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领导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实践与经验

关注“壹学者”微信 >>
39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王爱云

作者简介:王爱云(1971-),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研究所研究员,北京 100009

人大复印:《中国共产党》2018 年 08 期

原发期刊:《马克思主义研究》2018 年第 20185 期 第 130-140 页

关键词: 中国共产党/ 改革开放40年/ 历史虚无主义/

摘要: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一直将反对历史虚无主义作为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破立并举,一方面深刻揭露和批驳历史虚无主义的政治本质和严重危害,另一方面加强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研究、宣传党和国家的历史,牢牢掌握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主导权。在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回顾中国共产党领导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实践,总结所积累的历史经验,对于当前我国意识形态领域开展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斗争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就坚定地领导开展了揭露和批驳历史虚无主义的斗争,并且将它作为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一直持续至今。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从关系政权存亡的战略高度,领导全党全面掀起抵制历史虚无主义的斗争,并取得重大胜利。经过40年的实践,党积累了一系列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宝贵经验,对于当前我国意识形态领域开展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斗争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1978-1994:反对以“非毛化”为代表的历史虚无主义错误倾向,加强党史国史研究、宣传与教育

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在中国共产党否定并纠正“文化大革命”错误的特定历史条件下,我国出现了把否定“文化大革命”变成否定社会主义制度、否定党和国家历史、借毛泽东晚年的错误来否定毛泽东思想的错误倾向。这种错误倾向在党内和社会上都有反映。从党内来看,从1979年春党的理论工作务虚会到1980-1981年起草《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围绕着如何评价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出现了争议,一些人借毛泽东晚年所犯的错误,否定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否定党在社会主义时期的探索,进而否定党的领导、无产阶级专政、社会主义和马列主义。1979年发表在《十月》上的电影文学剧本《苦恋》,对于我国建设社会主义的历史没有给予正确反映,而是借党曾经犯过的错误来否定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建设。然而,在该片内部放映过程中,一些文艺界人士对其持肯定或基本肯定的态度,有的甚至给予很高赞扬。从社会上来看,1978年冬,北京一些民间团体将自己制作的刊物贴在西单墙,其中一些内容攻击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及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制度,诽谤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

20世纪80年代末,“非毛化”的历史虚无主义错误观点继续传播,并有越演越烈之势。1988年播放的电视系列片《河殇》,不顾中华人民共和国被西方国家封锁的事实,丝毫不提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成就,用“封闭的篱墙”“‘穷过渡’的贫困”“文化专制的寂寞”描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面貌;抹黑毛泽东背离《实践论》,推崇“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神话①。1989年春,方励之、刘宾雁等人叫嚣要“清算毛泽东主义的影响”,声称“中国的改革只有彻底否定毛泽东后才能获得成功”②。

以“非毛化”为代表的历史虚无主义错误思潮在党内和社会上造成严重的思想混乱,推动了20世纪八九十年代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的发展。在与资产阶级自由化斗争的过程中,中国共产党对于“非毛化”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进行了坚决的批判,并把加强党和国家历史的研究、宣传和教育作为一项迫切任务提上日程。

1.揭露和批驳“非毛化”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政治本质和严重危害

20世纪70年代末“非毛化”的历史虚无主义错误思潮刚露头,就引起了以邓小平为核心的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的高度警觉。这时邓小平等中央领导人虽然没有明确用“历史虚无主义”的概念来概括这一思潮③,但是对其政治本质和危害进行了深刻揭露,并及时有效地组织了批驳。

1979年3月30日,邓小平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讲话中一针见血地指出“非毛化”错误思潮的政治实质“就是搞资本主义那一套”④。同年11月,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决定由北京市取缔“西单墙”。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科学总结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的历史,实事求是地评价毛泽东的功与过,坚持毛泽东思想的旗帜,从正面回击了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污蔑。

1981年,中央组织理论界、文艺界开展了对电影剧本《苦恋》的批判。1981年3月27日,邓小平指出:“对电影文学剧本《苦恋》要批判,这是有关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问题。当然,批判的时候要摆事实,讲道理,防止片面性。”⑤此后,《解放军报》等报刊发表了对《苦恋》的批判文章。1981年8月3—8日,中共中央宣传部主持召开全国思想战线问题座谈会,胡乔木在《当前思想战线的若干问题》的讲话中,明确将歪曲党的历史、否定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中国的思潮作为“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的一种重要的典型表现”,并揭露其危害:“一种发生广泛社会影响的错误思潮,不同于个别性质、枝节性质的错误,如果不加批评控制,却可能像某种传染病一样,危害整个社会的精神健康和安定团结,甚至产生像‘文化大革命’那样的灾难。”⑥随后,《文艺报》1981年第19期发表《论〈苦恋〉的错误倾向》一文,明确了《苦恋》的错误所在,统一了理论界、文艺界的认识。

1988年《河殇》播放后,王震等老同志迅速对《河殇》中的历史虚无主义错误进行批驳。1988年9月9日,王震用亲身经历对《河殇》歪曲历史事实、“把什么都扣到毛泽东头上加以批判”的错误进行驳斥⑦。1988年10月,王震又开始组织撰写题为《〈河殇〉宣扬了什么?》的文章,系统批驳《河殇》“典型的民族虚无主义和悲观主义,是典型的历史宿命论”,“不是用唯物史观、用生产方式的变革以及各种社会因素的变化的观点来解释中国历史,而是用唯心史观、用地理环境决定论、用中国人天生愚劣等观点来解释中国历史”等十个方面的错误⑧。

1989年*之后,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在反思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泛滥的原因和危害时,深化了对改革开放以来否定党的领袖、否定党和国家历史的错误思潮的认识,明确称之为“历史虚无主义”,并将其作为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的一种表现、“全盘西化论”的一个组成部分,实质上指明了历史虚无主义目的在于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本质。1989年9月22日,江泽民强调:“任何割断历史,采取虚无主义的态度,借口‘改革’而否定党的优良传统的做法,都是错误的。”⑨同年12月29日,江泽民进一步指出:“一个时期以来,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的泛滥,资产阶级的‘民主’、‘自由’、‘人权’口号的蛊惑,利己主义、拜金主义、民族虚无主义和历史虚无主义的滋长,严重侵蚀党的肌体,把党内一些人的思想搞得相当混乱。而我们却放松了党的思想建设工作,这是一个失误。”⑩1990年1月10日,李瑞环也明确指出:“宣扬民族虚无主义和历史虚无主义,是顽固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立场的人所主张的‘全盘西化论’的一部分。”(11)

2.恢复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研究、宣传党和国家历史,加强中国近现代史教育

改革开放新形势下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新任务对党史国史工作提出了迫切需求,需要恢复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来研究、宣传党和国家的历史,正确总结历史经验和教训,并且用正确的历史教育人,从正面澄清被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歪曲的历史。

20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共产党成立专门的党史国史研究机构,有组织地、系统地开展党史国史研究与宣传。为了加强党对新时期党史工作的领导,1980年1月29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成立中央党史委员会及其工作机构的通知》,指出:早日编辑和出版党史,是全党的迫切需要,为此决定成立中央党史委员会,负责审定党史编辑计划,决定对党史中的某些重大问题的看法和最后审定全书书稿。中央党史委员会下设中央党史编审委员会,负责党史编辑工作中的各项重要问题,初步审定全书书稿。在党史编审委员会领导下成立党史研究室,直接负责党史资料的收集、研究、编写工作,由胡乔木担任主任。1980年7月,中央党史研究室正式成立。1980年5月,中央将“毛泽东主席著作编辑出版委员会办公室”改组为中央文献研究室,胡乔木兼任主任,负责编辑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的著作、传记、年谱、画册等,研究宣传老一辈革命家思想生平业绩风范。1982年,中央决定中央书记处下设党史工作小组,撤销中央党史委员会、中央党史编审委员会;1988年中央决定党史工作小组改为中央党史领导小组,作为主管全国党史工作的领导机构,杨尚昆任组长,胡乔木、薄一波任副组长(1990年、1994年又先后增加邓力群、胡绳两位副组长)。

在领导党史工作的过程中,胡乔木非常重视党史工作的战斗性,提出不能把党史工作看成是平静的、书斋里的事业,它是在思想斗争最前线的一项战斗性的工作。1990年3月8日,他强调:“党史工作的战斗性所以有力量,是因为我们依靠的是科学,依靠的是真理。这种战斗就是科学与反科学的战斗,是真理与谎言的战斗。历史的真相本来就是这样的。可是敌对势力硬要抹杀、歪曲、污蔑过去党和人民革命斗争的真相,因此,我们需要用科学的态度、科学的方法、科学的论证来阐明有关我们党的历史的各种根本的问题。”“并且对在国外论著中经常出现的许多比较重要的、有影响的错误观点和歪曲我们党的历史的言论,进行针锋相对的、有理有据的分析和批判。”(12)

中国在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的风潮中保持稳定。在这种情况下,有必要对中华人民共和国40年历史经验进行科学研究,使人们正确认识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什么能够建立和发展社会主义。1990年6月,中央党史领导小组向中央提出成立当代中国研究所、开展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研究的建议,获得中央批准。在指导当代中国研究所成立的过程中,邓力群明确提出国史研究要开展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斗争的任务。他说过,进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的研究,必须了解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言论,有针对性地、有说服力地回答他们挑起的争论。我们要通过澄清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造成的混乱,证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和发展是符合历史的规律的。

中央党史工作机构、国史研究机构的成立,大大推动了新时期党史国史研究与宣传的发展。这些机构不仅发表和出版了丰富的研究成果,对党史国史上的重大事件和重要人物做出权威评述,让人们正确了解历史,而且在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斗争中冲锋陷阵,揭露、批驳历史虚无主义对于党史国史的歪曲、丑化和污蔑,使党史国史研究与宣传成为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重要阵地。

与此同时,中央注重加强中国近现代历史教育,让人民群众正确认识近代以来党和人民的奋斗史,以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在社会上的渗透。1987年2月18日,邓小平在分析大学生闹事的主要原因是被少数搞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人煽动时,针对青年人不了解中国近代以来革命史的状况,提出要用中国近现代历史“教育青年,教育人民”,让他们懂得“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不行,中国除了走社会主义道路没有别的道路可走”(13)。江泽民认为,“用什么历史教育青年,实际上是一场争夺接班人的斗争”,针对一些青年“缺乏革命历史的知识,遇到有人歪曲历史,就容易上当受骗”的情况,也强调对青年加强党史和近现代史教育(14)。1991年3月9日,江泽民致信国家教委负责同志,又提出对小学生(甚至幼儿园的孩子)、中学生一直到大学生,由浅入深、坚持不懈地进行中国近代史、现代史及国情的教育,“使他们熟悉我国的近代史、现代史和我们党的斗争史,认识今天的人民政权来之不易”(15)。1991年8月27日,国家教委颁发《中小学加强中国近代、现代史及国情教育的总体纲要》,从当年秋季开始,全国中小学都加强了中国近代、现代史及国情教育,高中还普遍开设《中国近现代史讲座》的必修课,重点对高中学生实施系统的中国近现代历史知识教育。

二、1995-2011:反对以“告别革命”论为代表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在马工程建设中加强马克思主义史学的主流地位

20世纪90年代中期,在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后有人攻击十月革命、西方国家加紧对中国进行和平演变的氛围中,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卷土重来。1995年,旅居美国的李泽厚、刘再复所著《告别革命——回望二十世纪中国》一书由香港天地图书公司出版,以对20世纪中国进行反省的名义,提出“应当对国内国外影响很大的几次革命,包括法国革命、俄国革命、辛亥革命等重新认识、研究、分析和评价,应该理性地分析和了解革命方式的弊病,包括它给社会带来的各种破坏”,“对‘你死我活’的暴力革命方式的反省,才是根本性的反省”。以这种视野,该书认为“20世纪的革命方式确实带给中国很深的灾难”,“老是革命,整个民族的生命能量就在革命中耗尽了。我们的民族现在已经成了一个非常累、非常疲倦的民族”(16)。这实际上抹杀、否定了近代以来中国人民为实现中华民族独立而进行英勇斗争的历史。与此同时,该书对毛泽东进行的错误分析,认为毛泽东迷信意识形态,迷信战争经验,用理想主义、民粹主义和伦理主义的空想对历史进程抗争,结果惨败;毛泽东的革命与洪秀全的革命都是农民革命,最终没有走出农民狭窄的眼界(17)。这就完全否定了毛泽东作为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和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历史地位。“告别革命”论贬损和否定近代以来一切进步的革命运动,实际上是试图从历史的根源上动摇中国共产党通过新民主主义革命来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通过社会主义革命来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的合理性、合法性。与“告别革命”论相呼应,社会上还热衷于对近代历史人物进行“翻案”

上一篇

下一篇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