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详情

在传承与变革中逐渐深化丰富对课程的认识

关注“壹学者”微信 >>
16    
第一作者认领本论文 邀请作者认领本论文

第一作者:王洪席

作者简介:王洪席,河南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开封 475001

人大复印:《中小学教育》2018 年 10 期

原发期刊:《全球教育展望》2018 年第 20183 期 第 19-30 页

关键词: 改革开放/ 课程认识/ “大课程”观/ 核心素养/ 课程结构/

摘要: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对课程认识的拓展深化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是对课程内涵和外延的认识日趋丰富。认识到课程包括学科和活动两部分,并树立了“大课程”观,以课程改革作为核心推动整个基础教育体系的变革。其次是对课程目标的认识不断升级。从重视“双基”到强化“三维目标”再到培育“核心素养”,对课程所承载的教育使命以及价值追求有所发展。最后是对什么样的课程结构更加符合素质教育的认识愈趋清晰。认识到学校课程应该包括地方课程、校本课程以及综合实践活动课程,让地方和学校进行特色化的课程开发,进而真正赋予其课程决策权力。这些重大的课程理念突破为40年中国课程建设逐渐从整体划一走向多样选择提供了坚实的认识基础。

课程改革实践的持续推进、深化与转型源于人们课程认识或课程理念的不断突破、建构和创新。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若没有人们对课程本体认识的不断丰富与拓展,课程改革实践也就难以涌现出轰轰烈烈的变革图景。哲学家怀特海(Whitehead)指出:“一个种族要保持它的精力,就必须怀抱有既成现实和可能事实的真正对比,就必须在这一精力的推动下敢于跨越以往稳健保险的成规。没有冒险,文明就会全然衰败。”[1]由此可见,人们认识上的不断历险、深化与更新,是改革实践不断取得显著性成就的重要基石和力量源泉。

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对课程认识的拓展深化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是对课程内涵和外延的认识日趋丰富,认识到课程包括学科和活动两部分,并树立了“大课程”观,以课程改革作为核心推动整个基础教育体系的变革。其次是对课程目标的认识不断升级。从重视“双基”到强化“三维目标”再到培育。“核心素养”,对课程所承载的教育使命以及价值追求有所发展。最后是对什么样的课程结构更加符合素质教育的认识愈趋清晰。认识到学校课程应该包括地方课程、校本课程以及综合实践活动课程,让地方和学校进行特色化的课程开发,进而真正赋予其课程决策权力。无疑,这些重大的课程理念突破,就为40年中国课程建设逐渐从整体划一走向多样选择提供了坚实的认识基础。

一、对课程内涵与外延的认识日趋丰富

从1978年我国恢复了课程作为教学科目的传统认识,到1994年“搞好活动课”的提出,以及到20世纪末“大课程”观的形成与确立,课程的价值不断被挖掘,我们对内涵与外延的认识日趋丰富。课程作为教育思想、目标和内容的主要载体,在教育改革中的意义日益凸显。

(一)恢复了课程作为教学科目的传统认识

在我国,把课程看作是教学科目,这种课程本质观念具有悠久的历史传统和牢固的社会基础。然而,这种根深蒂固且影响深远的课程认识,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受到了严重的冲击、解构和颠覆。如在“复课闹革命”时期,学校课程的学科性、专业性、知识性就被大大消解和降低了,取而代之的是“毛主席语录”以及“一些常识”。可见,在这一时期,我们对课程本质的认识与理解已陷入了迷途和误区。

改革开放以后,我国的教育事业进入了全面的恢复、调整和发展时期。在此时代背景下,我国的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又迎来了新的生命、朝气与活力。1978年1月,教育部颁布了《全日制十年制中小学教学计划(试行草案)》(以下简称《78计划》)。以此为起点,我国课程领域内的拨乱反正工作全面展开。《78计划》最为显著的特点是恢复了课程作为教学科目的传统认识,也即是重新确立了课程设置的分科模式。它规定“小学设课8门,即政治、语文、数学、外语、自然常识、体育、音乐、美术。中学设课14门,即政治、语文、数学、物理、化学、外语、历史、地理、生物、农基、体育、生理卫生、音乐、美术”等。[2]①以《78计划》为基础和政策背景,将课程视为教学科目的观点一直占据着主流和主导地位。1981年4月,教育部颁布了《全日制六年制重点中学教学计划试行草案》,在课程设置上提出要“设政治、语文、数学、外语、物理、化学、生物、历史、地理、生理卫生、体育、音乐、美术等。”1988年9月,国家教委颁布了《义务教育全日制小学、初级中学教学计划(试行草案)》,在课程设置上要求“在小学阶段开设思想品德、语文、数学、自然、社会、体育、音乐、美术和劳动等课程;在初中阶段开设思想政治、语文、数学、外语、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生物、体育、音乐、美术和劳动技术等课程。”可见,这一时期我们对课程本质的认识主要是改变了课程为“毛主席语录”,直接为政治、生产服务的“极左”倾向,而重新恢复了课程作为教学科目的传统认识定位,强化了课程的学科性和知识性,因而起到了重要的拨乱反正作用。但与此同时,这种单一的学科课程模式“脱离社会、脱离生活”的局限性愈发突显,因而,课程认识的更新也就成为了一种必需和必然。

(二)课程包括学科、活动两部分

将课程看作是教学科目的这一认识,对于恢复与重建课程的教育意义,强化对受教育者基础知识与基本技能的传授,无疑意义重大。但这种学科课程偏重于以课堂教学为主,很难为学生的全面发展提供更适宜的教学环境与条件,因而必须对这种“单向度”的学科课程模式进行改革。

1984年8月,遵照邓小平同志“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指示精神,教育部颁布了《关于全日制六年制小学教学计划的安排意见》。此“意见”的突出特点是提出了要“开展丰富多彩的活动”“发展学生的智力”“培养他们的能力”,此举颇具创新和开拓性意义。1992年8月,国家教委颁布了《九年义务教育全日制小学、初级中学课程计划(试行)》。该“计划”明确提出“课程包括学科、活动两部分”。这样的课程结构调整与变革,也就改变了以往学科课程“一统天下”的局面,是对我国传统课程认识的一次重大突破、扬弃与创新。在高中课程改革领域,“活动”也同样受到了重视与强化。1990年3月,国家教委颁布了《现行普通高中教学计划的调整意见》。该“意见”规定:“课外活动包括体育锻炼,知识讲座,科技活动,各类兴趣小组活动,校班会,时事教育等。课外活动时间不得进行补课和辅导。社会实践活动按我委(87)教中字011号文件规定进行,每学年安排两周。”可见,调整后的普通高中课程安排,明显强化了“活动”的重要性,这就为高中学校进一步优化课程结构,进而充分发展和培育高中学生的独特个性、兴趣爱好创造了有利条件。

1994年8月,国家教委基础教育司在《人民教育》发表《更新课程观,搞好活动课》一文。该文认为,课程计划中的“活动”不是课余生活,而是学生在校学习的课程,应该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地实施,对活动的内容、时间和程序应根据学生年龄特点和身心发展的规律按学年和学周合理地安排。[3]无疑,把“活动课”纳入学校教育课程体系,是这一时期课程变革进程中的一大亮点与创新,表征着人们对课程本质认识的不断更新和进步。

(三)素质教育旗帜下“大课程”观的确立

“大课程”观是相对“大教学”观出现的。回顾课程发展史,课程问题最初都是在教学范畴内被探讨的,并逐渐形成一种“大教学小课程”的视野。建国之后,我国教育建设全面学习苏联经验,一些学者对课程与教学的理论认识也反映出“大教学”观倾向,课程被视作教学内容的选择、组织和安排,受教学过程规律的支配。其所涉及的范围大体上是教学计划、教学大纲和教科书之类的东西。

改革开放之后,随着欧美课程思想的影响以及我国课程研究的深入,诸多学者开始倾向于课程包含教学的大课程观。如在黄甫全看来,传统上,我们把课程看作是置身于学校或课堂之外为教学制定的“计划”文件或活动,这是在特殊历史条件下所产生的一种观念,是典型的“小课程”观。而随着课程改革实践的深化以及对课程研究的不断深入,我们对课程的认识已经到了超越性的境地。基于此,我们需要走出“小课程”观,进而建立起崭新的“大课程”观。“大课程”观认为,课程本质上是一种教育进程,课程作为教育进程包含了教学过程;或者说,教学只不过是课程实施的途径,并且是微观的具体的途径。大课程观视野下的“好的教学”,就是能完满实现课程目标的教学。[4]在此观念变革下,我国新课程改革也受到了大课程论思想的影响,尤其是随着2001年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纲要(试行)》的印发,课程作为“大教育”的图像已初现端倪。在《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纲要(试行)》中,尽管在官方的称谓上仍是“课程改革”,但从改革的总量、含量或分量上,它已完全可以看作是一场“教育改革”了。如它提出要改革“课程结构”,要“制定国家课程标准”,要教师在教学过程中“处理好传授知识与培养能力的关系”。同时还对“教材开发与管理”“改革和完善考试制度”等方面都作了相关的规定。而“教学过程”是作为“课程实施过程”来谈的,教学被包含在课程之中。由此可见,课程所涵括的内容与范围已大大拓展和扩充,所谓的课程改革“已逐渐演化为了一种整体的教育活动”变革。

二、从双基到三维目标再到核心素养:对课程目标的认识持续更新

总体而言,在1978-1999年时期,学校课程目标的根本定位即是“加强基础知识的教学和基本技能的训练”。在1999-2012年时期,落实“知识与技能”“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与价值观”三维目标,表征了我们对课程目标认识的不断更新与升级。从2012年至今,“立德树人”成为“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事业的核心所在”。因而发挥课程改革的核心作用,培育核心素养,成为了“新时代”课程目标诉求的“最强音”。

(一)加强双基(1978-1999年)

1978年以后,教育部接连颁布了一系列课程政策文件,意在恢复统一的基本学制和教学大纲,重建已混沌不堪的教育教学秩序,进而提高基础教育教学质量。在课程改革领域,“加强基础知识的教学和基本技能的训练”成为了此时学校课程目标的重心所在。

1978年1月,教育部颁布了《全日制十年制中小学教学计划试行草案》。该“计划”提出要“加强基础知识的教学和基本技能的训练”。如数学课,“要加强数学基础知识的教学和基本技能的训练”;化学课,“要适当加强元素、化合物和基本原理的教学,讲一点现代物质结构理论的初步知识,适当安排工农业生产、国防、科学实验所需要的化学基础知识,加强化学实

上一篇

下一篇

*非会员只能阅读30%的内容,您可以单篇购买,也可以订购全年电子版,或成为壹学者高级会员,畅用壹学者站内优质学术资源和服务。

近期0位学者阅读过本论文

回应区(0条)

确定

回应