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若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的再认识

关注“壹学者”微信 >>
51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文洪朝

作者简介:文洪朝,法学博士,济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济南 250000

人大复印:《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与实践》2017 年 10 期

原发期刊:《当代世界社会主义问题》2017 年第 20172 期 第 12-22 页

关键词: 改革/ 公有制/ 国有经济/ 社会主义/

摘要:目前中国改革中出现的许多新问题使许多人产生了困惑,要求我们必须对某些传统社会主义经济理论进行科学的再认识,方能解释现有问题,澄清人们的困惑。对社会主义公有制内涵的再认识,可以帮助人们澄清传统公有制经济比重下降、非公有制经济比重上升的现实困惑;对国有经济产权特点及其功能的再认识,可以帮助人们澄清国有企业盈利和经济效益难以提高的现实困惑;对公有制和市场经济相容的再认识,可以帮助人们澄清国有制难以和市场经济相容的现实困惑。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一方面沿着“中国道路”高歌猛进,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另一方面也产生了诸多令人不解的现实困惑,即现实经济现象与经济理论之间的矛盾与冲突。这些困惑之所以产生,其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但其根本原因则是某些传统社会主义经济理论落后于时代的发展,以至于对快速改革过程中出现的现实问题失去了解释力。因此,以马克思主义的根本方法重新认识传统社会主义经济理论并根据实践进行创新,用科学理论解释现有问题,对于澄清我们的困惑、解决理论与现实的矛盾、实现理论与现实的统一,对于更好地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健康发展,均具有重要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

一、社会主义公有制内涵的再认识

改革开放以来,传统公有制经济比重下降,非公有制经济比重快速上升,这已是不争的事实。2016年7月1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做好民间投资有关工作的通知》中明确指出:非公经济创造了60%左右的国内生产总值、80%左右的社会就业,民间投资已占到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60%以上。这一数据更是明晰地向人们传递了这样一张图像:非公有制经济比重快速上升,公有制经济比重则快速下降。这个现象非常自然地给许多人带来了困惑,甚至是担忧和恐慌。这是因为,传统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理论始终告诉我们,坚持社会主义道路,无论在理论上还是政策上都必须坚持公有制和巩固公有制的主体地位,而现实的事实却是个人所有的经济成分比重已经超过传统公有制经济的比重。面对如此现象,人们如何能够不困惑呢?

人们的困惑可以具体表述为这样一个问题:出现如此现象,究竟是人民群众的改革实践出了问题、走了邪路,还是我们传统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理论出了问题?通过研究,可以肯定地说,不是我们的改革出了问题,而是传统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理论出了问题。具体说,就是以往我们对公有制内涵的理解有失偏颇,从而导致了人们心中的困惑。如此,重新探讨公有制的内涵,对公有制内涵作一个科学的再认识,对于今天的社会主义改革开放就具有了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

探讨公有制内涵,还应回到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因为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对公有制的论述,是我们探讨公有制内涵的理论依据和出发点。马克思主义创始人主要是从劳动者与生产资料相互关系的角度论述所有制历史演变的,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他们的公有制思想。他们认为,所有制历史演变的过程,实质上就是劳动者与生产资料相互关系在人类社会发展中的历史演进过程,而劳动者与生产资料相互关系的演进,在人类社会发展进程中具体表现为统一—分离—再统一的典型形式。起初的劳动者与生产资料相统一的所有制形式,一般是指自然经济社会中的小生产方式,它包括部落所有制、古代的公社所有制及其家庭经济。马克思主义创始人指出:“这种生产方式是以土地和其他生产资料的分散为前提的。它既排斥生产资料的积聚,也排斥协作,排斥同一生产过程内部的分工,排斥对自然的社会统治和社会调节,排斥社会生产力的自由发展。它只同生产和社会的狭隘的自然产生的界限相容。”①

劳动者与生产资料这种起初统一的关系随着社会的发展被打破,逐渐开始分离,但“在奴隶制关系和农奴制依附关系中,没有这种分离;而是社会的一部分被社会的另一部分简单地当作自身再生产的无机自然条件来对待。奴隶同自身劳动的客观条件没有任何关系;而劳动本身,无论采取的是奴隶的形态,还是农奴的形态,都是作为生产的无机条件与其他自然物同属一类的,是与牲畜并列的,或者是土地的附属物”②。因此,劳动者与生产资料分离的典型形式是在人类进入资本主义社会以后才真正形成的。随着资本主义大工业的产生和分工、交往的发展,资本主义所有制代替了部落制、原始公社制、奴隶制、封建制,劳动者与生产资料完全分离,完成了对前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否定。这种生产方式的积极作用在于,一是使小生产状态下的孤立的生产活动突破了地域和民族限制,同全世界生产相联系;二是它使劳动人民脱离了人身依附的超经济强制,极大地推动了社会发展。但它的负面作用也非常明显,它剥夺了劳动人民拥有生产资料的权利,从而也剥夺了劳动人民支配自己劳动和自己劳动成果的权利。劳动人民除了被资本家雇佣剥削的自由外,再没有其他任何自由。

资本主义所有制,其实质只不过是以一种大私有制代替了以往的小私有制而已。人类社会的发展必然要通过劳动者与生产资料关系的继续演进消灭这种大私有制,从而实现没有剥削的共产主义社会。在这一阶段,劳动者与生产资料的关系必然要通过否定之否定过程,重新实现二者的统一。正如马克思主义创始人所说:“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产生的资本主义占有方式,从而资本主义的私有制,是对个人的、以自己劳动为基础的私有制的第一个否定。但资本主义生产由于自然过程的必然性,造成了对自身的否定。这是否定的否定。这种否定不是重新建立私有制,而是在资本主义时代的成就的基础上,也就是说,在协作和对土地及靠劳动本身生产的生产资料的共同占有的基础上,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③。

由上,我们完全可以根据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论述提炼出公有制的科学内涵。公有制应该是生产要素的共同占有、同时又是个人所有、自主联合劳动的所有制。在公有制内涵里,生产要素的共同占有同时又是个人所有,是核心,是前提。只有生产要素的共同占有同时又是个人所有,劳动者才能成为生产过程和生产成果的支配者。在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公有制内涵里,特别强调生产要素的个人所有,把个人所有放在突出位置。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就提出:“在无产阶级的占有制下,许多生产工具必定归属于每一个个人,而财产则归属于全体个人。”④在《法兰西内战》中又再次重申:“公社是想要消灭那种将多数人的劳动变为少数人的财富的阶级所有制。它是想要剥夺剥夺者。它是想要把现在主要用作奴役和剥削劳动的手段的生产资料,即土地和资本完全变成自由的和联合的劳动的工具,从而使个人所有制成为现实。”⑤

因此,真正的公有制应该是包含个人所有、与公有制有机统一的所有制。一方面,公有制离不开生产要素的个人所有。只有在这样的公有制里,才能真正实现生产要素与劳动者的直接的、现实的结合,劳动者也才能真正地行使所有权,从而真正支配生产过程和生产成果。如果公有制排斥生产要素的个人所有,那么我们就会回到改革开放前的传统公有制时代,劳动者的生产要素个人所有权就无法得到保障,劳动者的主人翁地位就无法得到尊重,那样的公有制就不是真正的公有制。另一方面,生产要素的个人所有也离不开公有制。如果生产要素的个人所有权离开公有制,那就与自然经济社会中的个人所有没有什么两样。这种占有是单独、分散、孤立地占有,它既排斥生产资料的积聚,也排斥协作,排斥社会生产力的自由发展。马克思设想的公有制里的个人所有,绝不是小生产基础上的个人所有,而是公有制条件下的个人所有。在这样的公有制里,生产资料的个人所有权被内含在公有制里,构成公有制的重要内容,与公有制紧密相连、有机统一。

马克思主义创始人所界定的公有制内涵表明,在劳动者个人所有的生产要素里,还要尊重劳动力的个人所有权。这是现代经济发展的需要。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劳动者自身的劳动力素质日益提高,日益被当作人力资本来看待,并在现代生产过程中逐渐超过物质资本的价值,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上个世纪50年代,出现了一种当时人们用传统理论无法解释的经济现象:有些国家投入的生产要素基本相同,但经济增长的情况却大不相同,比如美国1957年的国民收入比1929年增加了1520亿美元,其710亿美元的余数却没有办法根据增加的资本和劳动力数量来解释。这些现象说明,除了土地、资本和劳动力数量之外,一定还有更重要的生产要素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美国经济学家西奥多·W.舒尔茨经过十多年的深入研究,发现这一没被引起注意的要素就是人力资本。他认为:“人所获得的能力是尚未得到解释的生产力提高的一个重要原因。”⑥他还说:“美国1909-1929年间物力资本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几乎是学校教育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的二倍,但在1929-1957年间学校教育的贡献却超过物力资本。”⑦之后,其他经济学家也对多个国家的经济增长状况进行了研究分析,发现这些国家的收入增长率均大于投入的增长率。这充分说明,其经济增长的主要原因就是源于劳动者素质的提高,或者说是人力资本水平的提高。人力资本对国民经济的增长越来越起决定性的作用,这就要求我们的公有制必须尊重人力资本价值,在承认和保障劳动者生产要素个人所有权的同时,还要承认和保障劳动者人力资本的所有权。

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关于公有制问题的论述以及人力资本的实际表现,充分说明生产资料个人所有的合理性质。因此,我们大可不必担心个人所有的经济成分的增长。个人所有的经济成分的增长恰恰是公有制的本质要求,是现代经济发展的必然趋势。人们现在看到的所谓“非公有制经济比重快速上升”,并不能表明只是私有制经济在上升,这里面还包含个人所有的公有制经济也在上升。因此,虽然传统公有制经济的比重在下降,但是从整体上看,公有制经济的比重呈上升趋势。当然,需要指出的是,现实生活中存在的个人所有的经济成分并不都具有公有性质,有的是具有公有性质的个人所有的经济成分,但也有许多具有私有性质的个人所有的经济成分。尽管两种性质的经济成分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都需要加以保护,但还是需要对二者加以辨别和区分,以利于对具有公有性质的个人所有的经济充分的促进和发展。

二、国有经济产权特点及其功能的再认识

长期以来,我们一直认为,只有国有经济才能构成社会主义经济的根本基础,只有国有经济才能在国民经济中起决定性作用,因此我们始

上一篇

下一篇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