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乡村振兴战略下西部地区农业科技协同创新模式选择与实现路径

关注“壹学者”微信 >>
162 3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王燕

作者简介:王燕、刘晗、黎毅,重庆工商大学长江上游经济研究中心;赵连明,重庆商务职业学院。

人大复印:《农业经济研究》2018 年 09 期

原发期刊:《管理世界》2018 年第 20186 期 第 12-23 页

关键词: 乡村振兴/ 西部地区/ 农业科技协同创新模式/ 实现路径/

摘要: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意味着中国全面进入提升农业自我发展能力、提高农民综合素质、改善农村发展环境的新时代。本文在界定农业科技协同创新内涵的基础上,论述了农业科技协同创新对西部地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意义,研究了国内外典型国家和地区农业科技协同创新的经验,分析了西部地区农业科技协同创新的制约因素,探讨了西部地区5种具有代表性的典型农业科技协同创新实践,提出了新时代乡村振兴战略下西部地区“5+2”农业科技协同创新模式,并以乡村振兴战略需求为驱动力,基于战略、知识和组织的协同,兼顾文化、技术、经济、制度等层面因素,从科技计划制定、新型农民和新型经营主体培育、战略联盟构建、农业战略技术与产业选择、农业科技基础设施信息化建设及各种公共服务平台构建、打造农业科技协同创新增长极、发挥政府和市场两手作用等层面,提出新时代乡村振兴战略下西部地区农业科技协同创新的实现路径。

一、引言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乡村振兴战略”,“要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世界各国乡村振兴发展历史表明,科技创新是乡村振兴的重要引擎,“实现农业持续稳定发展、长期确保农产品有效供给,根本出路在科技”①。然而,当前中国农业科技创新面临着挑战。从类型上看,常规技术多、重大关键技术和创新技术少,产量技术多、品质技术少,生产技术多、加工技术少,知识形态技术多、转化为现实生产力的技术少;从导向性上看,目标从提高粮食产量、提升粮食质量向保障粮食安全转变;从空间上看,从农业全产业链上游向中游、下游移动;从形式上看,由以某一生产领域单个农业关键性技术突破为主转变为“从种子到餐桌”实现多种农业技术的功能集成为主(曹博、赵芝俊,2017)。中国农业发展已进入由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由生产主导型农业向技术主导型农业转变的新阶段,“完善农业科技创新机制,打破部门、区域、学科界限,有效整合科技资源,建立协同创新机制”②,大力开展农业科技协同创新已成为新时代农业科技创新的必然选择。

西部地区是中国区域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既是传统农业集中区,又是“老、少、边、贫、山”的集中分布区,自然条件复杂,生态环境脆弱,不仅有民族县、牧区半牧区县、粮棉生产大县、陆地边境县,而且还有山区县、丘陵县、平原县、黄土高原县。作为维护国家安全、保持社会稳定、促进经济发展的重要区域,其特殊性决定西部将是中国乡村振兴的“攻坚主战场”。以农业科技协同创新推动乡村振兴,具有典型示范意义,需要立足自身资源禀赋和发展实际,选择适合西部地区发展的农业科技协同创新模式和实现路径,保障西部地区乡村振兴战略的成功实施。

然而截至目前,鲜有文献对“西部地区农业科技协同创新的模式选择与实现路径”进行整体性分析。涉及的相关文献主要有两类。一是有关科技协同创新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科技协同创新的必要性、模式、机制与过程、影响因素、绩效、风险评价、区域实践等方面。协同创新是政府、企业、大学等相关合作主体,以延伸知识价值链为核心、以完成科技创新重大突破为目标而进行的跨领域整合创新模式(陈劲,2011)。20世纪70年代以来,以Freeman、许庆瑞为代表的一些学者认为,在国家和地区等更广的范围应推动技术创新和非技术创新的融合,协同创新已成为企业生存发展的不竭动力(Chesbrough,2005)。因此,要“积极推动协同创新,鼓励高校同科研机构、企业开展深度合作,建立协同创新的战略联盟”③。20世纪80年代以来,国内外学者以“产学研合作”为主题探索和研究企业与大学、科研机构或中介组织之间如何通过要素的互动形成协同创新合力(Leea et al.,2010;何郁冰,2012;洪银兴,2013)。在模式类型方面,认为存在研发协同、创新外包、专利许可或技术转让、双元协同创新等模式(解学梅、方良秀,2015;Oke et al.,2012);在影响因素及绩效风险方面,研究认为科技、文化及政府等因素影响协同创新实现和绩效;协同创新存在风险(Thorgren et al.,2009;万幼清等,2015;张绍丽、于金龙,2016)。在机制与过程方面,由于合作动机、目标的差异及信任程度(Fawcett,2012),可能导致合作关系的不稳定甚至解体,因此机制构建是保障(Fiaz,2013)。在区域实践方面,国家和区域创新系统的建设应包括区域之间协同创新以及许多新的因素的战略集成,区域协同创新已成为区域科技发展的重要举措(臧欣昱等,2017;张协奎等,2015)。

二是有关农业科技创新国内外研究,主要集中在农业科技创新的必要性、国外典型经验、存在的问题、机制及对策、西部农业科技发展等方面。Theodore W.Schultz于1964年在《改造传统农业》一书中提出,传统农业不可能提高其产出,除非引入技术革命。19世纪70年代初,速水佑次郎和弗农·拉坦提出“诱致性技术创新理论”,认为技术创新是促进农业发展的核心因素。农业技术进步促进农业增长(林毅夫,2000),农业科技创新对“三农”发展具有战略意义(韩长赋,2017),国外美、英、法、德、丹麦、荷兰、新西兰等典型国家农业科技创新成功经验对中国具有借鉴意义。然而当前中国农业科技创新存在的问题突出表现为宏观决策和管理体制、推广模式、创新机制、创新主体及体系、创新环境和条件等制约因素(李茉莉、岳铭鉴,2016;黄季焜等,2009)。农业科技创新应在多个层面上建立起科技创新推动新农村建设的长效机制,应通过新型农民培育、农业制度创新、公共平台构建等多领域共同作用推动农业科技创新(赵军洁、张建胜,2016;辜胜阻、王敏,2012)。产业升级实质上是技术升级,农业产业链最大的问题就是第二、三产业与农民的割裂,缺失载体的有效协作与互动(韩俊,2015)。西部地区农业由于科技成果转化较低、农业企业创新能力较弱、科技投资及人力资源不足,需要整合资源协同发展(马静,2017;赵国锋等,2012)。

上述经验研究表明,国内外理论界和实务界已经逐步重视和认同协同创新是一种提高创新绩效的有效方式。大量研究成果多以企业纵向或横向协同创新为研究对象,区域层面科技协同创新研究尽管成果较少但其重要性已得到学者的关注;国内外关于农业科技创新的必要性以及存在问题的研究,表明了农业现代化发展对农业科技协同创新的迫切需求,但农业与协同创新研究鲜有交集,仅有的少量文献主要对农业协同创新的知识产权保护、平台、契约关系等某一方面进行了探讨(张景瑞、刘新玲,2017;秦丽容,2016;熊华怡,2014;褚浩男,2014;郝世绵等,2014;蒋勇,2013),且未成体系,尤其是新时代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有针对性地对西部地区农业科技协同创新模式选择与实现路径的研究亟待开展。本文创新之处在于,从农业科技协同创新内涵的角度讨论新时代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西部地区农业科技协同创新的重要意义、模式及实现路径,构建了新时代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西部地区农业科技协同创新研究的理论框架。

二、农业科技协同创新的内涵及重要意义

(一)农业科技协同创新的内涵

农业科技协同创新,是指围绕农业产业发展需求,依托自然环境、技术环境、市场环境、制度和体制环境、社会和文化环境的共同作用,以资源共享、优势互补为前提,以共同利益为基础,通过合理分工协作,以科研机构、高校、涉农企业、政府、各类中介服务机构和农户、农场、农业合作社、村集体的协同,开展农业科技创新资源的整合与创新主体的互动,形成农业科技协同创新能力,通过引进、消化、再创新,集成创新或原始创新的方式,进行产业共性、关键技术和前沿技术的研究、攻关、集成和示范,提升农业科技创新和成果产品化、商品化、产业化的转化水平,促进农业产业链与技术链双向融合,获取农业科技创新以及农业科技成果转化的帕累托最优效果,促进农业综合生产力的提升,提高农业增效、农民增收,保障区域粮食安全和农产品有效供给,推进农业现代化持续发展。

农业科技协同创新,与其他领域的协同创新相比,具有显著的差异性特征,受需求不足和供给不足的双重约束,具体表现为地域性、公共性、长期性、风险性。因此,农业科技协同创新的实现需要内在动力和外在动力的共同作用,充分发挥政府主导作用,形成明确的目标和共同愿景,给予农业科技协同创新平台、知识资源、科技协同创新投入、制度创新和供给、战略技术与战略产业等多种要素条件的支撑,辅以协同创新文化、战略、制度的调控,因地制宜打造农业科技协同创新体系,通过动力系统、条件系统、过程系统、调控系统及其要素之间的相互作用与协同,构建合理的实现机制,达到农业产业开放式创新与系统创新的有机统一,实现产业链与技术链的双向融合,使农业产业呈现出协同创新持续发展、动态循环的必然趋势(如图1所示)。

图1

农业科技协同创新的内涵

(二)西部地区农业科技协同创新的重要意义

当前,中国农业农村发展已进入“结构升级、方式转变、动力转换”的紧要“关口”(韩俊,2017)。乡村战略的实施意味着中国全面进入提升农业自我发展能力、提高农民综合素质、改善农村发展环境的新时代。乡村振兴战略作为系统工程,其中“产业兴旺”是乡村振兴战略中最主要的政策实施要点(周立等,2018);加强农村资源环境保护,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是乡村振兴生态宜居的前提;农民素质的高低从根本上决定了乡村振兴的水平与质量(杨艳丽,2018);弘扬社会正气,提升农民精神面貌,是乡村振兴农村有效治理的重要基石;大力发展农村生产力,实现农业增效、农民增收,是乡村振兴农民生活富裕的根本保证。

然而,西部地区作为中国大江大河的发源地和南水北调工程的重要水源地,以传统劳动密集型耕作方式为主,不仅生态地位至关重要,而且农业产业内涵差异较大,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面临严峻挑战。一是农业现有生产要素配置已接近饱和状态,大多处于有资源无产业、有产品无市场、有需求无供给的状态,如果没有新的生产要素引入,很难使其再焕发新的活力;二是生态环境脆弱,1991~2014年间,西部地区所消耗的农药、化学肥料和农用生产薄膜年均增长率分别为2.97%、4.55%和22.13%,均高于同期全国年均增长率水平,农药、化学肥料和农膜的大量投入是农业经济增长主要推动力,农业经济效益的增加以牺牲环境为代价(马乃毅、罗珺仁,2015),2015年西部地区播种面积占全国33.68%,而受灾面积和成灾面积则分别达到全国的38.12%和40.08%;三是西部地区受传统小农经济思想的影响,市场经济观念尚未深入人心,农业经济发展长期处于依赖性文化背景下,弱化了农业经济发展的动力和活性;四是家庭经营耕地的有限性、未成规模且难以就业的村域产业、小型零散的兼业化方式,使得西部地区农民收入难以提高,2016年西部地区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9706元,低于中部地区的11780元,与东部地区的17135元相差甚远。2016年全国共有7个省份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低于10000元,全部来自西部地区。从农村居民收入差距变化来看,按照当年价格计算,2005年西部地区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与东、中部地区的差距分别是2767元和673元,但2016年差距则扩大到7428元和2074元,与东、中部地区差距越来越大(如图2所示)。

图2

2005~2016年东、中、西部地区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变化(单位:元)

注:由于数据统计口径改变,2012年之前的数据是以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来代替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库。

因此,西部地区农业科技协同创新对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意义在于:对西部地区“产业兴旺”和根治贫困具有加速作用;对生态宜居、保全西部沿边国土具有保障作用;对提高农民综合素质、加快乡风文明建设具有推动作用;对于弘扬社会正气、提升农民精神面貌,夯实农村有效治理基石具有促进作用;对于大力提高农村生产力,保证农民生活富裕具有杠杆作用。

三、典型国家和地区农业科技协同创新的做法与经验

21世纪,农业科技协同创新已成为各区域大力发展农业的战略选择,通过总结典型国家和地区在农业科技协同创新方面的做法与经验,以期为西部地区农业科技协同创新提供借鉴(如表1、表2所示)。

从上述典型国家和地区农业科技协同创新的经验和做法来看,农业科技协同创新存在着共同特质:一是多主体参与且分工明确。农业科技协同创新以农业科研院所、高等学校、农业企业、政府等多主体共同参与,且分工明确,并由不同主体作为节点广泛吸纳创新成员。二是以共性、关键技术研发及农业产业化为导向。协同创新涵盖了农业科技基础研究、成果转化和市场推广等多个环节,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条,并以价值链衔接各参与主体的利益分配,保障可持续运营。三是相关关联要素资源的配套及流动。通过农业科技创新平台的建立,保证技术、信息、资金、人才等资源的配套及跨区域、跨行业的交互式流动,实现优势互补,提高要素资源使用效率。

四、乡村振兴战略下西部地区农业科技协同创新模式

(一)西部地区农业科技协同创新的制约因素

当前,中国农业发展从总体上看,存在区域特色不明显,产业构成雷同,互补性不强;龙头企业竞争力弱,带动能力不足,数量有限;自我经营与组织能力乏力,商业生态环境亟待构建与规范;集群层次低,产业价值链短,技术创新能力有待提高;与农业关联的服务支撑机构不完善等共性问题,导致农业科技协同创新不足。其中,西部地区农业科技协同创新制约因素具体表现为以下6个方面。

1.农业人口素质不高,农业科技成果吸纳能力有待提升

农业科技协同创新所构成的科技知识创新网络,其核心是农业科技知识的创新与科技成果的产业化,而家庭农场和农户作为技术需求方,是农业科技协同创新的重要主体。然而,从西部地区农业人口文化素质来看,西部总人口约3.8亿,其中约3/4的人口从事农业相关的行业,而文盲、半文盲人数约占10%左右。2005~2016年西部地区农民受教育年限比东部地区平均低1.41年,比中部地区平均低0.89年(如图3所示),农业人口素质不高,严重制约了农民对农业科技成果的吸纳能力。

2.农业科技投入强度不足,研发与应用能力不强

科技投入是农业科技协同创新的重要保证和关键性因素。然而,2016年西部地区农业领域研究与开发机构科技活动经费内部支出为351433万元,虽比2005年的170659万元增长了1倍,年均增长速度为6.79%,但仍低于东部地区7.06%和中部地区7.59%的增速(如图4所示)。2005~2016年西部地区农业领

上一篇

下一篇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