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英国视角下的英日一战海军合作

关注“壹学者”微信 >>
21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胡杰

作者简介:胡杰,武汉大学中国边界与海洋研究院讲师,国家领土主权与海洋权益协同创新中心研究人员,湖北 武汉 430072。

人大复印:《世界史》2018 年 06 期

原发期刊:《边界与海洋研究》2018 年第 20182 期 第 104-113 页

关键词: 一战/ 英国/ 日本/ 海军合作/ World War I/ Britain/ Japan/ naval cooperation/

摘要: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英国对英日海军合作的态度经历了从限制日本参战,到积极寻求日本护航合作,再到全力争取其赴欧参战的变化过程。这一变化反映了战争形势发展的跌宕起伏。英日海军合作主要体现在青岛之战、夺取德属南太平洋领地与印度洋—太平洋护航、地中海护航三个方面。英日海军合作有效地弥补了英国海军力量的不足,对于夺取德国海外领地、确保协约国海上交通线的安全意义重大。但日本的持续扩张势头也引起了英帝国自治领和美国的不安。一战后日本同英美的矛盾持续上升,这为英日同盟的解体和未来的太平洋战争埋下了伏笔。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欧洲各主要强国均倾尽全力在本土作战,无力更多顾及海外殖民地的防务。但另一方面,防卫薄弱的殖民地又成为敌方攻取的绝佳目标,而英国遍布全球的利益和相对脆弱的海上交通线更容易在战时遭受打击,这一点在列强势力纵横交错的远东地区尤为突出。如此一来,身处远东且具有较强海军实力的日本的价值就凸显出来。英国急切需要日本保护其在远东特别是在中国的利益,以及保护英国在印度洋和太平洋的海上交通线,同时借助日本的力量夺取德国在中国和南太平洋的殖民地。但另一方面,英国又对日本趁欧战之机在远东进行扩张抱有强烈的戒心,谋求限制日本在战争中发挥作用。不过,随着战争形势的急剧变化,英国对日本的依赖程度不断加深,不得不从限制日本的立场上步步后退。

一、战争初期英国对日本参战问题的立场

由于战前持续将海外主力舰调往本土,以集中力量同德国在北海进行一场舰队决战,因此1914年8月一战爆发时,英国部署在远东的海军兵力相当薄弱,而它们要保护的地域范围则从印度洋一直到太平洋。战争爆发时,包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两个自治领的海军在内,英国海军在新西兰派驻有4艘巡洋舰,在澳大利亚部署了1艘战列巡洋舰、4艘巡洋舰、3艘驱逐舰、2艘潜艇。另外,英国海军中国分舰队有1艘预备役老式战列舰、2艘装甲巡洋舰、2艘巡洋舰、8艘驱逐舰、3艘潜艇,东印度分舰队有1艘战列舰、2艘巡洋舰。①相比之下,可以集中全部兵力于本土的日本海军有2艘“无畏”舰、2艘高速战列巡洋舰、14艘“前无畏”舰、13艘巡洋舰、13艘轻巡洋舰、7艘老式巡洋舰、9艘炮艇、50艘驱逐舰、31艘鱼雷艇和13艘潜艇,总计46万吨。德国东亚舰队有2艘装甲巡洋舰、3艘轻巡洋舰和8艘炮艇。②另外,法国在远东部署有2艘装甲巡洋舰,俄国有1艘装甲巡洋舰,法俄还各有2艘和1艘老式小型巡洋舰。③无论按照何种标准统计,日本海军都是远东最强大的海军力量。

由于难以分出兵力搜捕对其贸易线进行袭扰的德国舰艇,英国只能依赖实力已大为削弱的海外分舰队和寄希望于盟友提供有力援助。④在这种情况下,英国海军部希望通过外交渠道正式向日本提出请求,帮助英国保护远东贸易免受德国袭击舰骚扰。但英国外交部担心,日本介入战争可能会引起美国和澳大利亚、新西兰等自治领的担忧和反对。⑤英国在华外交官认为,日本参战将会削弱战后英国在中国的政治影响力和在亚洲的威望,给英国带来更多的麻烦。另一方面,澳大利亚、新西兰等英国自治领也担心日本会利用参战之机扩大在东亚的势力范围,从而直接威胁到澳新的安全。而美国和加拿大对日本在中国和太平洋地区的扩张势头忧心忡忡,两国的反日情绪也在持续上升。有鉴于此,英国担心允许日本参战将疏远美国与协约国的关系,并损害加拿大、澳大利亚等自治领对在战争中全力支持英国的热情。⑥另外,战前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也一直致力于建立自己的海军,拒绝依靠日本海军来保护它们的安全。⑦

1914年8月1日,英国外交大臣格雷致电英国驻日大使格林,要求后者向日方阐明英国对日本参战的立场,即一旦英国参战则必将站在法国和俄国一边,而这场战争英国并不需要日本根据英日同盟的约定,或为了维护英日同盟共同利益而参与进来。⑧8月2日,格林回电格雷,表示日本舆论已经在热烈讨论日本获邀在战时保护盟国在远东利益的可能性,而日本政府倾向于接受这一请求。⑨8月3日,格雷致电格林,要求他通知日本政府,一旦对德国的战争爆发且远东形势急转直下,英国需要日本援助以保卫香港和威海卫等英国领地。⑩8月3日,格林回电格雷,表示日方强调其在欧洲冲突中并无任何利益牵涉其中,不过日本将履行英日同盟的义务,如果德国进攻香港或采取其他攻击性行动致使英国在东亚的利益处于危险之中,英国可以信赖日本一旦收到请求,将立即全力援助盟友,而援助所需的理由和性质则完全由英国政府决定。(11)8月4日,格雷复电格林,告诉他已通过日本驻伦敦大使表达了英方对日方积极援助立场的感谢,并提出尽管英国在必要时将寻求日本帮助,但又特别强调会“尽量避免使日本陷入麻烦之中”。(12)言下之意,英国不到万不得已,仍然不希望日本参战。格雷希望日本只是向英国提供有限的海军援助,即主要负责在东亚水域捕获德国武装商船。(13)

1914年8月4日,英国正式向日本提出请求,在战时保护英国在远东的航运。为安抚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等自治领,并获得美国的谅解,英国一方面解释协约国需要日本的优势海军力量驱逐中国和太平洋上的德国势力,另一方面也强调日本的行动不会超出中国海而远至太平洋,不会进入德国领地之外的外国领土,除非它有必要保护自身在太平洋的航运线。(14)尽管英国的上述保证在现实的军事需要面前很快被证明毫不可靠,但英国在战争初期仍然继续致力于限制日本的行动。英日最后达成的协议规定,在南太平洋夺取德国领地及追捕德国袭击舰的行动中,日本海军在赤道以北海域巡逻,而英帝国海军则负责赤道以南的海域,以避免双方发生冲突。

二、英日海军合作的开启:青岛之战

青岛是德国在远东最重要的领地,也是德国东亚舰队的母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远离欧洲的青岛落入协约国之手只是时间问题。夺取青岛是日本参战的主要目标之一。除借机剪除亚洲海岸线上对日本安全和利益的一大威胁、扩大在华势力范围外,日本积极进攻青岛也是为了报复德国在1895年联合法俄“三国干涉还辽”给日本造成的所谓“屈辱”。(15)英国海军中国分舰队无力对青岛进行有效的封锁,也需要借助日本的海军力量。(16)日本为获得英国对其进攻青岛的支持,甚至谎称驱逐德军后将把青岛归还给中国,但并不需要英国对青岛之战提供帮助。不过,英国并不希望日本借青岛之战而在中国形成独大之势,为此调派了由巴纳德迪斯顿准将指挥的“南威尔士博勒德尔”团和锡克族部队加入到青岛之战中来。另外,由1艘战列舰、1艘驱逐舰和1艘医院船组成的英国舰队也参加了8月27日开始的对胶州湾的封锁行动。(17)

1914年8月15日,日本根据英日同盟条约向德国发出最后通牒,要求其在9月15日前交出胶州湾,立即撤退所有在中国和日本水域的德国舰艇和人员,并拆除青岛要塞。此外,日本还要求德国将其分散在太平洋上的各岛屿交给日本。日本要求德国在8月23日前答复日方的最后通牒,但德国对此未予理会。(18)8月23日,日本正式向德国宣战。8月25日,日本向奥匈帝国宣战。

战争爆发前,部署在青岛的德国东亚舰队共有2艘装甲巡洋舰、3艘轻巡洋舰、1艘驱逐舰、5艘炮艇、3艘内河炮艇。(19)为避免困守青岛并有效打击协约国的海上交通线,施佩中将率领德国东亚舰队主力在开战前就已离开青岛前往南太平洋,(20)因此战争爆发时德国在青岛的全部海军力量只有4艘炮艇、1艘布雷艇和1艘鱼雷艇。1914年7月22日,奥匈帝国巡洋舰“伊丽莎白皇后”号抵达青岛增援德军。(21)经过多方调集兵力,到战争爆发时,包括水兵在内,青岛守军总计约4000人,装备有120挺机枪和90门大炮。(22)

为夺取青岛,日本派出了两支舰队。加藤友三郎中将指挥的第一舰队下辖3艘现代化战列舰、4艘轻巡洋舰和1个驱逐舰中队,负责为登陆日军护航并部署在黄海南部以拱卫13本本土,防止施佩舰队偷袭。加藤定吉中将指挥的第二舰队有3艘老式战列舰、2艘一等海防舰、3艘装甲巡洋舰、1个驱逐舰中队和1艘轻巡洋舰,它们与英国海军派出的“凯旋”号战列舰和“乌斯克”号驱逐舰共同组成了进攻青岛的海军力量。(23)由于英日掌握了青岛水域的绝对制海权,因此进攻青岛的英日海军的主要任务是护送陆军登陆,并对青岛进行海上封锁。8月27日,日本第二舰队正式开始对胶州湾实施海上封锁。日本海军还在朝鲜西海岸部署了主要由巡洋舰和炮艇组成的第三舰队,以保护朝鲜到上海的海上航线。陆军方面,日本派遣以神尾光臣中将指挥的第十八师团为主力,另有大量炮兵、航空兵、工程兵和海军陆战队等增援部队,总计约5万人。(24)

9月2日,日军主力在龙口登陆。9月18日,另一路日军在崂山仰口湾登陆。9月23日,由970名官兵、240名中国劳工等组成的英军也抵达战场。(25)9月26日,英日联军向青岛外围发起进攻。德国守军虽然殊死抵抗,但寡不敌众,不得不在11月7日宣布投降。在青岛之战中,德国海军全军覆没,但占据绝对优势的日本海军也损失了1艘防护巡洋舰、1艘驱逐舰、1艘鱼雷艇和3艘扫雷舰,(26)共有317人阵亡,76人受伤。日本陆军有414人阵亡,1441人负伤。(27)英军阵亡12人,63人受伤。(28)德军有199人阵亡,294人负伤,3600人被俘。(29)

对于协约国而言,青岛之战的胜利具有重要的军事意义和政治意义。在军事层面上,英国与日本彻底消除了德国在东亚大陆的最后据点,保证了远东海上交通线的安全。在政治层面上,青岛之战彰显了英日同盟的价值,巩固了两国战时合作关系。英军指挥官巴纳德迪斯顿准将战后抵达东京,受到自日俄战争胜利以来日本民众最为热烈的欢迎。(30)两国海军部在战后互致贺电赞赏对方海军在战斗中的表现,(31)这使得英日接下来的海军合作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

三、合作的深化:夺取德属领地与印—太护航

夺取德国在南太平洋上的领地,是英国在太平洋的海军战略的主要内容。同时,日本也积极利用列强在欧洲战场厮杀而无暇东顾之机,图谋占领德国在南太平洋的岛屿。

在日德于青岛激战正酣时,日本海军派出由2艘战列巡洋舰、1艘装甲巡洋舰和2艘驱逐舰组成的第一南遣支队开往南太平洋,另组建由1艘战列舰和2艘巡洋舰组成的第二南遣支队前往澳大利亚,为增援欧洲战场的澳大利亚军队护航,并同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海军一道夺取德国在南太平洋的属地。10月1日,松村龙雄少将指挥的第二南遣支队攻占新不列颠的拉包尔。10月4日,日本海军攻占了马绍尔群岛的贾卢德岛,10月7日占领雅浦岛,10月12日占领加罗林群岛的特鲁克环礁。此外,日本还攻占了库赛埃岛、波纳佩岛、帛琉岛和昂戈尔岛等德属岛屿。至此,马里亚纳群岛、加罗林群岛、马绍尔群岛和雅浦岛均落入日本之手。另外,澳大利亚占领了新不列颠、俾斯麦群岛,新西兰军队则夺取了萨摩亚,新几内亚、所罗门群岛等也很快落入英国之手。尽管日本在占领青岛和德属太平洋领地时都表示,日本不会长期占领这些前德国领地,日本出兵主要是出于保护日本及盟国航运和商业利益考虑采取的临时性军事行动,但实际上日本积极攻占德属太平洋岛屿已经引起美国、英国、法国、荷兰等西方大国的疑虑,而且日本无疑将在战争结束后寻求永久获得它所占领的前德国领地。(32)

在青岛之战进行的同时,日本也派出舰艇护送英法在远东的部队前往欧洲参战,同时与英、法、澳等协约国海军配合,追击在从印度洋到太平洋的广阔地区开展游击战的施佩舰队。其中,“金刚”号战列舰被派往中途岛,“出云”号装甲巡洋舰前往墨西哥海岸,“萨摩”号战列舰、“矢矧”号和“平户”号巡洋舰前往澳大利亚。1914年8月26日,日本海军“马自达”号、“筑摩”号战列巡洋舰奉命前往新加坡增援协约国海军。10月16日,“马自达”号奉命为开往中东的澳新军团护航至红海的亚丁港。此外,日本舰艇还为开往西线的法国远东殖民部队护航。(33)

1914年10月,日本派出由厉内曾次郎中将率领的舰队前往印度洋支援英国海军搜捕德国袭击舰的行动。1914年11月1日,日本同意英国的请求,独自承担在东经90度以东的印度洋上巡逻的任务。在英日的联合施压下,施佩舰队先撤至南太平洋,又

上一篇

下一篇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