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论“IP+”产业的集群化

54    
关注“壹学者”微信 >>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陈奇佳

作者简介:陈奇佳,肖远,中国人民大学 文学院,北京 100871 陈奇佳(1970- ),男,浙江温岭人,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大众文化等。 肖远,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研究生。

人大复印:《文化创意产业》2017 年 06 期

原发期刊:《江苏行政学院学报》2017 年第 20174 期 第 25-32 页

关键词: 文化产业/ 结构性问题/ 产业集群化/ 大城市/ cultural industry/ structural issue/ industrial clustering/ major city/

摘要:由于集聚了文化产业与其他经济部类相比较而有的共性与特殊性,IP产业将成为文化产业供给侧改革的聚焦点与突破点之一。现阶段,IP产业形成“IP+”产业的集群化,将是一种较有竞争力的发展模式。各大城市在此过程中具有竞争性关系。在充分尊重市场规律的前提下,各大城市的地方政府需要积极介入产业集群的顶层设计和组织建设中来,这是产业集群自身产业形态发展的要求。政府部门职能的转变,建设、完善相应的法律法规,构建IP行业产业标准与规范,加大技术开发力度、促进IP产业向移动端转流等是各大城市政府当前需要直面的问题与挑战。

中图分类号:G11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8860(2017)04-0025-08

尽管中国的文化产业还是一种新兴的产业业态,但它同样深刻地折射了中国传统经济体制固有的经验与教训,也需要在供给侧方面展开结构性改革以应对“三期叠加期”这一“新常态”带来的机遇与挑战。本文重点讨论的问题如下:文化产业供给侧改革的特殊性;“IP+”产业在文化产业供给侧改革中的独特地位;地方政府职能与发展“IP+”产业集群化的关系以及相关的对策、建议。

一、“IP”产业的结构性问题及其特殊性

新世纪以来,中国文化产业获得了巨大发展,取得的成就举世瞩目,当然,也存在着不少的问题。这其中相当多的问题和中国经济格局中的整体结构密切相关,某些问题的出现、存在具有一定的历史必然性。中国文化产业存在的结构性问题①,突出地表现为:

其一,高端产品供给不足,低端产品供给过剩,重复建设项目太多。如在电视剧领域,作为世界电视剧产量大国,2015年,中国生产完成并获发行许可的电视剧剧目共计394部、16540集,但播出量只有8000集。而在这么多的播出剧中,情节荒谬、趣味低下的作品委实不少。类似“裤裆掏手雷”、“手撕鬼子”的“抗日神剧”固然已经少见,却又有太多编剧离开“盗墓”、“小鲜肉”、“卖腐搞基”等元素似乎就无法展开故事了。在电影、出版游戏、动漫、会展、演出、主题公园等文化产业领域,低端产品积压的情况都是严重的。

其二,国内产品的需求与国外产品的消费呈现反比增长的趋向,需求外移的速度也不断扩张。这在某些行业领域表现得较为突出。以旅游消费为例,2013年,中国大陆接待入境游客人次同比下降2.51%,2014年,接待入境游客同比下降0.45%;而2014年中国出境旅游规模为1.09亿人次,境外支出总规模达到1648亿美元。[1]影视等行业同样有此类情况。2015年,中国电影发展取得突破性成果,全国电影总票房达440.69亿元。其中,国产影片收入票房271.36亿元,占总票房的61.58%,海外影片票房则占总额的38.42%;2016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为457.12亿元,国产电影票房为266.63亿元,占票房总额的58.33%,海外影片票房占总额的41.67%,后者增长幅度已呈赶超之势。

其三,高端技术领域投入明显不足,产品缺乏国际竞争力。有专家指出:“长期以来,我国经济发展过度依赖劳动力、土地、资源等一般性生产要素投入,人才、技术、知识、信息等高级要素投入比重偏低,导致中低端产业偏多、资源能源消耗过多等问题。”[2]这种情况在文化产业界同样存在。仍以电影业为例,VR、AR等技术的拓展及广泛应用是近年来视觉艺术最前沿也最具市场效应的领域(当然也是大投入、回报周期比较长的领域),但国内业界开拓业务的雄心明显不足。几年来,除了《寻龙诀》、《捉妖记》等少数个案,大部分都打着“数字3D”②幌子却在技术上乏善可陈。市场对此的反应是相当敏感的。2016年,一系列美国大片如《疯狂动物城》、《魔兽》、《美国队长3:英雄内战》、《功夫熊猫3》、《星球大战:原力觉醒》等取得了较好票房成绩,大胜国产同类题材作品,就和它们较好的视觉效果有关——这符合了现代观众偏爱视觉刺激的选择性消费偏好(其实这些作品的故事情节都相当粗糙,有时可称幼稚,未见得胜过一般的国产片)。

其四,行政权力介入不得法,常表现为供非所需,效能低下。这一点在公共文化服务建设中表现得相当突出。③在实务性的产业部门,各级地方部门行政权力的介入有时也很不得法,像很多地方一拥而上的文化产业园、主题公园、地方特色文化旅游(居然有地方在争夺“西门庆故里”的头衔!)等等,都呈现出长官意志的痕迹。

此外,类似产品类型趋于同质化,市场管理混乱,区域性贸易壁垒与地方保护政策阻碍文化资源的流通等等[3],也都是文化产业与其他经济部类具有共性的问题所在。

多种结构性问题的存在表明文化产业的供给侧改革势在必行。当然,与其他经济部类相比较,文化产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又自有其鲜明的特殊性。本文主要强调两方面的问题:一为人力资源;二为要素资源(主要指自然资源方面)。

当前,中国经济处于“三期叠加期”这一“新常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为中国经济发展历程中的必然需要,这和中国经济基础40年来巨大的变革密切相关。近40年的改革开放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福祉,彻底改变了中国贫穷落后的面貌,但也积累了相当多的历史遗留问题。人力资源的衰退就是一个无法回避的严峻问题。到2010年代中后期,中国的人口红利基本被消耗殆尽,“刘易斯转折点”已然出现。而在另一方面,中国经济部类“要素资源的供给约束日益加剧。过去30多年,我国过度依靠投资和外需的经济增长模式,已使得能源、资源、环境的制约影响越来越明显”[4]。但就文化产业而言,其所遭遇的问题状况却有其特殊性。

人口红利拐点的出现,对一般的经济部类至少会带来三大后果:一是劳动力成本上升,劳动力成本比较优势逐步减弱;二是由于老龄人口增加,人口抚养比提高,储蓄率将会下降,从而推高资金成本;三是劳动力人口总量减少,带来“民工荒”等用工短缺现象。这三大后果直接导致中国潜在经济增长率的降低。[4]而对文化产业来说,劳动力成本本来就是相对偏高的,所需工人一般也是平均文化素质较高的技术工人,因此,用工荒、劳动力成本提升对整个产业来说冲击相对偏小。而老龄人口增加、人口抚养比提高,对文化产业的发展整体来说还可能是一种利好的、潜在的刺激因素。因为这意味着更多的人拥有文化消费的需要与闲暇,也意味着文化产业需要更为细致的产业分化:这样才能满足不同年龄阶段、不同教育背景、不同性别的人们日益增长的不同趋向的文化消费需要。因此,人口红利拐点的出现和文化产业发展速率的降低也许没有直接的强相关性关系。

至于要素资源的供给约束对文化产业部门的冲击似乎就更小了。诚然,现代文化产业的发展也无法脱离水、电、土地、高科技等基本生产资料和生产条件的制约,而更为根本的、决定性的生产资料,是那些属于文化领域观念意识形态上的东西。怎样界定这些“生产资料”的特殊性质,学界历来众说纷纭,不过万变不离其宗,它们大抵都与19世纪初期的俄籍德裔经济学家施托尔希所谈论的“内在财富”相关。施氏指出“健康、灵巧、才智、趣味、德行、宗教崇拜、安全、闲暇,就构成了我们称为内在财富的概念,即文明”[5](P223)。马克思曾高度评价施托尔希的这种观点,认为他的学说揭示了斯密生产理论所未及的市场生产机制的某些重要侧面。马克思说,根据施氏的洞察,市场体制财富的积聚与资本再生产存在着一种较为特殊的方式:“然而原始的内在财富决不会因为它们被使用而消灭,它们会由于不断运用而增加并扩大起来,所以,它们的消费本身会增加它们的价值。……内在财富也像一般财富一样,可以积累起来,能够形成资本,而这种资本可以用来进行再生产……”[6](P297)

根据马克思、施托尔希的基本论断,我们容易发现文化生产和其他经济部类生产方式的根本不同之处。普通的经济生产,无论利用多么先进的技术,它总要消耗一定的原材料与能源。这些生产资料一经耗费,其作为生产资料的物质形式即不存在,即归于虚无。其生产与消费的过程,就是破坏生产资料的既有形式、消耗有限资源的过程。可以说,经济生产的过程,就是一个有限资源绝对减少的过程(工艺的改进、替代资源的发现在绝对意义上,并不能逆转这一进程)。但这一物质生产的铁律体现在文化产业方面就没有那么绝对的制约意义。在艺术生产上这一点表现得尤其明显。越是经典的、反复被演绎的作品,越容易获得市场的影响力。有一种情况在艺术生产领域从不会出现:由于一个作品市场曝光率太高了,以至于它作为文化资本的内涵因此被消耗殆尽。莎士比亚是“说不尽的”,对中国人来说,四大名著等等也是“说不尽的”。事实上,在文化产业领域,对既有文化资源的消费通常还是其内在财富积聚、增殖的开始。

因此,文化产业的供给侧改革不能按照一般经济部类那样部署展开,需要寻找属于文化产业的矛盾聚焦点和突破点。

二、从“IP”到“IP+”到“IP+”产业集群的逻辑思路

笔者认为,就中国文化产业当前发展的阶段、水平和国际国内现实情况来说,实现“IP+”产业的集群化或许是展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条可行通道。本文在此尝试着对IP产业、“IP+”产业、“IP+”产业集群这三个概念略加讨论。

首先来讨论“IP”产业的基本内涵。

“IP”这一概念来自法律专业用词,是“Intellec

上一篇

下一篇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