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论机器人的道德地位:一种关系式的道德解释学范式

245 2  
关注“壹学者”微信 >>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苏令银

作者简介:苏令银(1973- ),山东临沂人,法学博士,上海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计算机伦理,人工智能伦理。上海 200234

人大复印:《科学技术哲学》2017 年 10 期

原发期刊:《自然辩证法研究》2017 年第 20177 期 第 36-40 页

关键词: 道德地位/ 道德关系/ 道德知识/ 机器/ 笛卡尔/ 现代性/ 现象学/ moral status/ moral relations/ moral knowledge/ machines/ René Descartes/ modernity/ phenomenology/

摘要:我们应该赋予机器人道德地位吗?这是一个一直困扰着机器伦理研究的问题。这里探讨了考虑赋予机器人道德地位的一种关系式方法。它关注道德关系和道德地位归属的可能性条件,并与基于属性基础上思考道德地位的标准方法处于临界的位置上。它不仅克服了标准的方法上的认识论问题,也可以解释我们面对机器如何思考、体验和行动,包括可以解释在理性和经验之间产生的分歧。这种超越笛卡尔的、关系式的道德解释学方法,它形成了一种思考道德地位和道德知识的不同范式。

文章编号:1000-8934(2017)07-0036-05

中图分类号:N031

文献标识码:A

机器人是纯粹的机器,还是具有应得的道德地位?或者它们和动物甚至人类的道德地位有相似之处?以往当被问到机器人是否具有道德地位,我们大多数会倾向于消极甚至否定的回答。[1]392一般不认为机器人具有道德地位。然而,人们经常把情绪和意图赋予机器人,把机器人不是仅看作“物”或“纯粹的机器”。作为思考机器人道德地位的标准的方法有严重的内部和外部问题:它具有认识论的困难和它无法理解思考与做之间的差距。为了应对这些问题,笔者提出一个不同的关系式的方法,这一方法通过开放非笛卡尔的道德认识论的可能性,以及确立思考道德地位问题的截然不同的范式①来克服这些困难。

一、标准的方法:机器人及其属性

1.关于道德地位的标准推理

通常认为道德地位取决于属性,比如,在动物伦理中的雷恩和辛格之间的经典辩论就是关于“什么样的属性是与道德有关的”:它到底是生命的主体?[13]132还是遵循边沁[2]24的观点,作为忍受痛苦的能力?[14]112虽然,就规范伦理学的理论而言都有不同的方法,都认为为了决定道德地位,应该研究一个实体是否具有道德意义上的相关属性问题。[7]至于机器人,人们认为相关的属性应该是意识或者忍受痛苦的能力。但是,在这些有关道德代理或忍耐力的讨论中,假定道德地位取决于实体具有特定的属性。[15]这种看法剥离了现象,并揭示了相关属性的存在,对于一些实体事实证明“是的,它们会说话”、“是的,它们可以忍受”等等。[16]231它们作为道德代理人接受了道德地位。其他实体,包括许多动物王国的成员,仍被排除在道德代理人的范围之外。

2.面临的问题

这种方法至少提出了两个认识论的问题:一是我们如何知道一个特定的实体X真的具有特定的属性P?怀疑论指出,我们永远不能确定其他实体的内部状态。因此,似乎很难建立第一个前提。二是我们如何确定一个特定的属性P能证明道德地位S?怀疑论者也认为,我们的预设可能是错误的。我们不能确定一个实体X具有道德地位S。此外,即使这些认识论的问题可以得到解决,我们可以实现特定实体的确定性的道德地位,这并没有解决推理和经验、思维和行动、信仰和感觉等之间的差距问题。我们应该如何应对这个信念和行动之间、推理和经验之间的差距呢?对这个问题,道德科学的回答是,我们对实体的道德状态的观点是错误的。因此,我们不能离开经验去认为机器人只是一台机器。我们应该考虑的不是属性问题而是关系问题。

二、一种关系式的方法:道德关系和道德地位归属的可能性条件

1.一种关系式的方法

在《日趋发展的道德关系》中,库科尔伯格提出了道德地位的关系式方法,认为道德地位是伴随着实体之间的关系而出现的[3]332。这种方法应用于机器人将意味着为了确定它们的道德地位,需要知道一个它与其他机器和人类的关系,我们需要知道它是如何被自然地、物质地、社会性地和文化性地被嵌入和构成的。道德地位取决于关系规范:关系性和关系式思维看起来似乎是好东西,它似乎很适合当前的道德关怀。因此,我们不仅要考虑实体之间的关系,也要考虑主体和客体之间的道德地位的关系。道德地位并不是一个在那里不需要讨论就可以定义的客观属性,道德地位发生在语言和思维之中。人类是道德地位归属的主体,客体道德地位的状态并不能独立于人类的主体性。实体以特定的方式呈现在我们面前,它的呈现取决于人类的主体性。应该关注主客体之间的关系以及我们的世界如何,我们如何在认识论意义上和道德意义上形成关联。

对机器人来说,这种道德现象学意味着我们可以承认机器人能够在不同的情况下和情境中,面向不同的人呈现出不同的方式。“仅仅是机器”的状态是不一定的,也不会天然就是正确的,这种外在呈现和建构本身就是有问题的。从道德上来说,重要的是实体是如何呈现的。[4]24因此,我们的道德关注从本体论转移到了认识论,从客体转到了主体。这使得我们在介绍主体的时候也要意识到,它不仅仅是理性的代理人,而是面对实体并与实体进行相互作用,并面对实体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的真实的人们。并且,主体所面临的问题不是道德地位的问题,而是一个与特定的实体相关联的现实问题。道德地位问题不是一个抽象的哲学问题,而是主体如何与现实相联系并如何应对的实际问题。

因此,这种关系关系式的、现象学的方法也为我们关注人与机器之间的道德关系留下了空间,这种人-机关系被解释为与主体性的纠缠。我们可以基于内格尔所说的“任何视角”,从外部描述这样一种关系,但也可以从现象学的角度诠释机器人。

2.运用列维纳斯和哈拉维的方法:机器人的面孔以及我们与机器人的纠缠

刚科尔(Gunkel)认为他的观点可以被看作是“列维纳斯倾向”,列维纳斯指出:“在道德中,关系是先在的;道德不是实体,而是体现在一种优先的关系中。”[9]78列维纳斯的方法强调在某种情境中与“他者”的伦理关系以及与“他者”之间“面对面”的重要性。[12]80正是

上一篇

下一篇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