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坚持新发展理念,推动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  

关注“壹学者”微信 >>
90    

刘伟 教授

中国人民大学 中国人民大学

“人大复印”转载量 25 篇

+关注

第一作者:刘伟

作者简介:刘伟,中国人民大学校长,教授。

人大复印:《国民经济管理》2018 年 03 期

原发期刊:《管理世界》2017 年第 201712 期 第 1-7 页

关键词: 新发展理念/ 现代化经济体系/ 产业体系/ 经济体制/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摘要: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中关于新发展理念的思想和方略,把“发展”的认识提升到新的科学高度。贯彻新发展理念,重要的在于从现代化的产业体系和现代化的经济体制两方面,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经济体系。

新发展理念作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坚持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立场和方法,深刻总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经验,对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规律、特点做出了科学阐释,把关于发展的科学思想和理论提升到了新的历史高度,为推动新时代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经济现代化事业的发展提供了行动指南,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与中国实践结合而形成的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重要组成部分。

一、新发展理念在深化“发展”内涵的同时,形成发展、改革、开放命题的有机统一

坚持新发展理念的思想,突出的特点在于使发展、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命题有机地统一于“新发展理念”之中。

首先,新发展理念根据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强调“发展是解决我国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必须坚定不移地把发展作为党执政兴国第一要务,坚持解放和发展生产力”,这种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不仅源于马克思主义,而且与改革开放以来形成和不断发展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包括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等)一脉相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进入新时代,一系列条件发生了深刻变化。就社会经济发展水平而言,我国经济发展水平达到了新起点。改革开放以来,GDP总量以年均9%以上的速度增长,到2016年年底已达到80万亿人民币,按汇率法折算为美元超过11万亿美元,从初期占全球GDP的1.8%,上升至14%左右,自2010年起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且在不断缩小与第一大经济体美国之间的距离;人均GDP的水平以年均8%以上的速度增长(同期总人口增长41%以上),到2016年年底人均GDP已超过5万元人民币,折成美元已达到8260美元以上,已高于当代上中等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8209美元),从初期世界上贫困国家发展成为上中等收入国家,有望在2023年前后达到或跨越中等收入阶段,进入当代高收入阶段;经济结构发生深刻变化,农业劳动力就业比重由70%以上降至28%左右,工业化水平进入到后期,城镇化率由17%的低水平期上升至56%以上的加速期(30%~70%之间),第三产业比重超过工业制造业(47%),开始出现“后工业化”时期的结构特征。就约束社会经济发展的条件而言,我国经济发展正面临系统性条件变化,供给侧突出变化体现为国民经济要素成本全面大幅上升,包括劳动力成本、土地及自然资源成本、生态环境成本、技术进步成本等多方面,要求发展方式必须从主要依靠要素投入规模扩大拉动增长转变为主要依靠创新驱动效率提升推动增长;需求侧突出变化体现为供给不足、需求膨胀的格局根本扭转,由于种种原因,特别是由于经济增长和体制机制的市场化改革,长期短缺的状态已不复存在,成为新常态的是产能过剩、需求疲软,同样要求发展方式根本改变,由以往规模扩张、数量驱动转变为效率提升、质量驱动,以不断提升市场竞争力,适应并不断引领市场需求变化。就经济运行状态而言,经济失衡由以往单一方向的失衡演变为多种矛盾相互交织的失衡,在改革开放发展进程中,我国宏观经济失衡先是主要以需求膨胀拉动通货膨胀为特点(1978-1998年),后是以需求疲软、产能过剩形成增长动力不足为特征(1998-2010年),自退出全面反危机政策轨道,特别是经济进入新常态以来“三期叠加”特征突出,成本推动的潜在通胀与需求疲软形成的经济下行的“双重风险”并存,使传统的以需求管理为主的宏观调控方式和政策面临严重的失灵,要求根本转变宏观调控方式和政策机制。就所面临的机遇和挑战而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尽管发生了一系列新变化,但我国仍处在重要的发展机遇期,“今天,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和能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与这种历史机遇并存的是历史性挑战,就当下最为迫切和现实的经济发展面临挑战而言,突出的在于如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我们比较成功的跨越了“贫困的陷阱”,1998年我国人均GDP水平折算为美元达到世界银行确定的下中等收入起点水平线,表明我们从贫困的低收入阶段成长为温饱型社会,2010年我国人均GDP水平折算为美元达到上中等收入起点水平线,表明我们超越了“温饱”。但进入上中等收入水平后,能否实现向高收入阶段跨越进而基本实现现代化,再到全面实现现代化面临的挑战更为深刻,“中等收入陷阱”对我国发展而言绝非“伪命题”。

其次,新发展理念是适应这一系列发展条件变化而提出的重要方略,“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近40年的改革发展,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取得了全方位的开创性的成就,发生了深层次的根本性的变革,中国社会发生了深刻的历史性变化,这些变化的集中体现便是社会主义矛盾在新时代发生的新变化,“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新发展理念是这一主要矛盾转化所提出的历史必然要求。一方面,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在根本上仍然是“需要”与“发展”之间的矛盾,不同的是,“需要”和“发展”本身的内涵均已发生深刻历史性变化,从而促使社会主要矛盾发生了“转化”,但这种主要矛盾的变化,“没有改变我们对我国社会主义所处历史阶段的判断,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我国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因此党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中的全面贯彻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方略的要求没有变,坚持“发展是第一要务”是贯彻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方略要求的集中体现。另一方面,在新时代“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中,相比较而言,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尽管“需要”对“发展”具有引导作用,但是说到底,是“发展”决定“需要”能够实现的程度,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是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主要制约因素。因此新发展理念进一步强调发展,特别是强调解决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这一突出问题,是以对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规律深刻认识为基础的。

其三,新发展理念根据新时代约束条件的变化,根据现代化新的历史进程所面临的新机遇、新挑战,科学地丰富了“发展”的内涵,强调“发展必须是科学发展,必须坚定不移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新发展理念包含了一系列对发展方式转变的深刻历史要求:经济增长的动力要从要素投入驱动转变为创新驱动为主;经济发展的逻辑要从总量非均衡扩张式增长转变为结构均衡协调发展;经济发展的成果要从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转变为更多地体现以共同富裕为目标的共享;经济发展的生态要从外在发展转化为发展本身的内在要求;经济发展的国际格局从边缘转化为正在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形成人类发展的命运共同体等等。这些历史性变化,赋予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经济发展全新的内涵,对“发展”本身提出崭新的要求,新发展理念是对这种新的历史变化和要求的高度概括。

其四,新发展理念强调了发展目标上的结构同步性,强调发展中的“推动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就现代经济发展的本质而言,发展的根本在于质量提升和质态改进,即效率的提高和基于效率改进基础上的经济结构优化,特别是产业结构高度的演进,而不是单纯的经济增长,以及建立在经济要素投入规模不断扩张基础上的经济产出的数量增长。早期关于“经济发展”的认识通常是把经济发展定义为“经济增长”。特别是基于对落后的发展中国家摆脱贫困的迫切要求,为打破“贫困恶性循环”的陷阱,在探讨“贫困陷阱”产生的原因时,经济学家往往将其归结为投资增长不足,进而导致贫困再造贫困的累积性循环效应,因而不断扩大投资带动经济规模扩张以增加就业机会成为实现发展的根本①。显然这种对“经济发展”本质的理解具有严重的历史局限,经济发展的实质重要的在于结构升级,结构优化和升级也构成发展的真正困难。社会经济发展上的真正差异,不仅在于经济数量水平的差距,更重要的在于经济结构高度上的差异,不同经济发展阶段的本质特征不仅是数量水平上的不同,更重要的是结构特征上的不同,农业文明、工业文明、现代文明之间的区别,本质上体现在经济结构首先是产业结构上的区别。因为,

下一篇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