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自由个性的实现

174 1 1
关注“壹学者”微信 >>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白刚

作者简介:白刚,1972年生,吉林大学哲学基础理论研究中心暨哲学社会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人大复印:《哲学原理》2017 年 08 期

原发期刊:《江海学刊》2017 年第 20173 期 第 40-46 页

关键词: 资本/ 自由/ 商品交换/ 财产权/ 个人所有制/ 自由个性/

摘要:《资本论》通过“政治经济学批判”,揭示并否定了资本主义“商品交换”所体现的“形式自由”和资产阶级“财产权”背后所掩盖的“虚假自由”,在扬弃这些“自由”所依赖的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基础上,通过“重建个人所有制”而实现人之“自由个性”全面发展的“真实自由”。这实际上就是变“资本的独立性和个性”为“活动着的个人的独立性和个性”、也即从“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走向人的“自由个性”的过程。在此过程中,《资本论》展开了对“自由问题”的批判的和革命的“政治经济学”解答,实现了从“资本”而深入“自由”的超越和转变。《资本论》就是“自由观”的革命。

作为“政治经济学批判”的《资本论》,最关乎本质的就是“资本”问题。但透过对“资本”问题剖析和解答的结果,却是“自由”问题。《资本论》的“中心思想”就是:“把人和人类从压迫他们的种种势力的支配下解放出来的思想,对自身命运和全人类命运负责的个性的形成的思想。”①所以在三大卷的《资本论》中,马克思虽然分析了资本的生产过程、流通过程和资本主义生产的总过程这一现代政治经济学的基本结构以及经济体系的根本矛盾,但他尤为感兴趣的却是“自由在现代社会中的真正可能性”②。这就是说,马克思倾其一生的巨著《资本论》,通过“政治经济学批判”所真正揭示、关注和追求的,正是早在《共产党宣言》中就明确提出的变“资本的独立性和个性”为“活动着的个人的独立性和个性”,后来又在《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中进一步强调的从“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走向人的全面发展的“自由个性”的问题。

“商品交换”体现的“形式自由”

在《资本论》的开篇,马克思即指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占统治地位的社会财富,表现为‘庞大的商品堆积’。”③而资本家正是通过“商品交换”——这一“惊险的一跳”来完成资本增殖而获取财富的。资本家之所以能获取财富,就在于他们假借商品的等价交换原则进行“劳动力买卖”来实现。表面上看,资本主义社会里的“劳动力买卖”是自由的和平等的:“劳动力占有者和货币占有者在市场上相遇,彼此作为身份平等的商品占有者发生关系,所不同的只是一个是买者,一个是卖者,因此双方是在法律上平等的人。”④所以,资产阶级只是把劳动力市场看作是商品市场的一个特殊部门,认为它仍然受“交换价值”所控制。但实际上,“自然界不是一方面造成货币占有者或商品占有者,而另一方面造成只是自己劳动力的占有者。这种关系既不是自然史上的关系,也不是一切历史时期所共有的社会关系”,它“只有在一种十分特殊的生产方式即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基础上才会发生”。⑤对此,马克思不无讽刺地指出:“资本家和工人之间的交换关系,仅仅成为属于流通过程的一种表面现象,成为一种与内容本身无关的并只是使它神秘化的形式。劳动力的不断买卖是形式。其内容则是,资本家用他总是不付等价物而占有的他人的已经对象化的劳动的一部分,来不断再换取更大量的他人的活劳动。”⑥由此可以懂得,“为什么劳动力的价值和价格转化为工资形式,即转化为劳动本身的价值和价格,具有决定性的重要意义。这种表现形式掩盖了现实关系,正好显示出它的反面。工人和资本家的一切法的观念,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一切神秘性,这一生产方式所产生的一切自由幻觉,庸俗经济学的一切辩护遁词,都是以这个表现形式为依据的。”⑦在此基础上,马克思更深刻地看到,资本主义社会流通领域的这种状况,在生产领域有过之而无不及。劳动力的买和卖“一离开这个简单流通领域或商品交换领域”而进入“隐蔽的生产场所”,“我们的剧中人的面貌已经起了某些变化。原来的货币占有者作为资本家,昂首前行;劳动力占有者作为他的工人,尾随于后。一个笑容满面,雄心勃勃;一个战战兢兢,畏缩不前,像在市场上出卖了自己的皮一样,只有一个前途——让人家来鞣。”⑧所以说,正是由于资产阶级社会的以资本增殖为目的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撕下了罩在家庭关系上的温情脉脉的面纱,把一切都淹没在利己主义打算的冰水之中,更为关键的是,“它把人的尊严变成了交换价值,用一种没有良心的贸易自由代替了无数特许的和自力挣得的自由”⑨。由此可见,无论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流通领域还是生产领域,广大雇佣工人只是任人宰割的羔羊,毫无独立性和个性可言。

在《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中,马克思就明确而深刻地揭露了资本主义社会交换过程中所体现的自由和平等的“形式性”:“流通中发展起来的交换价值过程,不但尊重自由和平等,而且自由和平等是它的产物;它是自由和平等的现实基础。作为纯粹观念,自由和平等是交换价值过程的各种要素的一种理想化的表现;作为在法律的、政治的和社会的关系上发展了的东西,自由和平等不过是另一次方上的再生产物而已。”⑩在此意义上,正是由于资本主义社会建立在交换价值为基础的自由所具有的形式性和神秘性,就导致“产生了那些社会主义者的错误,特别是法国的社会主义者的错误,他们想要证明,社会主义就是实现不是由法国革命所发现的,而是由它在历史上加以传播的资产阶级的理想,并且要竭力证明,交换价值最初(在时间上)或者按其概念(在其最适当的形式上)是普遍自由和平等的制度,但是被货币、资本等等歪曲了。或者他们断言,历史迄今为止企图以适合自由和平等的真实性质的方式来实现自由和平等的一切尝试都失败了,而现在他们,例如蒲鲁东,却发现了用这些关系的真正历史来代替它们的虚假历史的灵丹妙药。交换价值制度,或者更确切地说,货币制度,事实上是自由和平等的制度。”(11)在这里,马克思实际上批评了那些把“交换价值制度”看作是真实的自由平等制度的“社会主义者”与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们犯了同样的错误:把形式的自由当成了实际的自由。

从形式上看,在资本主义交换制度下,劳动者跟资本家拥有同样的自由,可以就工资和工作条件进行讨价还价。“平等和自由不仅在以交换价值为基础的交换中受到尊重,而且交换价值的交换是一切平等和自由的生产的、现实的基础。”(12)不过,与他们的形式自由相比,劳动者的实际自由却大大低于资本家的实际自由。对此马克思指出:劳动者把自己的劳动力卖给资本家时所缔结的契约,可以说像白纸黑字一样表明了他可以自由支配自己。在成交以后却发现,他不是“自由的当事人”,他自由出卖自己劳动力的时间,是他被迫出卖劳动力的时间;实际上,他“只要还有一块肉、一根筋、一滴血可供榨取,吸血鬼就决不罢休”。(13)所以,平等的交换和契约只是表面过程,在其深处则完全是另一个过程:在这另一过程中,个人之间这种表面上的平等和自由就消失了。也就是说,虽然劳动者形式上是自由的,但他们的实际自由较之资本家是微不足道的且在不断减少。对此,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对建立在劳动力的买卖基础上的所谓“自由—平等—所有权”的“三位一体”进行了深刻地揭露和批判:“劳动力的买和卖是在流通领域或商品交换领域的界限以内进行的,这个领域确实是天赋人权的真正伊甸园。那里占统治地位的只是自由、平等、所有权和边沁。自由!因为商品例如劳动力的买者和卖者,只取决于自己的自由意志。他们是作为自由的、在法律上平等的人缔结契约的。契约是他们的意志借以得到共同的法律表现的最后结果。平等!因为他们彼此只是作为商品占有者发生关系,用等价物交换等价物。所有权!因为每一个人都只支配自己的东西。边沁!因为双方都只顾自己。”(14)实际上,作为“三位一体”的“自由—平等—所有权”,在现实社会中只被资产阶级所真正享有,是资产阶级制造出来欺骗无产阶级的最大意识形态。为此,马克思特别花费了近四十年的时间写作《资本论》,目的就是分析并证明这一看法:商品交换根本就是在无产阶级中间“复制贫困”,而在资产阶级中间“复制剩余价值”。所以,正是《资本论》的“政治经济学批判”,“摧毁了关于自由、平等和私有财产之间的联系的性质的这种意识形态的幻觉”。(15)在此意义上,列宁强调指出:“任何一个读过马克思著作的人,甚至任何一个只要读过一本叙述马克思学说的通俗读物的人都会知道:马克思恰恰是把他一生的很大一部分时间、很大一部分著作和很大一部分科学研究用来嘲笑自由、平等、多数人的意志,嘲笑把这一切说得天花乱坠的各种边沁分子,用来证明这些词句掩盖着被用来压迫劳动群众的商品所有者的自由、资本的自由。”(16)列宁对马克思自由之诊断的定论,可谓一语中的,入木三分。

本来,自由、民主和平等这些价值在马克思看来都是不言而喻的,应为广大无产者所真正享有的,但使他感到强烈不满的是:在资本主义私有制下,民主仅仅是政治上的,平等仅限于选票,宪法宣布的自由也仅停留于形式,并不能阻止无产者的被统治、被剥削和被奴役状态。对此状况,马克思发自肺腑地、持之以恒地批判和反对。他之所以认为在资本主义商品交换制度下自由都是“形式的”,不是因为他轻视政治自由和个人自由,而是因为资本主义社会的“财产权”关系阻止大多数人真正地享有这些最基本的权利。通过无产阶级革命,剥夺资产阶级财产权,彻底消灭资本主义私有制及其交换关系,创建所有人都能在其整个生活中真

上一篇

下一篇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