些问题变得越来越棘手,也越来越重要,需要我们从顶层上加以设计,从理论上加以解决。

中国改革不能盲从理论教条陷入停止封闭,更不能迷信西化理论误入歧途,只能以来自于鲜活实践和制度本质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为指导。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个国家特别是哪个大国,能够完全照搬别国的理论而跻身强国之列。生产交换条件不同,时代、国情和发展阶段存在差异,只有对其自身发展进行深入研究并上升为一般性规律,才能成为理论并指导实践。因此,我们要始终坚持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并将四个自信紧紧结合起来,统一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中。

(三)中国道路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实践相结合的产物,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道路依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就是要依据发展中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论指导,仍然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尤其是要坚持历史唯物主义。当前推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创新,要立足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与发展现实。

毫无疑问,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发展要注重历史分析和学科融合。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要构造历史观,植入中国元素,把政治经济学的历史分析传统与中国的历史文化传统以及传统智慧相结合,面向中国当前实际,推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创新发展。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要保持长久的生命力和创造力,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中保持它的指导力和解释力,就必须以更加开放的姿态参与学科交融、合作竞争与创新发展。

因此,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发展也需借鉴包括西方经济学在内的所有文明成果。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要能够反映现代科技的最新成就,利用经济学发展的优秀成果。即使对待西方经济学,也不能一概予以否定,而是要合理地加以利用。当代西方经济学中的古典经济学,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发展的理论来源之一。马克思主义理论中本来就有宏观理论,但可以借鉴西方经济学做法,创造生产函数,构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宏观理论。

但是,即使借鉴包括西方经济学在内的有益文明成果,发展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也不能脱离中国实际,而应加强与中国当前实践的紧密结合。例如,借鉴西方经济学建立政治经济学宏观理论部分时,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方法论同样不能丢,因为其微观基础是公有制为主体的多种经济成分,并且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其相互关系和相互作用会发生变化,而西方经济学则是以私有制为基础,有着明显不同。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政治经济学的重要性。从“学好用好政治经济学”到“不断开拓当代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再到“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大原则”,体现着中国道路的经济学理论依据只能是发展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体现着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实践相结合的不断认识和深化过程,体现着不断创新发展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迫切要求,体现着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两点论和辩证法的始终坚持。

二、政治经济学在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之间的“鸿沟”

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之间的关系,既是政治经济学的一个重大理论问题,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亟待解决的实际问题。什么是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不等于资本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促进了经济发展,但也有消极影响,应当全面看待。⑥我国正在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鸿沟”的存在有其历史背景,“鸿沟”在实践中予以填补也是其必然。

(一)“鸿沟”在理论上与实践中都有其产生的历史背景

长期的计划经济使得我国市场经济发育滞后,需要在解构的基础上予以重建,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之间的这道“鸿沟”也要加以填充,并在实践中得到逐步弥合。邓小平开创性地提出在社会主义搞市场经济,并在中国实践中获得巨大成功,但市场经济都有共性,都有其内在的矛盾。斯密在《国富论》中认为,市场经济中最重要的经济决策是由无数主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