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现代化经济体系的科学内涵及建设着力点

关注“壹学者”微信 >>
20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石建勋

作者简介:石建勋,张凯文,同济大学 财经研究所,经济与管理学院,上海 200092;李兆玉,南开大学 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天津 300071 石建勋(1963- ),男,陕西潼关人,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宏观经济学、政治经济学和金融研究,E-mail:sjx12188@163.com

人大复印:《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与实践》2018 年 06 期

原发期刊:《财经问题研究》2018 年第 20182 期 第 22-31 页

关键词: 现代化经济体系/ 高质量发展/ 科学内涵/ 建设着力点/

摘要:党的十九大报告首次提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一新的概念,是新时代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目标和任务。如何深刻理解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基本内涵?为什么要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如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是需要认真研究阐释的三个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本文在认真学习研读十九大报告精神的基础上,从三个层面深入解析现代化经济体系的科学内涵,从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不断解决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等视角,研究分析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必要性和紧迫性,进而研究阐释贯彻新发展理念,加快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主要着力点。

根据新时代新特征新形势,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创新性地提出“贯彻新发展理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并指出中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跨越关口的迫切要求和中国发展的战略目标。这是我们党根据新时代的历史新方位、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发生转化、新的发展目标和任务提出的新时代新发展阶段的重大战略部署和制度性安排。如何深刻理解现代化经济体系的科学内涵?为什么要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如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是需要认真研究阐释的三个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

一、从三个层面深刻理解现代化经济体系的科学内涵

十九大报告提出的“现代化经济体系”,与十七大、十八大报告分别提出的“开放型经济体系”和“现代产业发展新体系”相比较,内涵更为丰富、更加科学,具有微观、中观和宏观三个层面的丰富内涵和新时代特征。

(一)微观层面:要素现代化是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基础

十九大报告提出“必须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这既是现代化经济体系微观层面的建设目标,也是要素现代化丰富内涵的科学概括。

第一,质量变革强调提高供给体系的质量。高质量发展是强国之基、立业之本和转型之要,提高效率效益是发展的永恒主题。质量变革关乎国民经济的各个领域各个层面:意味着提供更多高端产品和优质服务,不断提高的质量标准也能让消费安全更有保障,衣食住行用都更放心;意味着单位GDP的能耗降低,污染减少,天更蓝、水更清、大气质量不断改善,城乡居民的生活质量和健康水平不断提高;意味着更加均衡更加协调的发展,不同地区、不同领域、不同群体和城乡的发展差距不断减少或消除,人民群众共享改革发展成果,不断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和社会公平。

第二,效率变革强调提高生产要素的配置和利用效率。资源的稀缺性决定了经济发展的效率导向,以往的高速增长往往容易掩盖经济发展中的低效率。在资源环境承载力已达到或接近上限的情况下,必须提高生产要素的配置和利用效率,增加投入产出比,使经济增长往潜在产出水平靠近;必须打破能源、交通和金融等重点领域的行政性垄断,引入市场竞争,扭转不合理的收入分配,减少社会福利损失;必须优化生产要素的配置结构,以制度创新和技术创新激发要素资源的生产潜力,带动产出效率的提高。

第三,动力变革要求创新驱动和发挥人力资本质量优势。随着中国人口红利被削弱,投资和外贸对于经济的拉动相对乏力,过去依靠成本优势和政策刺激的粗放式发展已不合时宜,必须加快推进经济增长的动力变革,实现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到技术、管理和创新驱动的过渡。动力变革要求以质量效益作为目标导向,以创新性主体作为支撑;动力变革要求打造人力资本的质量优势,全面提高各领域各层面的教育质量,切实增强劳动者综合素质;动力变革要求通过深化改革充分释放红利,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动力变革要求创新作为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提升科技创新对于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依托创新驱动培育壮大新动能。

第四,要素现代化的落脚点是提高全要素生产率,这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微观层面的基本任务和目标。全要素生产率是指在要素投入既定的条件下所达到的额外生产效率,主要依靠科技进步和生产要素有效配置等方式提高。这是因为,以往支撑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因素和条件正经历重要变化,依靠廉价劳动力和资源要素投入所塑造的比较优势将不复存在;基于投资和外贸需求的拉动效果也难以为继,全面刺激政策边际效应明显递减;经济发展新旧动能的体量差距依旧悬殊,旧增长点的退出是波动性的,新增长点的发力也不平稳[1]。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是“三大变革”导向的自然结果,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最终也要以全要素生产率作为重要的衡量标准,不断推动中国经济向形态更高级、分工更优化、结构更合理的阶段演进。

(二)中观层面:产业体系现代化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主要目标

十九大报告提出“着力加快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这既是现代化经济体系中观层面的建设目标,也是产业体系现代化丰富内涵的科学概括。

第一,产业体系是经济体系生产环节中的重要内容,是经济体系的物质基础和内核。现代化产业体系是由处于全球价值链中高端、高附加值、技术和知识密集型的产业组成,具备国际市场竞争力,代表着未来产业升级和消费结构转变的方向。这就需要将实体经济作为经济建设和产业协同发展的主体,以科技创新带动产业升级,通过金融体系源源不断地为现代化经济体系供血,不断提升人力资源的素质,充分提高劳动、资本、技术三要素协同投入的质量和效率,从而促进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和人力资源的协同发展。

第二,实体经济是现代化产业体系的主体。当前,中国实体经济正面临着中高端产业向发达国家回流、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向成本更低的发展中国家分流、产业资本和社会资本向虚拟经济倒流的“三重挤压”[2]。实体经济中资金、技术和人才的要素配置失衡。遭遇债务风险累加、转型困难的经营困境。这就需要把实体经济作为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把握好全球制造业处于调整结构失衡、重塑竞争优势这一关键时点,推动产业的转型升级,加快促进中国产业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

第三,科技创新是现代化产业体系的核心动力。中国的科技发展成效卓著,但科技创新能力仍与中国的经济实力不相匹配,自主创新能力依然不强,科技资源分配不合理,科技创新激励不足,科技成果转化对实体经济的支撑作用仍不明显。这就需要依靠创新,加快构建科技含量高、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的现代产业体系,加强产业链与创新链有机融合,培育新的增长动力和竞争优势,加快形成以创新为主要引领和支撑的经济体系和发展模式[3]。

第四,现代金融是现代化产业体系的血脉。仅就金融资产规模来讲,在某些指标上,中国甚至超过了美国,但金融竞争力却和美国相去甚远,中国金融现状是大而不强,看似庞大的金融体系存在着资金供给受限和配置扭曲问题。巨额资金长期在金融体系内自我循环,而实体经济投资严重不足。银行信贷沉淀于有政府隐性担保的国有企业,甚至被过剩产能行业和“僵尸企业”大量占用,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长期得不到缓解。因此,保持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必须将现代金融从服务业中突显出来,上升至产业体系中重要的协同部门。这就要求金融回归服务实体经济的本原,加快金融领域的各项改革,支持、鼓励和引导金融资本脱“虚”向“实”,切实降低企业杠杆,化解金融风险,让金融体系提供合理高效的融资服务,为实体经济持续输血。

第五,人力资源是现代化产业体系最宝贵的资源。中国劳动者群体规模庞大,但人力资源供需结构性矛盾突出。人才培养模式与产业转型的生产创新要求脱节,形成“高精尖”的科技人员和技能人才的供给缺口。经济与社会待遇差别的客观存在,也造成人力资源领域的“脱实向虚”。这就需要深入实施人才强国战略,推进人才发展的体制和政策创新,以产业转型的趋势为导向培育专业性和实用型人才,弘扬工匠精神,壮大高素质劳动者队伍,以满足实体经济发展对于人才的多层次要求。

(三)宏观层面:经济体制现代化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制度保障

十九大报告提出“着力构建市场机制有效、微观主体有活力、宏观调控有度的经济体制”,这既是现代化经济体系宏观层面的建设目标,也是经济体制现代化丰富内涵的科学概括。

经过三十多年的努力,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不断完善。近年来,“放管服”改革向纵深推进,有力激发和释放了市场活力。同时,宏观调控方式不断创新,实施正确的宏观经济政策,采取区间调控、定向调控、相机调控、精准调控等措施,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但是,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宏微观经济体制还有许多亟待完善和解决的问题,与建设现代化强国和现代化经济体系的要求还有不小差距。因此,必须加快建立与现代化经济体系相匹配的经济体制,必须摆脱对过去赶超型旧体制的路径依赖,对于不适应生产力发展要求的体制和机制大胆革新。要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方向,发挥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充分激发出市场微观主体的活力,搭建好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制度框架。

二、为什么要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

(一)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的基本途径

党的十九大科学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发展大势,提出了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的战略目标。实现宏伟蓝图,必须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加快形成先进的生产力,构建雄厚的经济基础。但目前中国经济“大而不强”的特征仍很明显,科学技术、人力资源、生产资本等要素的水平与发达经济体相比还有较大差距。中国许多产业仍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中低端,关键领域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格局还没有得到实质性改善,企业的国际竞争力总体上还不够强,特别是在品牌、质量、标准上差距还比较大。要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宏伟目标,必须牢牢抓住经济建设这个中心,坚定不移把发展作为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加快形成先进的生产力,构建雄厚的经济基础;加快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推动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加快提高发展质量,不断壮大中国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4]。

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不仅是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的重大任务,也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要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进而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必须是建立在高质量发展基础之上。高质量发展是全面贯彻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展理念,创新成为第一动力、协调成为内生特点、绿色成为普遍形态、开放成为必由之路、共享成为根本目的的发展新时代。只有实现高质量发展,才能形成经济富裕、政治民主、文化繁荣、社会公平、生态良好的发展格局,才能在21世纪中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5]。

(二)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不断化解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的客观要求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一对基本国情的重大判断是关系全局的历史性重大判断。经过改革开放近四十年的快速发展,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需求和供给两端都发生了深刻变化。从需求端看,人民群众的需要已不仅仅局限在物质文化层面,还期盼有更好的教育、更稳定的工作、更满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更舒适的居住条件、更优美的环境,期盼着孩子们能成长得更好、工作得更好、生活得更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就是要将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期盼变成现实,多谋民生之利,多解民生之忧,不断增进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和成就感。从供给端看,经过近四十年的改革发展,极大地解放和发展了中国社会生产力。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预计将超过80万亿元,稳居世界第二;工农业生产、基础设施、科技创新和市场建设也都取得长足进步,社会生产总体上已不再落后。但是,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和人均国民收入仍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发展中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问题十分突出。从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现实情况看,长期以来中国经济快速非均衡发展、粗放式高速发展造成了两方面问题:一是发展不平衡;二是发展不充分。不充分是不平衡产生的客观基础。中国当前的客观实际是,经济社会已经发展起来了,但发展又不够充分,在不科学的发展理念、不合理的体制驱使下,就会产生发展不平衡、加剧发展不平衡。比如城乡二元结构问题,产生的基础是农村生产力发展水平不充分,在整个社会资源过度向城市倾斜的制度安排下,引发和放大了城乡发展不平衡。不平衡会反过来加剧不充分。由于发展不平衡,处于发展强势一端的社

上一篇

下一篇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