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国产高票房IP电影的北美市场竞争力及文化分析

159 2  
关注“壹学者”微信 >>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李静

作者简介:李静,暨南大学 文学院,广州 510632 李静(1982- ),女,河南商丘人,暨南大学文学院讲师。

人大复印:《文化创意产业》2017 年 04 期

原发期刊:《北京社会科学》2017 年第 20172 期 第 54-63 页

关键词: IP电影/ 北美市场/ 竞争力/ 文化安全/ IP film/ North American market/ competitiveness/ cultural security/

摘要:国产IP电影在国内市场具有强大票房影响力,但在北美市场竞争力孱弱。此类影片对粉丝群体的迎合,引致大众性和消费性最大程度的扩张,对艺术性等文化质素产生极大挤压,唯利主义成为其显著特征,文化质量堪忧。在提倡文化软实力竞争和中国文化“走出去”的国策背景之下,国产IP电影的文化和意识形态意义需要重视和强化,资本、文化与政治的撕裂应重新整合,从而降低文化安全风险,提升中国文化竞争力,为国家文化安全提供坚实保障。

[中图分类号]J943

[文章编号]1002-3054(2017)02-0054-10

[文献标识码]A

[DOI]10.13262/j.bjsshkxy.bjshkx.170206

国产IP电影最早可追溯至根据同名网络小说改编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后有《杜拉拉升职记》《失恋33天》《那些年,我们追的女孩》《小时代》等多部IP电影相继推出。至2014年,IP电影作为业界热词流行一时。其后,在IP概念下推出的《爸爸去哪儿》大电影、《匆匆那年》《煎饼侠》《何以笙箫默》《左耳》《澳门风云3》等均引起关注,并获取极高票房。当下,IP概念及其实践已经深度介入中国电影的创作。

如果仅从“非原创”(或者改编)的角度看,IP电影并不是新鲜事物。电影与其他叙事艺术的关联互动在其诞生之初就已存在。但是,当下火热的IP电影与传统意义上的改编具有本质区别。IP电影的操作过程有3个步骤:首先,根据流行程度、受众粉丝数量,测算潜在观众规模,然后决定是否购买相关的概念、形象或者故事的版权;其次,签订版权协议,及时购买版权,获得版权法的保护,占取垄断性资源;再次,组建创作团队,进行具体的跨界改编或系列化内容开发。由此可见,与传统的影视改编不同,IP电影的运作颠覆了从创作到接受的过程。它是从接受终端(受众粉丝群)开始,以接受者的审美倾向、消费趣味为创作基点。因此,它充分体现出商业资本最本质的逐利冲动,打破了电影场域的三元结构(政治构成基本的生存底线、经济成为电影制作的前提、艺术构成电影内容的核心),而且商业资本从外围进入电影创作的核心腹地,取代艺术资本,直接决定了IP电影的内容生产与开发。侯孝贤曾痛批IP电影导演为“产品经理”导演,每天忙着抓各种流行元素,电影的策划拍摄过程根本不是在创作,而是在帮观众找东西凑合看。①正是在这个意义上,IP电影与从创作出发的电影改编彻底划清界限。

然而,电影的复杂性在于它既是文化产业,承担着资本增值的重要功能,同时亦是负载精神价值的艺术创造,并且它还携带着本民族的集体记忆、文化想象,因此不可避免地会成为意识形态的形象表征。从这个角度说,IP电影在保证超高票房的同时,也应当是一个负载文化和精神、实现情感教育的传播平台。在文化软实力竞争愈发激烈和中国文化“走出去”的背景下,IP电影在获取资本盈利之外,其文化和意识形态意义更需要得到强调,国产IP电影理应成为中国文化和中国精神跨文化国际传播的最佳载体,从而服务于中国文化安全。

一、内地与北美:国产IP电影的竞争力之别

毋庸讳言,近年来的票房业绩已经充分印证IP电影在国内市场强大的影响力。2013年以来,几乎每年国内票房排行榜的前10位都有多部IP电影入围,且近乎包揽了年度票房排行榜前三甲。然而,IP电影在国内市场的票房号召力未能顺延至海外市场。以全球市值规模最大的北美市场②为例,国产IP电影似乎陷入了“水土不服”的窘境,发行到北美市场的国产IP电影鲜有成功者。

笔者根据艺恩电影票房数据库和Boxofficemojo北美电影票房数据库,对2013-2015年入围国产电影年度票房前25名的高票房IP电影,分别做了国内票房及北美票房等数据的统计(见表1),通过分析得出如下认识。

1.国产IP电影在国内市场影响力逐年递增,但在北美市场表现乏善可陈

2013年,共有《西游降魔篇》《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以下简称《致青春》)等5部IP电影入围内地年度票房排行榜前25位,票房总额33.47亿元人民币;2014年,则有《西游记之大闹天宫》等8部IP电影入围,票房总额48.37亿元人民币,增幅分别达到60%和45%;2015年,共有《捉妖记》《夏洛特烦恼》等10部IP电影入围内地年度票房前25位,虽然在入围影片数量上较2014年仅添两部,但在票房总额上却增幅惊人,10部入围影片票房总额达到令人咋舌的113.38亿元人民币,增幅134%,在2015年内地440亿元人民币的总票房中占比25%。国产IP电影在内地市场的票房影响力可见一斑。但令人尴尬的是,国产IP电影这份靓丽的内地票房成绩一旦置换到北美市场,就瞬时暗淡、低迷。如表1所示,2013年入围的5部IP电影全部发行到了北美市场,但票房总额仅为18.4万美元,单片票房均值3.7万美元,折合人民币20万元左右;2014年入围的8部IP电影中有5部在北美发行,票房总额214.5万美元,单片票房均值42.9万美元;2015年入围的10部IP电影中除《九层妖塔》《澳门风云2》《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外,其余7部均在北美发行,票房总额422.6万美元,单片票房均值60.4万美元。虽然国产IP电影在北美市场的单片票房均值每年均有提升,但其票房规模过于狭小,17部影片北美市场总票房加在一起不足7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不足4500万,即使对照表1所列内地票房最低值《小时代2》的2.95亿元人民币,也尚不足其单片的1/6。再看这些影片在北美市场外语片票房中的排名,17部国产IP电影无一进入前200名,成绩最好的《港囧》也仅排在第205位,《致青春》等影片更是滑到了500名开外。

2.国产IP电影在北美市场的发行渠道狭窄,放映影院严重受限

表1显示,2013-2015年发行到北美市场的17部高票房国产IP电影,发行方中“华狮”(China Lion)发行了9部,Well Go USA发行了4部,FilmRise、Sony/Columbia、Magnolia、AMC Theaters各发行了1部。其中,China Lion具有中资背景,与美国AMC院线独家合作,成立以来已成为国产电影在北美市场的主要发行商;Well Go USA也是主推华语电影北美市场发行的发行商,同时兼攻其他亚洲电影北美市场发行。除这两家发行公司外,内地电影尚未引起北美地区发行能力较强的发行商关注,即便Sony/Columbia发行了《狼图腾》,但更多也是鉴于法国知名导演让獉雅克獉阿诺的国际影响力,而非对影片本身的关注。其他几家发行商FilmRise、Magnolia、AMC Theaters等均属规模较小的发行商,发行能力有限。在放映影院数量上,国产IP电影在北美市场也极为受限。17部影片中,上映影院最多的《捉妖记》也仅有45家;影院数在15家之下的有10部,占比59%;影院数在10家之下的有5部,占比29%。虽然Sony/Columbia发行了《狼图腾》,但也只安排了5家影院上映,《小时代》《致青春》更甚,两部影片各仅有3家影院上映。

3.在电影的故事背景、导演和类型层面,北美市场并未体现出明显的选择偏好

比如在“故事时代”这一层面,虽然北美票房超过百万美元的3部影片《港囧》《夏洛特烦恼》《寻龙诀》均是现代题材,但这不具有论证意义,因为仅取得1.1万美元票房的《杀破狼2》和《致青春》同样也是现代题材;虽然属于古代题材的《西游降魔篇》仅取得1.8万美元票房,但另一部同为古代、西游题材的《西游记之大闹天宫》却取得了70.9万美元的票房。所以,在“故事时代”层面并没有体现出“今”“古”之间厚此薄彼的规律性。同样,在“导演”层面也没有明显的倾向性。如郑保瑞导演,同是其作品,《杀破狼2》与《西游记之大闹天宫》的北美票房相差甚远;徐克导演虽然国际知名度更高一些,但其作品《智取威虎山》和《狄仁杰之神都龙王》均不理想,《狄仁杰之神都龙王》北美票房甚至尚不足10万美元,并没有体现出与导演身份对等的票房影响力。另外,在“类型”层面,21世纪初由《卧虎藏龙》《英雄》《十面埋伏》《夜宴》等华语影片在北美市场开拓出的功夫/动作审美偏好不再明显,如“动作”类型下的《西游降魔篇》《杀破狼2》票房仅不足两万美元,与上述新世纪初此类影片票房差距不可以道里计。而在21世纪初北美市场票房表现一直不太理想的“喜剧”类型,最近两年却热度提升,《港囧》和《夏洛特烦恼》北美票房均过百万。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喜剧”类型如同当初武侠片那样获得

上一篇

下一篇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