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习近平关于全球治理的创新思想

关注“壹学者”微信 >>
271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韩跃民

作者简介:韩跃民,博士,浙江财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浙江大学思政部在职博士后,主要研究方向:中国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与社会治理。浙江 杭州 310018

人大复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2017 年 11 期

原发期刊:《贵州社会科学》2017 年第 20177 期 第 20-25 页

关键词: 习近平/ 全球治理/ 人类命运共同体/

摘要:习近平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充分考量目前全球治理面临的困难与挑战,实现了包括全球治理理念、机制、价值的创新。主张以共商的方式解决全球问题和矛盾,突出多元治理主体的作用,强调共享全球治理成果;以联合国为主导、主权国家为主体、多边合作共赢为依托和平等伙伴关系为轴心的多元协同治理模式;将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视为全球治理的根本价值诉求。为有效地解决全球问题,促进全球公平正义,构建世界新秩序贡献了“中国智慧”、“中国方案”和“中国力量”。

中图分类号:D6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6924(2017)07-020-025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就全球治理问题发表了一系列重要讲话,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历史大视野,创造性地提出了全球治理的新理念、新举措和新目标。这既是对当代全球治理理论认识的进一步深化发展,也是对后冷战时代以西方大国为中心的“新自由主义”治理模式的一种有力辩驳和主动回应。为积极促进全球秩序公平正义,更好地维护世界和平与稳定,进一步促进中国发展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了新动力,创造了新的国际环境。

一、理念创新:共商共建共享

与西方治理理念不同,习近平旗帜鲜明地指出要推动全球治理理念创新发展,弘扬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新理念。从根本上回答了“谁是参与者”、“谁是受益者”这一核心命题,阐明了各国都应成为全球治理的参与者、贡献者、受益者的基本主张。

(一)习近平突出强调以共商方式解决全球矛盾和问题

所谓“共商”,就是“集思广益,好事大家商量着办。”[1]316从本质上讲,全球治理是不同治理主体之间就全球问题的协商与解决而达成的集体行动,即“各国政府、国际组织、各国公民为最大限度地增加共同利益而进行的民主协商和合作”。[2]传统的全球治理突出强调西方大国的绝对主导、控制和领导地位,与之相反,民主协商的治理方式则更加注重治理主体之间的平等性、包容性、合作性和发展性。事实表明:当今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包办全球的所有事务,依靠强权武力和单边外交解决国际矛盾和纷争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正如习近平深刻地指出:“世界上的事情只能由各国政府和人民共同协商来办。这是处理国际事务的民主原则,国际社会应该共同遵守。”[1]274“在平等、协商、互谅互让的基础上开展互利合作,顺应和平发展的时代潮流,符合各成员国人民利益和诉求。”[1]340从根本上讲,“解决这些问题要既得理又得法”。[1]251在这里,所谓“得理”就是指要深刻把握全球治理的基本规律;“得法”就是指要掌握正确处理全球问题的科学方法,即民主协商的方式。在2016年9月G20工商峰会的开幕式讲话中,习近平进一步明确指出:“各国都应该坚持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坚持多边主义,通过对话协商解决分歧和争端,寻求而不是破坏共识,化解而不是制造矛盾,推动国际秩序朝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3]

需要指出的是,以协商民主的方式解决全球问题并非以牺牲某一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为代价。而是以尊重民族国家利益为基本前提,反对任何形式的霸权欺凌和强权压制,通过民主协商的方式解决国际争端和全球问题,既符合当今世界和平与发展的时代潮流,也反映了世界各国人民对于重构全球新秩序的深切呼声。

(二)习近平突出强调全球治理需要多元主体共建

所谓“共建”,就是“各施所长,各尽所能,把双方优势和潜能充分发挥出来,聚沙成塔,积水成渊,持之以恒加以推进”。[1]316全球治理涉及到各国和人民的共同利益,是人类为了应对全球问题而采取的共同行动。显然,全球治理需要政府、非政府组织和国际组织等的共同参与。20世纪90年代以来,全球治理格局和全球权力结构发生了重大改变。一方面,大量国际组织、区域协作组织和非国家行为体的出现,使得国家主权地位受到一定程度的削弱和挑战。比如,为促进国际经济秩序的稳定和应对国家经济的外部性问题,世界贸易组织、二十国集团等国际组织已经成为全球经济治理的重要组织形式;另一方面,新兴工业体的兴起和发展中国家的崛起改变了旧有的全球权力结构,为解决全球问题提供了新动力,增添了新力量。比如,金砖国家、中国-东盟(10+1)、中非合作论坛、中非发展基金会等发展中国家合作组织不断涌现。但,同时也应清醒地认识到:广大发展中国家在全球治理规则制定、话语权等方面被边缘化是不争的事实。为此,习近平明确地指出:全球治理“应该以平等为基础,更好反映世界经济格局新现实,增加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代表性和发言权,确保各国在国际经济合作中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3]在此基础上,习近平更进一步明确指出:要“加强在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二十国集团、金砖国家等国际和多边机制内的协调和配合,凝聚发展中国家力量,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为发展中国家争取更多制度性权力和话语权”。[4]

事实表明:全球治理需要广大发展中国家自主平等参与全球事务,同心协力,共同应对各种问题和挑战,从而进一步促进国际秩序公平正义,为积极推进全球治理体系变革提供新方法和新途径。

(三)习近平突出强调各国应当共享全球治理成果

所谓“共享”,就是要让建设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各国人民。传统的全球治理,在治理责任与义务的分配等方面存在着明显“大国”偏好。即只重视大国利益而忽视小国利益,只强调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利益而无视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只注重人类眼前利益而轻视人类的长远利益和整体利益。相比较而言,“共享”治理则突出强调:从表层治理走向深度治理,从个别治理走向一般治理;从一元封闭治理走向多元开放治理;从单纯地追求民族国家利益,转向兼顾各国人民的利益,着眼于全球的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从个别国家独享其成,转向各国人民共享全球治理的有益成果和利益;从治理责任分配不公正、不公平,走向责任均等和风险共担。从逻辑上讲,解决全球问题需要多元主体的共同参与,实现利益共享是全球治理行动的内在动力,当人们有了利益共享的愿望和实现可能,才更加愿意去共同面临风险和主动承担责任。然而,现实情况恰恰相反,在现有的全球权力格局和全球治理体制机制框架内,利益分配失衡是造成全球治理机制碎片化、多样化和全球治理公共物品供给不足,并最终导致全球治理失灵的根本原因。针对此,习近平鲜明地指出:全球治理“应该以共享为目标,提倡所有人参与,所有人受益,不搞一家独大或者赢者通吃,而是寻求利益共享,实现共赢目标”。[3]在经济领域,进一步优化全球资源配置,建立共享经济体;在安全领域,各国应平等地共同参与管理地区安全事务;在文化领域,主张人类文明多彩、文明平等、文明包容;在外交领域,始终坚持睦邻友好、互利合作、独立自主的基本原则。从而为进一步推进全球治理实践确立了基本原则,指明了新方向、新目标。

二、机制创新:多边多元协同治理

习近平从促进全球公平正义,维护广大发展中国家正当权益出发,明确提出要积极变革全球不公正不合理的制度安排,构建以联合国为主导、主权国家为主体、多边合作共赢为依托和平等伙伴关系为轴心的多元协同治理模式。

(一)充分发挥联合国在全球治理中的引领作用

联合国是当今全球治理最大的行为体,是

上一篇

下一篇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