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资本论》的对象问题

194 1  
关注“壹学者”微信 >>

王庆丰 教授 博士生导师

吉林大学 哲学社会学院

“人大复印”转载量 50 篇

+关注

第一作者:王庆丰

作者简介:王庆丰,河南林州人,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长白山学者”特聘教授,吉林大学哲学基础理论研究中心暨吉林大学哲学社会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人大复印:《哲学原理》2017 年 07 期

原发期刊:《华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 年第 20172 期 第 26-32 页

关键词: 征候阅读法/ 对象/ 概念/ 《资本论》/

摘要:阿尔都塞主张对《资本论》进行哲学阅读,这种阅读的切入点就是重新思考《资本论》的对象问题。阿尔都塞以征候阅读法揭示出古典经济学隐匿的东西,使认识成为一种生产。古典经济学的对象是绝对既定存在的“经济事实”,并且与人本学意识形态紧密相联。《资本论》重新发现了剩余价值,这一对象不是数量意义上的经济事实,而是从事实生产出的概念。与古典经济学同质的平面空间不同,《资本论》的对象结构是以生产关系为支配的复杂空间。由此,阿尔都塞为我们奠基了一种基于《资本论》的科学主义的马克思主义,在他看来,我们能找到马克思“真正哲学”的地方只能是《资本论》。

[中图分类号]B17;A81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0-5455(2017)02-0026-07

阿尔都塞即使不是对马克思《资本论》理解最为深刻的哲学家,也是最为深刻的哲学家之一。在阿尔都塞看来,每个人都以各自不同的方式在《资本论》这个茫茫森林中为自己开辟道路。《资本论》这一文本对于阿尔都塞来说具有十分独特的意义:它不仅是阿尔都塞反对人本主义马克思主义的文本利器,更是他建构科学主义马克思主义的文本根据,“保卫马克思”的理论依据应当从《读<资本论>》中去寻找。阿尔都塞明确指出:“我们可以读到马克思真正哲学的地方是他的主要著作《资本论》。”①这一排他性的判断,使得《资本论》被放置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中心,也使得阿尔都塞的《资本论》解读更为瞩目。

阿尔都塞对《资本论》的解读是以追问《资本论》的对象问题为切入点的。《资本论》的对象问题看似一个不证自明的问题,阿尔都塞却要把这个问题当做一个严肃的“认识论问题”重新进行思考。阿尔都塞指出:“这里我要向他直接提出一个作为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对象本身的基本的认识论问题,也就是说,我要尽可能准确地确定马克思在写作《资本论》期间所达到的明确的哲学意识的程度。确定这一点实际上就是在马克思通过他的科学论证本身所开辟的新的哲学领域中把他已经阐明的东西同尚未阐明的东西加以比较。”②阿尔都塞关于如何解读《资本论》的这段话包括三重意思:第一,从研究内容来看,阿尔都塞要把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对象本身当做一个基本的认识论问题提出来;第二,从研究目的来看,要准确地确定马克思在写作《资本论》期间所达到的明确的哲学意识的程度;第三,从研究方法来看,把马克思已经阐明的东西同他尚未阐明的东西加以比较。阿尔都塞解读马克思《资本论》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呈现“马克思真正的哲学”。

一、《资本论》的“有罪阅读”

在某种意义上,对任何一部文本进行解读的深度,不仅取决于读者自己对阅读本身的理解程度,更取决于他是否具有一种独特的阅读方法。在阿尔都塞看来,没有任何一种阅读是无辜的,我们对文本的阅读都是一种有罪的阅读,这是因为我们总是根据我们自己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去解读作为对象的文本。关于这一点,阿尔都塞在解读《资本论》时具有清醒的理论自觉。阿尔都塞指出:“既然不存在无辜的阅读,那么我们就来谈一谈我们属于哪一种有罪的阅读。我们都是哲学家。我们没有作为经济学家、历史学家或文学家阅读《资本论》。我们没有就《资本论》的经济内容或历史内容,也没有就它的单纯的内在‘逻辑’对《资本论》提出问题。我们是作为哲学家来阅读《资本论》的,因为我们提出的是另一类性质的问题。直截了当地说,我们对《资本论》提出的是它同它的对象的关系问题,因而同时也就提出了它的对象的特殊性问题。”③

在此,阿尔都塞清楚地向我们表明:他对《资本论》的阅读不是经济学家、历史学家或文学家式的,而是作为哲学家的阅读,也就是说是对《资本论》进行哲学式解读。“从哲学角度阅读《资本论》和无辜的阅读完全不同,这是一种有罪的阅读,不过它并不想通过坦白来赦免自己的罪过,相反,它要求这种罪过,把它当做‘有道理的罪过’,并且还要证明它的必然性,以此来捍卫它。”④从哲学的解读阅读《资本论》诚然是一种有罪的阅读,但却是一种“有道理的罪过”,特殊的阅读通过它的必然性来证明自身是合理的阅读。对于阿尔都塞来讲,究竟什么又是对《资本论》“无辜的阅读”呢?“毫无疑问,我们把在《1844年手稿》中起决定作用并在《资本论》中仍然暗暗诱使人们返回历史主义的全部意识形态的要求归结为一种明确的无辜的阅读,这绝不是偶然的。”⑤根据阿尔都塞的论述,符合全部意识形态的要求的阅读就是一种明确的无辜的阅读。我们知道在阿尔都塞的语境中,“意识形态”和“科学”是相对应的概念。从认识论的视角来看,意识形态认识论造成的是一种同质性结论,因为它在认识之前就已经有了所谓的确定无疑的正确答案。而对于科学的认识论来说,认识则是生产。在阿尔都塞看来,对《资本论》的哲学阅读属于有罪的阅读,是对《资本论》对象的科学认识论的阅读,区别于意识形态无辜的阅读。科学和意识形态之间存在着理论上重要的、实践上具有决定意义的差别。

马克思在1857年的《导言》中严格地区别了“现实对象”和“认识对象”,同时也区别了它们的过程,而最重要的则是说明了这两个过程在发生顺序上的差别。《资本论》的“对象”问题指的是“认识对象”而不是“现实对象”。阿尔都塞指出:“作为哲学家阅读《资本论》,恰恰是要对一种特殊论述的特殊对象以及这种论述同它的对象的特殊关系提出疑问。这就是说要对论述一对象的统一提出认识论根据问题。”⑥这就是我们由于对《资本论》进行哲学阅读而对它提出认识论问题的含义。这种哲学阅读属于一种科学的认识论,与意识形态的认识论区分开来,以破除以往在人们脑海中占主导地位的阅读的宗教神话。同阅读的宗教神话决裂,也就是同意识形态认识论决裂。科学的认识论可以使我们走出意识形态建立的封闭的圆圈,在新的领域里提出新的总问题。“必须彻底改变关于认识的观念,摒弃看和直接阅读的反映的神话并把认识看做是生产。”⑦如果我们带着这样的问题去阅读《资本论》,那么在阅读过程的每一步都必将提出这样的问题:《资本论》的对象究竟在哪些方面不仅区别于古典甚至是现代经济学的对象,而且也区别于青年马克思的著作特别是《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的对象?进而提出这样的问题:《资本论》的论述究竟在哪些方面不仅同古典经济学的论述相区别,而且也同青年马克思的哲学的(意识形态的)论述相区别?

在对《资本论》进行哲学阅读的过程中,阿尔都塞提出了一个重要的阅读方法:征候阅读法。征候阅读法区别于以经验认识论为基础的直接阅读法。阿尔都塞认为马克思在阅读古典经济学著作的时候也包含着这种直接阅读。直接阅读法是一种栅栏式的阅读,“疏忽”是由“看”的空缺造成的,而与对象没有关系。“看就是看的结构条件的行为,就是总问题领域所内在的对它的对象和问题的反思关系。在这种情况下,看就失去了它的神圣阅读的宗教特权。看就不过是把对象和问题同它们的存在条件联结起来的内在必然性的反思,而对象和问题的存在条件又同它们的产生条件联系在一起。严格地说,不再是主体的眼睛(精神的眼睛)去看理论总问题所决定的领域中存在的东西,而是这个领域本身在它所决定的对象或问题中自己看自己,因为看不过是领域对它的对象的必然反思。”⑧用看的直观模式是不可能考虑到深层的理论结构的。看不见的东西就是理论总问题不看自己的非对象,因为总问题领域把看不见的东西规定并结构化为某种特定的被排除的东西即从可见领域被排除的东西。看不见的东西就是黑暗,就是理论总问题自身反思的失明。“这些新的对象和问题在现存理论领域内必然是看不见的,因为它们不是这一理论的对象,因为它们是被理论拒绝的东西,因而必然是与这个总问题所规定的看得见的领域没有必然联系的对象和问题。它们是看不见的东西,因为它们理所当然地从看得见的领域被排挤出来。”⑨现存领域的全部职能就在于不看这些对象和问题,并阻止看到它们。因为这些对象和问题对于现有的理论总问题来说是“非对象”或“非问题”。征候式阅读法就是要去揭示这些处在黑暗中的被排挤掉的东西。

顾名思义,征候阅读法就是通过显白的“征候”去阅读,把所读的文章本身中被掩盖的东西揭示出来。如果用“看得见的东西”和“看不见的东西”这一对术语去表达:征候阅读法就是通过“看得见的东西”去揭示“看不见的东西”。因此,征候阅读法首先要摒弃直接阅读的反映神话,直接阅读只能看见“看得见的东西”,而“看不见的东西”才恰恰是我们阅读的目标。“看得见的领域中的看不见的东西在理论的发展中一般来说不是某种外在的、与这个领域决定的看得见的东西格格不入的东西。看不见的东西由看得见的东西规定为它的看不见的东西,规定为它的被看所排斥的东西。因此,用空间比喻的话来说,看不见的东西不是简单地处在看得见的东西之外的东西,不是排斥物的外在的黑暗,而恰恰是看得见的东西本身固有的排斥物的内在黑暗,因为排斥物是由看得见的东西的结构决定的。”⑩正因为“看不见的东西”是一种“内在黑暗”,这就要求人们不仅要有明亮的“眼睛”还要有“光”,由此才能进入征候阅读的领域内。阿尔都塞要求对马克思以及马克思主义的著作逐一地进行“征候”阅读,即系统地不断地生产出总问题对它的对象的反思,这些对象只有通过这种反思才能被看得见。在这一阅读过程中,要通过“征候”去揭示那些本应该是新对象但却在旧的问题体系中以空白和沉默的方式出现的内容。这个新

上一篇

下一篇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