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我国文化产权交易所发展状况、问题与趋势

关注“壹学者”微信 >>
112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周正兵

作者简介:周正兵,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产业系,北京 100081 周正兵,文艺学博士,中央财经大学教授,主要从事文化经济与政策研究。

人大复印:《文化创意产业》2017 年 05 期

原发期刊:《深圳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7 年第 20171 期 第 75-80 页

关键词: 文化产权交易所/ 邮币卡/ 文化四板/ 深圳文化产权交易所/ cultural assets and equity exchange/ stamp coin card/ cultural fourth-market/ Shenzhen Cultural Assets and Equity Exchange/

摘要:文化产权交易所自2009年设立以来就饱受争议,目前邮币卡取代艺术品份额化业务成为资本市场新宠,并呈现出繁荣的表象。然而,正是在此背景下,文化产权交易所却在行政与市场力量博弈中演变为“非驴非马”的异象,并因此脱离证券管理部门的监管而面临着一定的金融风险;与此同时,深圳文化产权交易所则守正出奇,在坚守法律底线与自身定位的前提下,通过改革创新探索文化领域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并正在成为我国文化产业发展的重要加速器。因此,我们认为政府要积极引导这种新趋势,并通过市场竞争确立其在文化产权交易领域的领导地位;同时,要加强邮币卡业务的监管,以防范金融风险,只有这样才能最终实现文化产权交易所由乱而治的跨越。

中图分类号:G12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0-260X(2017)01-0075-06

自2009年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以下简称文交所)设立以来,文交所在争议与波折中进入新的历史时期:一方面,文交所或者类似名称的机构100余家,邮币卡、资产包等交易品种花样迭出,似乎市场一片繁荣;另一方面,文交所鱼龙混杂,如有些交易所踩着政策红线,金融风险一触即发,有些交易所定位不清,并无促进文化产业发展之功能。几年前,笔者曾撰文论述这种现象,主要是针对艺术品份额化问题[1],如今文交所的业务似乎发生了新变化——文交所已经沦为邮币卡的江湖,而且也出现了诸如深圳文化产权交易所这样业务逐渐清晰、功能逐步彰显的业界翘楚,我们将在此背景下分析文交所的现状与问题,并以深圳文化产权交易所为例分析文化产权交易所发展的新趋势。

一、市场与政府博弈中文交所之“异象”[2]

产权经济学认为,产权的交易存在成本,如果有某种制度或者组织能够节约交易成本,那么,它将有利于改变产权交易的“锁定状态”,优化资源配置,提升经济效率[3]。就此而言,我国的文交所和其他各类产权交易所如技术产权交易所一样,不是市场的自发行为,而是一种政府为了产业发展之目标而“人为”的制度安排,所以,解读相关制度,就成为探索文交所官方定位的重要切入点。就政策层面而言,我国第一份有关文交所的政策文件是2010年中央九部委共同签署的《关于金融支持文化产业振兴和发展繁荣的指导意见》。这份文件在“完善知识产权法律体系,切实保障各方权益”条目下这样表述:“积极培育流转市场,充分发挥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深圳文化产权交易所等交易平台的作用,为文化企业的著作权交易、商标权交易和专利技术交易等文化产权交易提供专业化服务”。按此表述,文交所其实就是知识产权的交易场所,这只是那个时期出现各类版权交易场所的一种政策总结,或者说只是为了特定目标的应时工具,而没有真正思考文交所的本质功能。恐怕也正因如此,这个时期的文交所多是名实难副,其中很多文交所都沦为艺术品份额化交易的“跑马场”:文交所只见炒作,难见交易,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其负面的影响。也正是在此背景下,中宣部根据国务院的统一部署,加强文交所的治理、整顿与提高,其政策文件就是《关于贯彻落实国务院决定加强文化产权交易和艺术品交易管理的意见》,该文件第一次科学地界定了文交所,即“文化产权交易是指文化产权所有者将其拥有的资产所有权、经营权、收益权及相关权利全部或者部分有偿转让的一种经济活动。交易范围包括文化创意、影视制作、出版发行、印刷复制、广告、演艺娱乐、文化会展、数字内容和动漫等领域。文化产权交易所是为文化产权转让提供条件和综合配套服务的专业化市场平台,业务活动主要有政策咨询、信息发布、组织交易、产权鉴证、资金结算交割等,是文化领域多层次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份政策文件明确了文交所的专业定位:一方面,文交所是为文化产权交易提供服务的专业化平台;另一方面,它又与银行、证券等构成文化领域的多层次市场,是其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基于这种战略定位,文交所的核心功能不是要为曾经火爆的份额化艺术品,或者现在火爆的邮币卡——这些现有市场已经能够实现资源优化配置,甚至市场出现虚热的领域——提供过度的、高杠杆的交易服务,而是要为未来前景无限,但现实却很严峻的文化行业——这些行业与资本的对接还存在诸如确权、评估、保险以及风险分担等问题——提供能够降低交易成本、促进交易顺利完成的专业服务。简言之,文交所是现阶段我国政府特别是文化行政部门为了促进文化产业发展而设立的产业促进性质的金融中介组织。

但是,文交所的发展事实上却偏离了这个定位,如文交所年初就因为其不务正业并触犯相关法律而遭到证监会的点名批评,2016年2月中国证监会打击非法证券期货活动局(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办公室)在其发布的《“公平在身边”投资者保护系列丛书——打非清整问答》中,公开指出:“一些文化类交易场所开展邮币卡交易,采取连续竞价等集中交易方式,是违反国发(2011)38号和国办发(2012)37号文件规定的。这些交易所吸引大量自然人投资者参与,甚至通过恶意炒作、操纵市场等违规行为获取不正当利益,严重损害投资者的合法权益”文交所背离政府的初衷所呈现出的异象不能不引发我们思考:为什么有些政府批准设立,甚至是国有资本主导的官方机构,却常常触碰官方的政策底线;为什么原本行政主导定位明确的机构,却在市场操作中偏离了初衷,市场与政府在其利益博弈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些问题的回答恐怕还是要回到实践本身,回答前者需要我们梳理文交所的缘由及其本质诉求;回答后者需要我们检视文交所活跃的交易对象,特别是艺术品份额化与邮币卡等。

首先,我们来厘清文交所的定位及其本质诉求。据文交在线等专业网站的统计,全国文交所按其授权单位的级别大致可以分为国家级、省级与市级三个级别,共计百余家。由于省市级文交所资质较低、运营极不规范,且多为社会力量为投机目的所设,并不能反映政府层面设立文交所的本质诉求,故而,此处所讨论的只限于“经国务院证监会部际联席会验收通过”且主业为文化产权交易的国家级文交所,如深圳文交所、上海文交所、北京文交中心、南京文交所、湖南文交所等。仅从字面来看,这些文交所都是地方甚至全国性交易平台,其资本有一部分来自国有企业,如深圳、上海、北京等地的文交所;其余大多来自社会资本,如南京文交所、湖南文交所、华夏文交所等,其中尤以南京文交所最为典型。据工商资料显示,南京文交所由南京本地企业南京八城科技有限公司(71%)、联合国影投资管理有限公司(5%)与北京兰亭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24%)发起并于2011年8月设立,注册资本3000万元,是一个完全由社会资本注册的企业。由于该年国务院出台《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所以南京文交所就必须获得各级政府的审查验收,这其中就有南京市、江苏省以及中央层级的部际联席会,当然,从公开的材料来看,南京文交所获得上述所有层级官方机构的认可,是“合法、合规运营单位”[4]。从其网站对公司定位的介绍来看,“南京文化艺术产权交易所是江苏省首家运营的大型文化交易平台,是依托全国文化资源,集文化产权交易、文化投融资服务、文化企业孵化、文化产业信息发布为一体的专业化综合性服务平台”,其定位与《关于贯彻落实国务院决定加强文化产权交易和艺术品交易管理的意见》有关表述一致,也就是说,南京文交所就其起源而言,是企业对

上一篇

下一篇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