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基于政策视角的国际移动学习趋势研究

109 1  
关注“壹学者”微信 >>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顾凤佳

作者简介:顾凤佳,上海开放大学 开放教育研究所,上海 200086 顾凤佳(1985- ),女,上海人,助理研究员,华东师范大学在读博士,研究方向为教育政策、移动学习、终身学习。

人大复印:《成人教育学刊》2017 年 06 期

原发期刊:《成人教育》2017 年第 20171 期 第 80-86 页

关键词: 移动学习/ 教育政策/ 趋势/ mobile learning/ educational policy/ trend/

摘要:随着社会和技术的发展,移动学习逐渐普及,并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和学习方式。当前,部分发达国家如美国、韩国和丹麦等针对移动学习应用于教与学的发展在政府层面制定了相关政策,并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该研究从政策视角出发,以国际经验为基础,分析移动学习的趋势。首先,各国移动学习政策在基本价值取向上体现了对于享有资源的平等和教育机会平等的重视;其次,各国都意识到基础设施建设在移动学习可持续发展方面的重要性;再次,在推进移动学习的进程中,各国将教师的教育能力提高作为一项重要工作,并将其作为政策文件中的一个重要部分;最后,随着终身教育理念和实践的不断发展以及移动学习的逐渐深入人心,各国亦越来越重视培养高素质的“数字公民”。

[中图分类号]G44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8794(2017)01-0080-07

随着经济、社会和科学技术的快速发展,学习型社会建设进程的不断加快,上网设备向移动设备端转移、使用基础环境的改善和上网成本的下降等,人们的生活和学习方式都在发生变化,可以预见,移动学习将逐步普及,成为学习型社会的主流学习形式。

目前,从全球范围来看,移动学习相关政策的研究和实践才刚起步。针对目前世界各国普遍缺乏引导移动学习并使新技术能为学习者和教师带来益处的政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呼吁各国政府就移动技术在教育中应用而制定各个层面的明确政策指令。世界各国为解决移动技术或相关的移动学习新现象带来的问题,正在努力修改或制定新的政策。[1]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调查结果表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政府对移动学习有较高程度的支持。美国、加拿大、丹麦、日本、马来西亚、新加坡、韩国等已经在移动学习领域投入了专项公共资金或者民间资金,通过具体的方案和项目以鼓励手机在教育中的使用。[2]虽然在大多数国家正通过各种来源的资金和各项行动来积极支持手机在教育中的使用,但在国家层面制定明确的、针对移动学习的战略或政策的国家却为数不多。目前,欧洲国家中丹麦是为数不多的在国家政策文件中直接涉及移动学习的国家之一;亚洲国家中只有韩国正在制定有关移动学习的相关政策,有关移动学习的内容虽然被包含在各项ICT政策中,但是有明确的指向性,具有一定的代表性;美国对移动学习的相关概念关注度很高,并且在涉及教育技术和网络访问的政策中明确提到了移动学习,因此本研究选择这三个国家的移动学习政策作为研究对象。考虑到教育本身的复杂性以及移动学习政策涉及多维度的事实,本文中所研究的移动学习政策其表现形式包括方针、路线、战略、规划、规章、条例等外显的形式以及相应的行动策略等动态的形式。

一、通过制订发展规划提升移动学习的战略地位

宏观发展规划具有引领教育改革的作用,各国政府为推动移动技术在本国教育领域的应用,都推出了一系列具有战略意义的,且具有整体性、长远性特征的移动学习政策。

1.美国:2016年美国国家教育技术计划

《美国国家教育技术计划》(National Education Technology Plan,简称NETP)是美国标志性的教育技术政策性文件。2016年的国家教育技术计划——《为未来学习作准备:重新设想技术在教育中的作用》(Future Ready Learning:Reimagining the Role of Technology in Education),表达了通过平等、积极利用技术和协同领导,让学习可以无处、无时不在的理念。

该计划认为通过移动设备和在线协作平台,位于偏远地区的学习者也可以与在世界各地做类似工作的人一起合作。教育工作者能够更好地结合每个学习者的需求开展个性化和定制化的学习。他们也可以通过社交媒体工具加强与导师、同伴和其他同事的沟通。主要从五个方面展开:(1)利用技术开展学习:利用技术促进学习变革,为学习者提供更大的公平性和可访问性。(2)技术应用于教学:教育工作者要有充分的知识和技能利用高科技的学习环境。(3)推动领导力变革:对于学习和教学发生的系统性变化,教育领导者需要创建一个技术能够最好地满足所有学习者需求的愿景,并将愿景转化为行动。(4)技术驱动的学习评价:将评估嵌入数字学习活动中以减少对学习的干扰。(5)更新基础设施:技术驱动的学习、教学和评估需要完善的基础设施作为保障。

对移动学习的推进尤其体现在基础设施方面的规划,该计划的目标是让所有的学生和教育工作者在他们需要学习时享有完善和全面的基础设施。为未来培养成功的学生,需要完善且灵活的学习基础设施,支持新型的参与学习,为技术工具提供无处不在的接入口,允许学生创造、设计和探索。基础设施的基本要素包括:(1)无处不在的连通性。使学习者无论在校内外都能持续访问高速互联网。(2)强大的学习设备。使学习者和教育者能够接入大量的互联网资源、促进沟通和协作的移动设备。(3)高质量的数字学习内容。可以用于设计和传播相关学习经验的数字学习内容和工具。(4)负责任的使用政策(Responsible Use Policies,简称RUPs),用于保障学生安全学习、确保基础设施应用于学习的指导方针。如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县公立学校(Baltimore County Public School,BCPS)开展了一个技术驱动学习的地区综合计划。目前,该校正在更新基础设施,为教师和学生发放移动设备,更新网络以确保所有的学校实现无线联网。另外,该校还与巴尔的摩县的公共图书馆系统合作,使学生可以在任何县图书馆联网。[3]

2.丹麦:e-Government Strategy 2011-2015和Digital Strategy 2016-2020

丹麦政府对移动学习也一直保持着非常高的关注度,并提供了大力支持。丹麦是欧洲国家中为数不多的在国家政策文件中直接涉及移动学习的国家之一。丹麦政府将移动学习明确写入到政府文件中,并从不同角度对移动学习的开展进行了逐步规划。

早在2011年8月,丹麦政府就出台了“通向未来的幸福数字通道”(Digital Path to Future Welfare e-Government Strategy 2011-2015)的ICT国家战略,2012年1月由新上任的政府修订。该战略涵盖了丹麦社会的各个层面,要求四年内投入约2亿欧元在学校开展信息和通信技术相关的活动。其中一部分投资用于开发数字学习资源,创设更高效的在线和移动平台。[4]丹麦从两方面推动移动学习的发展,一是建设数字学习材料,建设类似于适用于智能手机和平板设备的“应用程序商店”。二是鼓励学生将自己的移动设备带去学校。对于个别无法将他们自己的设备带去学校的学生,学校将为他们提供例如笔记本电脑或平板电脑等设备。[5]

在此基础上,2016年5月,丹麦政府推出了2016-2020年的数字战略——《更强大、更安全的数字丹麦》(A Stronger and More Secure Digital Denmark,Digital Strategy 2016-2020)。该战略中提出丹麦必须要抓住数字机遇,让数字解决方案成为公共服务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比如护理人员可以使用平板电脑监控和记录老年人的健康情况,教师使用数字化学习工具和资源因材施教,病人能够使用技术在家监测自己的病情。

此外,该战略提出儿童的数字化学习与教育应早在幼儿园阶段就开始,并贯穿整个教育体系。儿童和年轻人必须能够使用数字技术、设备和平台。他们必须具备安全使用互联网的知识和技能。在利用技术开展学习和教学方面,丹麦政府提出2018年年底之前,将在市立小学和中学中开展信息技术教学应用评估,并确保学生、家长、教师和儿童看护人员都拥有一个门户网站,便于资源共享和信息交流。到2019年,所有高中的书面考试将实现数字化,到2020年所有小学和中学的书面考试也都将实现数字化。

目前,在丹麦,许多日托机构的儿童看护人员、学校和青年教育项目中的教师已经在日常工作中使用包括手机等移动设备在内的移动设备和学习资源,以提高教学和学术水平,激发孩子、年轻人与大学生的学习热情,使他们能够根据自己的节奏和已有的水平开展学习。[6]

3.韩国:智慧教育推进战略

目前,韩国政府尚未建立专门的移动学习政策,而是将其包含在更广泛的ICT政策中,利用移动技术来构建未来更美好的学习环境。韩国教育科学技术部(Ministry of Education,Science and Technology)于2011年6月向总统府递交了《通往人才大国之路:推进智慧教育战略》提案,并于同年10月发布了《智慧教育推进战略》(Strategy for Promoting SMART Education),目的是进行教育改革,改造课堂,提高技术支持的学习效果,培养适应未来信息社会的创新型国际人才。[7]

该战略的核心内容是自2015年起将在一线学校正式实施个性化的智能教育,学生可以随时随地使用技术开展学习,用纸张制作的传统教科书将在学校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电子书。韩政府为此将投入约21亿美元。韩国也是世界上第一个宣布这一全国性计划的国家。[8]为了使电子书便于学习者使用,2014年韩国开发了5种版本的电子书阅读器(Win,Win8RT,Android,Android-Mobile,iOS),其中也包括移动学习可使用的安卓移动阅读器。同时也开发了基于Android和iOS系统的移动应用程序Digital Textbook,并不断提高该移动应用程序上可使用的课程数量,2013年第一学期移动端上的课程数量占所有电子书的61.5%,到2014年第二学期提高了10.4%,为71.9%。[9]随着电子书计划在韩国全国范围内的推广,韩国的信息技术公司和电信公司也开始销售移动学习设备、服务和平台。例如,SK Telecom公司推出了名为“T Smart Learning”的移动学习平台,为学习者提供在线工具和移动设备,帮助他们管理自己的学习过程。这一平台还为自主学习提供了可定制的内容和工具。目前,该平台用于支持数学和英语学科的课外学习。[10]

二、通过设备和技术投入促进移动学习开展

移动设备和技术是移动学习得以开展的基础条件,因此,各国在政策制定过程中,将此列为重要领域,因为技术和设备的投入直接关乎移动学习的开展质量,这也成为各国不断探索移动学习深入开展的重要途径。

1.美国:为学校和学生提供移动设备并不断提高网络连接性能

移动学习的开展离不开移动设备和无线网络,2013年6月6日奥巴马总统在讲话中提到:“我们在喝咖啡时希望有Wifi,为什么在学校不能有呢?我们为什么不把它用于孩子的教育呢?”[11]正是认识到了学生和教师不断增长的对接入高速互联网的需求,奥巴马总统发起了“连接教育倡议”(ConnectED Initiative),设立了行动目标,即99%的学生都能够在他们的学校和图书馆接入互联网,且每1000名学生的接入速度不低于100Mbps,到2018年速度将达到1Gbps。由此,学校的网络连接性能已取得显著进展。(ConnectED Initiative还呼吁私营部门为教师和学生提供移动学习设备以及价格可与教科书等印刷材料匹敌的学习内容和资源,并为移动设备提供快速的网络连接。通过这一倡议,私营部门承诺投入20多亿美元以提供设备,包括移动设备、免费软件、教师培训和家庭无线连接。[12]

在资金方面,2014年11月19日,美国教育技术办公室发出了“Dear Colleague Letter:Federal Funding for Technology”的官方信件,为学校和教师

上一篇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