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改革开放40年中国所有制理论的创新和发展

关注“壹学者”微信 >>
74 1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胡家勇

作者简介:胡家勇,男,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北京 100836

人大复印:《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与实践》2018 年 08 期

原发期刊:《中州学刊》2018 年第 20185 期 第 26-32 页

关键词: 改革开放40年/ 所有制理论/ 基本经济制度/ 创新  40 years of reform and opening up/ ownership theory/ basic economic system/ innovation/

摘要:改革开放40年来,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国化、时代化取得了重大成就,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所有制理论的突破和发展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改革开放初期,个体经济破土而出,在“铁板一块”的所有制结构上打开了一个缺口,从此中国所有制结构的演进便获得了内生动力和呈现自身的规律性。所有制理论的重大创新是提出了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理论。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支柱,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根基。基于改革开放的生动实践,我们对公有制、非公有制、混合所有制经济等中国特色政治经济学基本范畴的认识不断深化,开始形成比较系统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所有制理论。

所有制问题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理论问题。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所有制理论取得了一系列重大进展,最大的理论突破是提出了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理论。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理论的确立,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经济制度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奠定了重要理论基础。回顾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所有制理论的演进脉络,对于构筑新时代经济发展的制度基础,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一、改革开放初期所有制结构的多元化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起点是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在所有制结构上的表现就是“一大二公”,公有制经济一统天下。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所有制理论形成、发展并不断取得突破的历史背景,也是理解中国所有制结构变迁的基本前提。

中国所有制结构的变迁是以允许个体经济的存在和发展为发端的。一旦打开所有制结构这个缺口,所有制结构便获得了自我演进的内生动力,并成为推动中国所有制理论发展的现实基础。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指出:“社员自留地、家庭副业和集市贸易是社会主义经济的必要补充部分,任何人不得乱加干涉。”①1982年,发展和保护个体经济被写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确“在法律规定范围内的城乡劳动者个体经济,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补充。国家保护个体经济的合法的权利和利益。”

改革开放初期,理论界对个体经济的发展进行了热烈的讨论,著名经济学家薛暮桥的观点具有代表性。他举例说:“实践向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我们一向把长途贩运当作投机倒把,这到底对不对呢?山货土产没有腿,没有人长途贩运,怎么会自己跑到城里来呢?如果让山货烂在山上叫‘社会主义’,贩到城里来丰富市场供应是‘资本主义’,这能说是马克思主义吗?我认为不能把长途贩运和投机倒把等同起来,应当允许长途贩运。”他进一步指出:“对于手工劳动,我认为集体所有制经济甚至个体户可能比全民所有制更加优越,生产关系一定要适合生产力的性质,认为全民所有制在任何条件下(比如手工劳动条件下)一定比集体、个体所有制优越,这不是马克思主义。”②

个体经济的发展适应了当时经济社会的客观形势和需要。一是当时有大量的劳动者找不到就业门路,公有经济部门也提供不了足够的就业岗位,仅1979年由返城知青形成的失业人口就达到140.66万人;二是当时城镇居民日常生活遇到了一系列亟待解决的难题,如吃饭难、理发难、修理难、洗澡难等一直困扰居民,个体经济在解决这些民生难题上具有天然的优势;三是个体经济的发展不需要大量的资金,技术门槛和经营风险较低,适应了当时的经济发展水平。在各项鼓励、引导政策的刺激下,个体经济发展迅速,到1992年,全国登记注册的个体工商户达1533.9万户,从业人员达2467.7万人,注册资金达600.9亿元,实现产值为926.2亿元,营业额为2238.9亿元,商品零售额为1861.3亿元。

个体经济发展孕育着私营经济破土而出的能量,私营经济的出现是个体经济自然演化的结果。私营经济与个体经济的基本区别是存在雇佣关系,而个体经济的发展必然会产生雇工现象。适应个体经济发展的需要,1981年,国务院适时发布《关于城镇非农个体经济若干政策性规定》,提出了雇工(当时称为“帮手”或“学徒”)的政策界限:个体经营户,经过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批准,可以请一至两个帮手,技术性较强或有特殊技艺的,可以带两三个最多不超过5个学徒。1987年,雇工政策进一步放宽,当年中央发布了《把农村改革引向深入》的通知,除了重申有关个体经济“帮手”的规定以外,还提出:对于某些为了扩大经营规模,雇工人数超过5人限度的私人企业,也应采取允许存在、加强管理、兴利抑弊、逐步引导的方针。这实际上对私人企业雇工人数已经不再刚性限制,给私人资本与劳动力的结合开拓了足够大的政策空间。

当然,与个体经济相比,改革开放初期,私营经济的发展之路要曲折艰难得多,当时的政策基调是“不宜提倡,不要公开宣传,也不要急于取缔”③,但私营经济凭借自己顽强的生命力在暗暗生长。1987年私营经济的命运开始发生了实质性变化,当年召开的党的十三大对私营经济给予了明确的定位,指出:“私营经济一定程度的发展,有利于促进生产,活跃市场,扩大就业,更好地满足人民多方面的生活需求,是公有制经济必要的和有益的补充。”④1988年的《宪法修正案》指出:“国家允许私营经济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存在和发展。”至此,私营经济的合法地位在《宪法》中首次得到了确认。1988年,全国各地开始私营企业登记注册工作,1989年年底,全国登记注册的私营企业为90581户,从业人员为1640051人,工业、建筑业、交通运输业实现产值为974005万元,饮食、服务业、修理业等行业的营业额为388055万元,商品零售额为337434万元。

改革初期,经济理论界对私营经济的发展进行了许多有价值的研究,聚焦于私营经济的性质和定位以及雇工问题。一些学者谈到了私营经济与社会主义的兼容性。单东、王政挺认为:“作为私营经济,其生产资料归业主所有,雇主获取剩余价值,对工人有剥削,这是私营经济的一般性。但是,我国的私营经济,是在社会主义经济的大环境中存在的,公有制经济影响和支配着私营经济,从而使之有不同于资本主义社会中的性质和地位。”⑤王勇指出:“私营经济是我国现阶段经济中必然组成部分。因为在商品经济条件下,私有制经济同公有制经济之间存在着内在的经济联系,正是这一联系才构成了国民经济体系。在市场上,各种所有制经济成分都是平等的,在他们之间建立了相互依赖的关系,并非只有私有制经济依赖于公有制经济的一面。在这个体系中,缺乏哪一个部分都不利于生产力的发展。”⑥而对于雇工经营的性质,蒋振明认为:现阶段的雇工经营“既为社会或共同体创造劳动者共同需要的价值(税收、集体提留、银行贷款利息等),也为私人雇主创造剩余价值。所以这种雇工既具有社会主义联合劳动的性质,也具有资本主义因素”⑦。张木生认为:“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农村雇工经营的性质不是其本身所能决定的,而要看人民民主国家为其准备的条件轨道。”⑧

无论是对私营经济的性质和地位,还是对私营经济所涉及的雇工问题,当时的主流看法是,要从整个经济制度背景,即公有制为主体来把握,而不能仅仅看到其生产资料的私有性质。这符合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也为私营经济的发展创造了较好的理论和舆论氛围。

改革开放初期,中国所有制结构的多元化还表现为较早打开了利用外资的大门。1982年1月,党中央和国务院批转《沿海九省、市、自治区对外经济贸易工作座谈会纪要》,该纪要提出:抓住当前有利时机,大胆利用外资,加强国际经济合作和技术交流。1983年,国务院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实施条例》,对利用外资作出了明确的政策规定。1979-1982年,中国实际利用外资124.57亿美元;1991年,实际利用外资达115.54亿美元。利用外资缓解了中国早期经济发展中的资本、技术和管理的“三缺口”。同时,外资进入特别是外国直接投资,同个体经济和私营经济一起,改变了中国的所有制结构,并为随后的市场竞争和国有经济结构调整准备了前提条件和经济基础。

随着个体经济、私营经济和外资经济的发展以及公有制经济主体的多元化,中国经济中的资本等生产要素日益多元化,数量不断累积。资本等生产要素的本性要求其不断流动,在流动中不断重新组合,实现最大化增殖和带来尽可能多的收入。因此,作为资本等生产要素相互融合、功能互补组织形式的股份制,便在实践中产生了客观需要。1986年,国务院颁布的《关于深化企业改革增强企业活力的若干规定》,允许全民所有制企业进行股份制改造。党的十三大充分肯定了股份制,指出:“改革中出现的股份制形式,包括国家控股和部门、地区、企业间参股以及个人入股,是社会主义企业财产的一种组织方式。”⑨

1980年代初和1990年代初,股份制是经济理论界争论的一个热点,不同观点相互交织。1988年在四川自贡市召开了“股份制理论与实践研讨会”,与会大多数代表认为:“不同财产主体经济利益的独立性和差别性决定了它们只能通过股份制这一财产组织形式实现资金的集中使用,并借助于股票的转移和股金的再投入实现资金的流动。”⑩蒋学模认为:“股份制是同生产社会化和商品化相适应的一种集资形式。它既可以为资本主义企业利用,也可为社会主义企业利用。”(11)厉以宁认为:“在社会主义社会中,建立和发展股份企业不仅是必要的,而且也是可行的。”(12)对于股份制经济的性质,多数学者认为取决于总体制度环境和公有股份所占的比例。刘国光认为,只要保持“国家股份为主体”,就能保证股份制经济的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性质。(13)也有专家对股份制持保留甚至反对态度,认为,“那种想用股份制实

上一篇

下一篇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