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对中国共享经济发展的政治经济学浅析

283 1  
关注“壹学者”微信 >>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江雪

作者简介:江雪,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硕士研究生,主要从事政治经济学和市场经济转型等方面的研究;沈伯平,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教授,主要从事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规制经济学、制度经济学、转型经济学等方面的研究,E-mail:897003372@qq.com(南京 210046)。

人大复印:《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与实践》2017 年 11 期

原发期刊:《中国发展》2017 年第 20174 期 第 12-17 页

关键词: 中国式共享经济/ 正式制度/ 经济转型/ 政府监管  Chinese sharing economy/ formal system/ economic transformation/ government regulation/

摘要:共享经济是一种“互联网+”下的新兴商业模式和经济形态,通过共享平台实现资源使用权的交易来获得报酬的交易模式,创新了原有的消费模式,拉动了IT行业、无线网络和信息终端等产业的发展;在经济“新常态”下,对于中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增加经济发展活力和经济社会转型具有积极意义。共享经济在中国发展势头虽猛,但出现了一系列的问题,仍需要通过政府监管来扶持共享经济的发展。该文从共享经济的概念着手,浅谈在中国发展共享经济的意义,面临的问题并提出政策性建议。

1

共享经济的概念和“中国式”共享经济的特点

1.1

共享经济的概念

“共享经济”这一概念最早是由马科斯·费尔逊和琼·斯潘恩在其论文《社区构造和合作性消费》研究个人汽车共享和租赁时提出的,他们认为协作性消费能够大大节约成本,而这将会是一种全新的生活消费方式;在罗宾·蔡斯的《共享经济:重构未来商业模式》一书中认为共享经济的核心三要素是闲置资源、共享平台、人人参与;刘国华,吴博在《共享经济2.0》一书认为共享经济模式在互联网移动技术的出现后由于大大降低了合作成本,使共享经济成为现实并改变着人们的消费方式和消费习惯,而其重点是对限制资源剩余价值的再利用。卢现祥认为共享经济是人口数量、知识存量与经济制度相互作用而共同产生的一种新的经济形态。国内大部分学者同样认为,共享经济是在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下,将社会闲置资源通过让渡使用权的交易方式取得相应报酬的新兴商业模式。

1.2

“中国式”共享经济的特点

共享经济虽然是舶来品,但是,根植于中国大地的中国式共享经济仍具有极强的本土特色。

首先,中国的共享平台中介化和非中介化关系模糊。中国的共享平台分为两类,一类是只扮演提供技术支持和信用担保的中介角色,例如淘宝、滴滴出行等;另一类则是在技术的支持和信用的担保下,出售自有商品的使用权的非中介组织,例如共享单车,还有某些平台二者兼之,例如神州快车等。中介化的平台是只接入所有权的交易模式,而非中介化是出售自有产品使用权的交易模式。两种平台组织形式关系模糊。

其次,共享经济拉动中国传统行业的再生产。在中国,共享的资源并不完全是社会闲置的资源,还有很多是被重新生产出来的,例如共享单车。共享单车的出现引发了新一轮的资本较量,而这些资本的涌入也激活了传统自行车企业的生产线。全国各地大中型自行车生产商在过去的一年里为十几家共享单车平台量身定制自有个性单车,自行车生产行业迎来“第二春”。而这些平台的单车将面向社会公众出售单车使用权以获得相应的回报。

再次,制度不均衡衍生出中国式共享经济模式。虽然中国绝大部分的共享经济领域是追随国外商业形式发展起来的,基于中国庞大的消费市场,大有后来者居上的态势,但中国的共享经济依旧是立足市场需求不均衡而发展起来的,带有极强的趋利性和自发性。而这种不均衡的根源在于起到规制作用的不均衡的制度。异军突起的共享经济模式初生的领域和行业原有的市场制度必定是极度不均衡,而由于制度缺陷导致的市场有效需求不足和无效供给过剩之间的裂缝是中国式共享经济衍生的肥沃土壤,同时中国正处于转型变革的非常时期,最重要的是打破原有制度和建立先进制度,在二者过渡阶段,制度的不稳定和不均衡难以避免。而愈是野蛮生长的共享经济形式,其行业的制度缺陷所造成的市场不均衡愈是严重。这也是中国式共享经济模式最明显的特点。

最后,互惠性依旧是共享经济形态的重要表现形式。所谓互惠制度就是一种双方承担义务的制度,一方做出给予行动后,被给予的另一方必须给予相应的回馈。虽然中国式共享经济带有极大的自利性、趋利性和制度衍生性,但其互惠性依旧不可忽视,尤其体现在公共领域。这种互惠性使得社会成员的相互依赖程度大大提高,强化了社会合作关系,有利于社会和谐共荣建设。

2

发展共享经济对中国深化改革的意义

共享经济是移动互联网下对社会闲置资源再分配的新型商业模式和经济业态,共享经济的发展对中国市场经济的改革和经济可持续增长极具意义和价值。

2.1

通过创新商业发展模式,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

中国经济增长速度随着中国步入经济“新常态”后开始进入换档期,慢慢转向中高速增长。其中物质和环境资源的供给以及低成本劳动力的供给均将达到极限是速度换挡的主要内在原因之一。重外需、轻内需,重投资、轻消费的粗放型增长模式造成了大量物质资源和生产资料的浪费。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以带动和促进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对于中国经济改革尤为重要。

共享经济学者杰里米·里夫金提出:“共享经济带来了一场人类生活方式的资源变革,它带来了经济生活的全新组织方式,将会超越传统的市场模式。”共享经济出现在美国2008年的次贷危机时期,却蓬勃发展于当下的互联网大数据交互时代,依托移动互联网技术,大数据,云计算,网络支付,评价系统,卫星定位系统等网络技术,通过第三方平台的信用担保和技术支持,整合线下私人闲置资源,精准匹配线上个人需求,实现超越时间空间的供需市场“点对点”无缝对接,通过打造新的商业组织模式和市场运营形式来推动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共享经济是商业模式在消费端的创新,是在满足需求前提下进行的有效社会供给,是集新潮消费方式和传统消费产品于一身的新经济形态,能够促进经济发展方式由重投资重外需转向重内需和重消费,加速带动国内市场的自我消化系统。在大量物质资源消耗的今天,通过提高存量资源的使用效率来提高潜在经济效率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增长,通过创新商业组织模式推动新经济形态的形成和发展,最终实现全社会范围内的规模经济效益和经济发展成果惠及社会各个层次人群的社会价值,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

2.2

通过整合社会闲置资源,促进经济结构的调整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中国目前处于经济“新常态”下,也同样处于经济结构的阵痛期,供求结构严重失衡,居民消费不再仅满足于温饱,而在于更踊跃追求和享受更高层次的物质和精神生活;但是,生产水平依旧停留在社会大生产阶段,供给的依旧是标准化的数量众多的低值产品,导致有效供给不足和无效供给过剩问题。市场上大量过剩产能和私人大量闲置资源得不到再利用二者矛盾日益突出,资源浪费和资源的紧缺相伴出现,经济效率过低。因此,加大服务业的经济贡献率和让消费成为需求增长的主体是中国经济结构改革的重点方向,也是迎来新一轮经济增长周期的动力。

罗宾·蔡斯认为,设备、机床、精密仪器等行业将会是未来共享经济的重要领域。这些行业都属于重资产领域,需要大量的资本投入,成本较高但通常使用率较低,但如果进行共享利用将具有较大的价值。共享经济依托互联网技术调动社会各领域各成员所占有的被闲置的资源,通过精准定位市场需求实现经济体中现有存量资源的再分配,一方面努力加大对现有存量资源的使用效率和对经济潜在能量的挖掘,另一方面带动新增产能的消化速率,彻底实现对促进社会资源的再整合利用;在不增加产能的前提下,变相增加社会

上一篇

下一篇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