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正确认识和有效推动高质量发展

关注“壹学者”微信 >>
45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郭春丽

作者简介:郭春丽(1971- ),女,河南洛阳人,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研究方向:宏观经济,发展战略规划;王蕴(1977- ),女,河南郑州人,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研究方向:宏观经济,国际经济;易信(1986- ),男,湖南株洲人,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研究方向:宏观经济政策、经济增长、发展战略等;张铭慎(1985- ),男,湖北武汉人,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研究方向:技术经济,产业经济。

人大复印:《国民经济管理》2018 年 07 期

原发期刊:《宏观经济管理》2018 年第 20184 期 第 18-25 页

关键词: 高质量发展/ 质量变革、动力变革、效率变革/

摘要:从投入和产出、宏观和微观、供给和需求等角度看,近年来,我国经济发展质量出现积极变化,发展效率开始改善,发展动力正在转换。但是,与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相比,与发达国家相比,质量变革仍有差距、效率变革仍存短板、动力变革仍缺后劲。实现高质量发展,应围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和动力变革,推动要素投入和产品服务质量同步提高、宏观和微观效率同步改善、供给侧动力和需求侧动力同步转换。

一、正确理解高质量发展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这一时期,资本报酬递减现象开始出现,靠大规模的政府主导型投资以保持经济增长速度的方式,不再具有可持续性[1]。发展阶段转换亟待推进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2]。这三大变革既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根本途径,也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标志[3]。

经济发展质量是一个多维度的概念。从广义看,经济发展质量高是指一个国家和地区经济总量提高、经济效益提升、经济结构优化、经济发展可持续和经济发展成果共享。狭义看,指产品和服务满足居民需要的程度[4]。从更好满足居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出发,产品和服务质量高是经济发展质量高的核心,而投入高质量生产要素则是产品和服务质量提高的基础。因此,可以从投入和产出角度考察经济发展质量。

经济发展效率是对一个国家和地区一定时期内在给定投入和技术等条件下、有效使用资源以满足经济发展需要的评价,是资源配置能力、市场竞争能力、投入产出能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的综合反映。从结果看,经济发展效率包括宏观效率和微观效率。宏观效率集中体现为劳动力、资本和技术等关键要素的配置和利用效率,可用全社会劳动生产率、资本产出率和全要素生产率等表示。微观效率则指行业和企业的经营效率,如行业(企业)利润率和净资产收益率等。

经济发展动力包含需求侧动力和供给侧动力。短期动力主要来自需求侧的出口、投资和消费“三驾马车”。中长期动力取决于供给侧,既来自中观层面的三次产业结构调整,也来自要素层面的资本、劳动力等生产要素投入和全要素生产率。其中,全要素生产率主要来自技术创新、体制改革和管理创新等。

因此,可以从投入与产出、宏观与微观、长期与短期等角度,建立综合反映要素质量与产品和服务质量、宏观效率和微观效率、需求侧动力与供给侧动力的分析框架,从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等3个方面,研究我国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出现的重大趋势性变化、存在的突出矛盾和问题及如何更好地推动高质量发展。

二、高质量发展阶段是基于经济发展出现的趋势性变化作出的重大判断

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突出表现在经济发展质量出现积极变化、发展效率开始改善和发展动力正在转换等趋势性变化。

(一)发展质量出现积极变化

1.从投入端看,人力资本、物质资本、科技成果等关键要素质量加快提高。

一是人力资本质量加速提高。新世纪尤其是2013年以来,我国已逐渐从劳动力数量和人力资本积累“双增长”阶段步入劳动力数量减少而人力资本加快积累的新阶段[5]。截至2016年年末,15~64周岁的劳动年龄人口为100260万人,比2013年时的峰值减少了322万人;65周岁及以上人口15003万人,占总人口的10.8%。同期,劳动者受教育年限不断提高、人力资本逐渐积累,劳动力要素质量不断提升。2016年年末,每10万人口中高等学校在校学生人数升至2530人,是本世纪初的3.5倍;普通本专科毕业生达到704万人,是本世纪初的近7.4倍;研究生毕业人数达到56.4万人,是本世纪初的9.6倍。劳动者平均受教育年限由2000年的7.4年提高到2015年的10.2年,新增劳动者平均受教育年限已超过13.3年。与此同时,截至2016年年底,我国留学回国人员总数达265.11万人。其中,2016年回国43.25万人,党的十八大以来5年回国人数占到70%。我国正迎来新中国成立以来规模最大的海归潮,有力推动我国创新创业蓬勃发展[6]。

二是科技成果质量有所提高。三方专利是体现科技产出质量的重要指标[7]。根据OECD的统计,2010年我国三方同族专利数量全球占比仅为2.73%,2016年提升到接近6%,年均提高0.5个百分点,显示科技成果质量明显提高。2007年-2017年10月,我国科技人员发表的国际论文共被引用19335万次,较2016年统计时增加29.9%,排名比上年上升两位,超越英国和德国跃居世界第二位。

三是物质资本质量持续改善。交通基础设施是我国最重要的物质资本之一,是保障经济高质高效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8]。新世纪以来,我国基础设施不断突破“瓶颈”,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削减了与周边国家的贸易边界效应[9],我国也成为少数实现基础设施跨越式发展的成功国家之一。截至2016年底,铁路营业里程达12.4万公里,是本世纪初的1.8倍;高铁营业里程达2.2万公里,是2008年的34.2倍,居世界之首;高速公路营业里程达13.1万公里,是本世纪初的8倍;内河航道增加到12.7万公里,是2000年的1.1倍(见图1)。

四是能源资源质量加快提高。新世纪尤其是2012年以来,我国优质清洁能源加快开发利用,能源结构加快优化。2016年,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比重达35%,较2012年提高7.4个百分点。煤炭消费占比62%,较2012年下降了6.5个百分点;化石能源消费比重从2011年的峰值91.6%降低到86.7%(见图2)。

2.从产出端看,产品和服务质量明显提升。作为世界制造大国,我国制造业质量竞争力大幅提高。2000年制造业质量竞争力综合指数仅为76.28,2015年达到83.51,提高了7.23;制造业产品质量合格率从2009年的86.96%上升至2015年95.45%,产品质量升级稳步推进。与此同时,产品和服务的绿色化有了长足进步。在绿色发展理念指引下,越来越多的产品使用绿色设计技术,并借助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在提升产品性能的同时实现节能降耗。

(二)发展效率开始改善

这主要体现在宏观效率明显改善方面。

1.劳动生产率加快提升。新世纪以来,我国物质资本积累不断深化、人力资本加快积累,劳动生产率不断提高。全员劳动生产率从2000年的1.52万元/人提高到2016年的9.59万元/人。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提高幅度明显加快,2012年-2016年年均提高0.64万元/人,大于2000年-2011年年均0.46万元/人的提高幅度。

2.全要素生产率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有所提高。新世纪以来,随着我国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完善、对外开放加快推进和经济结构优化调整,全要素生产率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总体呈上升趋势。据测算,全要素生产率年均增长率虽然从2000年-2011年的3.5%下降到2012-2016年的2.7%,但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却从32.4%上升到40.7%(见图3)。

图1

我国交通基础设施情况

数据来源:《中国统计年鉴》。

图2

我国能源消费使用结构

数据来源:《中国统计年鉴》,世界银行数据库。

图3

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率及其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

数据来源:《中国统计年鉴》,The Conference Board。

上一篇

下一篇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