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创新与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目标与举措

57    
关注“壹学者”微信 >>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鲁保林

作者简介:鲁保林(1982-),贵州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政治经济学;孙雪妍(1993-),贵州财经大学经济学院2016级政治经济学专业硕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为政治经济学

人大复印:《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与实践》2017 年 09 期

原发期刊:《海派经济学》2017 年第 20172 期 第 1-10 页

关键词: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创新/ 发展  Marxism political economics/ innovation/ development/

摘要:当前创新与发展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正逢其时,其目标可以确定为应用化、国际化、数学化和系统化。创新和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一要在教学科研层面加强顶层设计,二要抓好政治经济学导师队伍建设和人才培养,三要纠正学术期刊唯西方主流经济学和数学模型马首是瞻的不良倾向,四要依托现有高校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研究院建设由学者、政界人士、国有企业等组成的高端智库。

在2016年5月17日召开的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实际工作中,在有的领域中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空泛化、标签化,在一些学科中‘失语’、教材中‘失踪’、论坛上‘失声’。”正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失语、失踪、失声”问题由来已久,在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各学科领域中均有不同程度和形式的表现。以笔者观察,“三失”问题在经济学领域里表现最为突出,引发的思想斗争也最为激烈。因此,科学抽象和总结我国经济发展实践的规律性成果,创新与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要求我们必须深刻思考:中国为什么还需要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如何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如何恢复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应有的地位?

一、国内《政治经济学》教学与研究现状

20世纪80年代以来,饱受“滞胀”顽疾之困扰的欧美国家放弃了凯恩斯主义指导下的经济治理思路,新自由主义思潮乘势崛起。此时处于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由于体制僵化、经济管理方式落后,大多处于内外交困的境地。伴随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大阵营由对峙走向和解,绝大多数社会主义国家抛弃了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走向市场化导向改革之路。其中,以苏联为代表,启动激进的市场化改革程序,迅速朝市场经济靠拢,最终解体并倒向资本主义阵营;另一种以中国为代表,采取渐进式改革的办法从计划体制向市场体制转轨,并保留了较多的社会主义元素,开创了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体制有机融合的崭新道路。客观地说,30多年来,我国经济建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也为经济体制改革和相关政策制定贡献了许多理论智慧。但是,与理论贡献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指导地位岌岌可危。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国内《政治经济学》教学与研究状况日渐堪忧,这其中既有外在因素的冲击,也与政治经济学自身发展不足有关。

第一,边缘化与形式化。马克思主义是我们立党立国的根本指导思想,是指导无产阶级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强大思想武器。从我国的现实需求和长远发展来说,发展和繁荣中国的哲学社会科学应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然而,在经济学领域,新自由主义教条却泛滥成灾,《政治经济学》在绝大多数高校的课程设置和经济学、管理学研究生入学考试中的重要性被有意或无意淡化,教学时数亦不断缩减,科研队伍流失非常严重,政治经济学专业的博士研究生往往选择从事西方经济学和应用经济学的教学与研究,实际上当前政治经济学的地位非常尴尬。(1)尽管党中央一再强调要巩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指导地位,然而,在实际教学科研中,要真正贯彻落实这一精神却比较困难。例如,“马工程”专家编写的《西方经济学》教材在一些高校课堂中难觅踪影,一些高校的教师拒绝选用“马工程”专家编写的《西方经济学》教材,甚至对该教材吹毛求疵,采取各种手段抵制该教材进课堂。即便是那些选用“马工程”版《西方经济学》教材的老师,也很少或者根本没有在课堂上对西方经济学的理论缺陷进行科学批判。(2)绝大多数经济类期刊已经完全被新古典经济学研究范式的论文占领,很少接受和发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范式论文。当前仍然坚守马克思主义阵地的经济类期刊主要有《当代经济研究》、《政治经济学评论》与《海派经济学》,其他的经济类学术期刊,有的表面上宣称努力宣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实际上大量刊发新古典经济学范式论文,仅把刊登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论文作为该刊的修饰和点缀。赵磊教授指出,现在的经济学刊物拒登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范式论文,已经成了公开秘密和普遍现象。在思想性和技术性的权衡上,大多数经济类期刊优先刊发技术性文章,导致为模型而模型、为技术而技术的经济学论文非常普遍。

第二,理论成果丰硕,但缺乏系统化学说。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的思想路线,勇于突破理论上的藩篱,提出了一系列新观点、新论断、新思想,形成了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许多重要理论成果和“崭新元素”,坚持并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就理论成分而言,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至少包括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理论、关于发展的理论、社会主义经济条件下政府与市场关系的理论,但是这些理论成分如同散落一地的珍珠,如何将它们串起来,从学理角度进行阐释,形成一个有机整体,仍是一项亟待解决的课题。习总书记提出,要把“实践经验上升为系统化的经济学说”,其目标指向也应在此。笔者认为,提炼和总结我国经济发展实践的规律性成果可以从三个层次展开。第一层次,总结值得当代资本主义国家和社会主义国家都可以借鉴的经验,形成较为系统的、对他国有借鉴和推广价值的成果。例如,在政府与市场关系上,我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较好地发挥了国家调节与市场调节、地方政府与企业的积极性,实现了超常增长。第二层次,适用于发展中国家的发展经济学。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的经济发展成就举世瞩目,从一个贫穷落后的不发达国家一跃成为上中等收入国家,堪称发展奇迹,西方世界受到了强烈震撼。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很多发展中国家相继独立,在200多个发展中国家中,仅有2个国家从低收入国家跃进高收入行列,13个经济体从中等收入国家跃进高收入国家行列,大部分国家仍处于低收入或中等收入陷阱之中。对于这些不发达国家来说,我国的发展经验尤为值得借鉴,比如说加强党的领导、政府主导的发展战略、适时推进体制改革等。第三层次,适用于社会主义国家的社会主义建设经验。目前世界上社会主义国家仅有中国、朝鲜、古巴、越南、老挝五个国家。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社会主义运动在东欧、中美和东亚蓬勃发展,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可以与资本主义阵营抗衡的社会主义阵营,可是,到了20世纪最后四分之一时期,一些社会主义国家的改革走向失败,并倒向资本主义阵营。因此,社会主义国家在借鉴和吸收资本主义国家先进的管理手段、技术与经验过程中,如何保证社会主义航向?如何发展社会主义先进生产力、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如何保证社会主义的根本经济、政治、文化制度一脉相承?如何保证发展生产力的手段与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目的相统一?我国在上述几个方面积累了很多经验,如共产党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等,这些经验可以为社会主义国家的改革与发展提供参考和借鉴。

第三,教材编写仍是短板。相较于《西方经济学》,《政治经济学》教材编写仍是短板。主要体现在:(1)缺乏能够充分吸收当代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研究成果的《政治经济学(资本主义部分)》本科教材。与马克思、列宁所处时代相比,“二战”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发生了深刻变化,虽然已有像斯威齐、曼德尔、福斯特、哈维等左翼学者对当代资本主义进行了大量批判与理论分析,但是这些学者的成果很少体现在中国的《政治经济学(资本主义部分)》教科书中,许多《政治经济学(资本主义部分)》教材在内容安排、叙述方法和编写体例等方面差别不大。因此,集国内顶尖学者之力,编写一本高质量的,既能保留《资本论》核心观点和方法,又能充分反映当代资本主义新变化的本科教材非常必要。(2)《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部分)》在历史性、逻辑性和批判性的统一上仍然不足。改革开放以来,基于新时期新阶段的发展要求,《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部分)》的编写者重新调整了教科书中关于社会主义的基本经济制度、微观经济基础、体制改革以及经济运行机制等内容,但是就现有教材而言,不少内容对1978年以来中央政府出台的重要经济体制改革文件和重要领导人思想进行概括和一般性诠释,在历史

上一篇

下一篇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